财新传媒
2013年12月22日 23:18

纪念生命中的创伤

我父亲的创伤。前年春节, 已经70岁的父母在我北京的家里过春节。节后的某天, 父子聊天, 我谈起"我这一代人高考创伤"的话题, 父亲忽然告诉我: "我最近还梦见我从学校退学的情景。"我心里很酸痛, 父亲一直到人生的晚景, 埋藏在心中长达50年的创伤仍然挥之不去! 当时是1960年, 饥荒最严重的时候, 父亲考上了省城里的专科学校, 当时闯关东的祖父仍然身在关外, 家中由祖父的继母掌控, 祖母在感冒的情况下出去拾柴, 重感之后又不让花钱吃药, 40几岁离开人世, 几个姑姑尤其是幼年的小姑在家挨饿, 父亲毅然弃学回家, 承担起男人和长兄的责任(尽管他并不是长兄)。因为深得数学老师欣赏, 父亲卷起铺盖回家的时候, 没有向老师辞行, ......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2日 11:38

再谈身心疾病的根源与疗愈

1. 所有身心的苦恼和疾病都是源于生命整体的某些部分之间的不平衡、不和谐, 这些失衡会通过一个因果链条传递给生命的各个层面, 最后一个环节是身体的-器官的-生化性质的症状。离开和谐的整体, 就没有办法合理地定义疾病, 不基于整体论(holism)的医学就不是真正"科学"的医学。现代西医是基于生物化学的, 对治的仅仅是症状, 而不是上游的病因或诱因。西医执着于控制症状的后果是, 堵住了病因冲动的最自然的出口, 迫使其转移到其他地方或更深的层面, 于是比较急性的病就转变为慢性病和更隐蔽难解的病, 甚至是免疫能力的水平下降。对于任何一种病因或诱因, 身体的最初反应总是最优的、破坏力最小的, 西医堵塞的恰恰是这种最自然的反应。......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0日 16:20

说一段科学史, 说明意识形态为什么在科学中同样顽固

面向普通学生和大众的科学史总是"欢乐祥和"的不断进步的历史, 经过意识形态审查和过滤的历史。丹麦天文学家第古. 布拉赫, 这类历史告诉我们, 主要成就是观察者和辛勤的数据收集整理者, 其成就和意义在于为开普勒提出行星运行三定律的理论突破准备了经验数据, 也就是说, 在理论上毫无作为, 根本不是一位理论家。事实上, 他是最有原创性的理论家之一, 只是他提出了一个"新地心说"的理论体系, 与源于哥白尼的"日心说"分庭抗礼。"地心说"不是被扫进历史的垃圾桶里了吗? 没有。第古的"地心说"是这样构造的: 地球不动、居于中心, 月球是地球的卫星, 太阳系的其他行星的确围绕太阳转, 不过太阳统......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0日 15:57

关于“科学”和“宗教”兼及当代科学中的神话

1. 在胡塞尔创立现象学、对流行的自然主义和历史主义进行了彻底批判之后, 在对西方以'伽利略'为创始人的物理学客观主义进行了彻底揭示之后, 至今主流思想和学术界仍然是那些愚蠢的实证主义者-自然主义者-历史主义者和各种打着科学旗帜的进化论(如新-达尔文主义, "大爆炸"之类的宇宙进化论等科学神话)。现象学最重要的贡献是, 赋予知觉和生活世界以本体论上的优先性, 使得我们可以做出一些根本的本体论划分, 而实证主义和物理学主义的剃刀总是趋向于抹杀这些重要的区分。当代物理学越来越偏离科学的严谨、越来越陷入进化论者们编织的科学神话的根源, 就是没有在处于抽象层面和本体论上的中间位置的physical world和corporea......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6日 12:59

借郑也夫在<中国教育病理>中的例子, 说“社会科学中的解释”

他在书中发现, 中国全民参与的"学历的军备竞赛"的根源之一是官本位体制下官场对高学历的重视。这是一个事实, 社会学的事实, 问题是如何解释? 他做出这样的推测: 官员们追求高学历, 是为了增加政权的合法性。这是臆测, 而且是目的论的解释。我不明白, 一位声誉不错的博导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他在以前的文章中, 曾说明"社会学不是科学", 我知道他所谓"科学"是取法自然科学的自然主义, 可是这样说只对了一半, 而且没有实质意义。关键是, 不要纠结于"科学"这样的大词, 而是抓住各门学科中的操作方法和解释路数, 而究竟这里的方法和路数是否是"科学", 不必理会。社会科学中的解释应该遵循......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5日 22:07

关于中国教育之病理

1.  这两天阅读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 随便发表一点意见。学习、教育很重要, 可是不等于说上学(学校)很重要。所谓九年义务教育的必要性在于, 一是孩子在读高中以前还没有足够的自学能力, 所以要"教"; 二是孩子的天赋和兴趣在读高中以前可能还没有觉醒、展现和被发现, 还不能自主决定以后教育方向和生活方向的分流。可是,"教"的必要性不等于学校的重要性, 学校的重要性也并不意味着政府应该用统一的教育体制来垄断"义务教育"。"义务的"(compulsory), 同时就是"强制性的"意思, 不是指政府有义务让每一个孩子都受到基本教育, 实际上指的是家长必须送孩子去政府主宰的学校中......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4日 19:25

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

社会学家郑也夫所著的<吾国教育病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与许多空洞无物的议论不同,此书不仅直面教育的诸多要害问题,而且提供了有助于分析和思考的大量事实性信息;此书语言平实,毫无学究气,充满健全的常识,却浓缩了大量的思考。阅读这样的书,我们不可能一目十行,而必须平心静气,因为我们不得不关注作者引导我们去关注的问题,不得不在作者的启发下进行自己的思考。好书并不提供现成的、具有情感吸引力的结论,而是提供给读者进行思考的事实和理论依据,并且引导和启发读者沿着可靠的路线进一步思考。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0日 10:04

答友人:关于汉娜.阿伦特以及政治存在主义

为了准确、精当地把握阿伦特的思想,需要清晰理解两方面的背景(脉络),其一是2000多年来哲学和政治的关系,二是近代德国哲学家对现代性的诊断及对虚无主义的批评和对治.

1.哲学自身的地盘是形而上学和认识论,前者是对整全的理性理解和说明,后者寻求可靠的真理(Truth)。阿伦特说,Philosophy is a solitary business,这是对的,哲学本质上是一种中立的理性反思,是哲学家从生活世界中的生存活动中退出来,才独自进行的理性事业。伦理学也属于哲学领域,因为它处......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0日 00:10

关于星象学的一份说明

      1. 星象学, astrology, 是所谓的Hermetic Sciences 或 Hermetic Arts中的一门, 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古代智慧体系"的基础课。星象学服务于自我认识, 是每一个个体生命通达具体性的自......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9日 10:45

从汉语的困境到“星座”的翻译

汉语的困境,归根结底源于汉语是人类语言中的异类。从古至今,人类语言大家族的主流是印欧语系,古典时期之后居于主流之外的是汉藏语系,匈牙利和芬兰语,以及其他少数或古老或原始的语言。文字起源之际,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的分途一直是困惑难解的关键。与印欧语系相比,汉语简直就是从火星上来的,反之亦然。因此,一般意义上泛论翻译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在印欧语系内部语种之间进行翻译,还是在不同语系之间做翻译,根本不是一回事儿。在印欧语系大家族中的小家族内部,如罗曼语系,意大利与西班牙语之间做翻译,根本算不上是翻译。在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之间做翻译,就如同地球人与火星人打交道。汉语的命运就取决于这样的事实。假如越来越多的信息、知识......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8日 18:32

如何理解经济学理性主义

经济学无疑是当今社会科学中的显学。造成这种显赫地位的缘由是多方面的。主流经济学家倾向于强调现代经济学分析方法和分析工具的优越性,而持谨慎、怀疑甚至抵制态度的社会科学家,尤其是社会学和人类学家以及文化批评学者们,则依据公共影响、意识形态以及权力和知识的联姻等社会因素进行说明和解构。大约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经济学的研究领域仍局限在社会的经济生活范围之内。可是,不久后,随着新制度经济学革命、经济解释的转向以及博弈论与经济学的联姻的不断推动,经济学理性主义(或更一般地说,理性选择理论范式)已经侵入了社会科学(包括政治学)的大部分领域。有经济学家甚至主张,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就是人类行动,不必区分行动发生的不同......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15

先知与神学家

     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位先知,他得了来自神的智慧。他召集了一批门徒,每日在城郊的某个院子里传教。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13

生活世界与小说的智慧

生活世界是原初的那个洞穴,朴素的人们生活在其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05

关于基督教的几句忠言

1. 我们不可回避的事实,也是需要正确理解的事实是:圣人由处女怀孕,被钉十字架而死,三天后复活的故事在拿撒勒的耶稣之前已经有了;圣诞日12月25日,同样,并非始于耶稣,只是因为这个日子在星相学里大有深意;广义上的三位一体也远非基督教所独有,其中隐藏着隐秘的意义;一系列关键数字,如33岁传道,传道3年,12门徒,5饼二鱼等等,首先是象征意义上的事实,是否经验上的事实难以裁断。等等。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9

关于病与医学的手记

中国古人区分了'病'和'疾',大体上前者由内因而起,后者则起因于外部冲击,外因一般比较迅疾,故称为'疾'。在现代汉语中,由于"无双不成词"的习惯,'疾病'这种笼统的说法就流行了。理解任何事物都需要借助范畴,没有恰当细致的范畴,就难以获得精深的理解。在这方面,现代汉语输得一塌糊涂。(生而知之,我认可,可是有着必然的限制,原因即在此。)

任何疾病都是一个事件,事件都有一个从肇因到最终后果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由一个因果链条构成。人的疾病和医学的复杂难解在于,疾病的因果链条很长,而且这个链条的某些部分(尤其是上游)是不可见的,难以捉摸,难以准确探测。诊断就是对这种因果链条的推断。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7

抑郁 vs. 忧郁

语言的混淆妨碍人们对事物的准确区分和认识。如同soul和spirit,抑郁和忧郁也被搅合在了一湾浑水之中。忧郁(melancholy)的说法自古有之。古希腊医圣提出了貌似有理的四种体液的说法,用以解释从表面上观察到的人们不同的性情,其中一种对应着一类人,他们总是表现得情绪低沉,无精打采,似有忧愁难解。既然是由天生的体液类型决定,那么这种忧郁就不是可以治愈的病。这类人历来如此,天性如此(moody),怎么能校正呢? 何况,"略带忧郁的眼神"不是更性感,更有魅力吗?我承认,确实有这类人,性情忧郁的人,可并非病人。

抑郁(depression)是一种病态,古已有之,可是直到现代才得到准确而专门的界定。忧郁的表象是抑郁的病症之一,另有悲......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4

爱因斯坦可曾测过“智商”?

由于信息技术,大众媒体和'网络产业'中的'网络效应',普通公众的'眼球'越来越集体地聚焦于一些仅仅能满足无聊的好奇心的信息上,离真正的知识和智慧越来越远。idle curiosity,是各类'伪文化人'的标志,除了助长虚荣,对生命有何益处?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由于认识不到信息,知识和智慧的区别,当下的文明正在得意洋洋地滑向野蛮。大众媒体,只要追求利润,出于逻辑的必然,就必然作为主事者投入这种逻辑进程。

媒体永远在制造偶像和各种偶像的符号,因为大众需要她/他/它们。逃避无聊和生存的重负是人类的永恒需求,因此娱乐和游戏,如同工作和传宗接代,是人类离不开的永恒活动。卡尔维诺曾经写过一篇小小说,说曾经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43

社会科学家哈耶克

2007年6月的一天午后,在离家不远的北京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里,我发现了由商务印书馆刚刚出版的《哈耶克评传》中文版。由于多年来不间断地阅读美国米塞斯研究院(The Mises Institute)网站上的奥地利学派文献,我对这本书的作者Bruce Caldwell并不陌生,并且自该书(英文名:Hayek's Challenge)于2004年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推出以来,心仪已久,只是无缘一读。于是马上买到手,然后直奔上岛咖啡馆。在一杯碳烧咖啡的帮助下,我竟整夜未眠,一直读到次日红日初升,读完了整本书,甚至包括书末的参考文献目录。这本书几乎激活了我十几年来不断积存在大脑......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09:52

一份出版建议

自1960-70年代以来,经历了现代文明的长足发展以及对现代性的彻底反思之后,西方世界见证了一场至今仍然方兴未艾的灵性复兴,越来越多的人们将关注的重点从外部世界转向了心灵和生命本身。在这个生命智慧的复兴运动中,西方世界一方面真诚而饥渴地吸取东方文明(印度和中国)的生命智慧,另一方面通过现代深度心理学的中介开始全面复活隐藏在各种象征语言中的古代西方的生命智慧教导。在经历了现代性的极端发展之后,从自然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偏见中走出来的人们在真正直指人心的古今对话中,迎来了古代世界(包括东方、欧洲和近东世......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9日 18:20

平心论古今之争

第一次接触Leo Strauss是在1999年,颇受震动。他重提古今之争 ,标榜自己站在古人(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那边。他认为 ,古人做的是柏拉图式的政治哲学(Platonic political philosophy; PPP)。在他眼中 ,后世称得上哲学家的高人 ,其标准就是具有这种PPP的明确意识。与这种PPP相比 ,现代性-现代政治哲学缩小了视野 ,降低了标准 ,放弃了柏拉图式的哲学(以柏拉图式辩证法追寻自然正确) ,将现代性架构建立在了低俗却稳固的基础上。现代政治哲学内在地具有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倾向 ,因此现代性的根本危机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