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1月19日 18:06

Eros, Love, Family

1. 一个词假如外延太宽, 内涵就难以界定了。比如"文化", 俗话说"文化是个筐, 什么都能装"。再比如"love", 在英文中无论对象是匹萨、恋人、母亲还是民族, 都是"love"。在古希腊语中表达 "love"的词有十来个, 其中与亲密关系密切相关的就有四个, 分别对应着金牛座的epithemia、狮子座的philia、天蝎座的eros 和水瓶座的agape。若想解开异性之间的爱与性的困惑, 必须识别这4种不同的爱, 了解......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17日 16:18

作为原型的木星的性格(character)

行星是住在人的心灵中的众神, 古典神话鲜活地呈现了这些原型的性格。在不同的人的natal chart中, 各个行星表达自己的方式-领域以及相对重要性各有不同。在什么样的natal chart中木星获得了主宰力量呢?一般而言, 射手座强大的人(日月至少其一, 此外上升或内行星也落在射手座)会表现出突出的木星特质, 还有木星占据上升或中天位置的人; 尤其是木星占据上升位置的人, 其outlook或approach to the world会出现出鲜明的木星色彩。现在我们来说明, 为什么木星总是与'信念'(faith)、乐观、慷慨、哲学联系在一起。

从行星人格的年龄特征看, 水星-受水星主宰的双子座, '是'青少年(希腊神话中的赫尔墨斯), 好奇心和求知欲是他的......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1日 19:41

历史上人们追求不朽的虚假途径

地上生命的短暂和无常是最基本的生存事实, 自古以来无数人试图赋予自己的短暂生命不平凡的意义, 表明自己没有白活, 或者试图实现某种'不朽'。这种追求为人们提供了极大的驱动力, 于是虚假的途径必然使他们陷入以更深的虚无而终的幻象, 在社会历史层面上导致集体性的悲剧。

      其中之一是战争和征服, 这是武士阶层的英雄理想。人们试图从生存性的和经济性的庸常世界中超拔出来, 进入一种'超凡入圣'的生命状态, 而与前者形成鲜明反差的生活方式就是武功和冒险。通常而言, 军事征服的最终目的仍然是生活资料和财富, 不过是生产劳动之外的掠夺手段; 可......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2日 22:11

对现代的文化人说几句话

1. 大部分进入成年的人们, 内心里都有某种缺乏, 如同巨大的'空洞', 由于不太情愿直面心灵的真相, 就趋向于在外部世界和关系中寻求各种途径的补偿; 由于人们彼此都处于匮乏的状态, 因此很难给予对方所欠缺的东西。一切外在的世俗的补偿, 如地位、财富、成就等等, 都是徒然, 这是再显然不过的了。自尊、价值感、安全感、温暖、爱等等的缺失, 都不可能从外部或他人那里获得补偿。内在价值的充实是不可回避的, 通常的人文教育和人文素养当然是有益的, 能起到一定的补偿作用, '文化'的确可以濡养人的心灵, 帮助人从激情、偏见和狭隘的奴役中解脱出来。可是, 现代人往往在'文化'这里就止步不前了, 始终不能触及生命的真理和......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4日 15:26

initiatic knowledge

我把'古人'追求的知识名为'initiatic knowledge', 以区别于平面上的现代知识。前者与人是怎样的人(being)有关, 因此是纵向维度上的。举个例子吧, 假如说福音书中最突出的对比是'沉睡'与'警醒', 那么在孔子的语录<论语>中则是'小人'与'君子'。孔子的用法与现代人的用法不同, 在圣人那里, '小人'与'君子'的区别是纵向的, 普通人的生命境界即'小人', 经过真诚努力的精神修行才可以提升到'君子'的境界。'君子'所拥有的知识是'小人'的境界无法通达的。比如说, '朝闻道, 夕死可矣', 这是典型的initiatic knowledge, 只有一个人进入......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3日 11:53

从人生经验中沉淀出来的两条心灵规律

从人生经验中沉淀出来的两条心灵规律, 一是'人们(尤其是孩子)在吃饱之前不肯轻易离开餐桌', 二是'自己心灵里匮乏的东西, 无从给予别人'。先说第一点, 马斯洛说, 人的基本需求是多方面的, 呈现为一个系列, 按照通常应该被满足的先后顺序, 物质-生理性的需求之后, 紧跟着安全感和归属感, 然后才是自尊和价值感、爱与被爱, 然后是马斯洛所确认的核心需求-'自我实现', 更高级阶段的需求涉及审美、纯粹理智兴趣, 最终极的需求则是'宗教需求'。[需求的等级序列与人的七个脉轮是对应的。]另一方面, 在每个人从出生开始的成长中, 要求依次满足普遍性与个体独特性相渗透的系列需求, 在这个次序的链条中, 在任何一个环......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15:47

只有单个的人能超越历史

只有单个的人能超越历史, 社会集体层面的秩序却只能扎根在历史的土壤中。机械的集体进化是不可能的, 只有单个的人才可以觉醒。'现代社会'和'现代性'不是历史的偶然产物, 而是与René Guénon和Julius Evola所界定的'Tradition'相对立的原型(Archetype)。有人问, 鉴于你出入古今的探索历程, 那如今你还持有当年的宪政自由主义立场吗?Yes, of course. 在社会秩序的层面上, 人类历史全局意义上的最优解是任何特定时代都无法实现的, 可靠的参照系(即值得改革者们为之努力的理想)只能是局部最优解。与现代社会相比, '古代'(比如埃及和印度)远为优越, 前者除了物质上的进步之外, 几乎一无是处, 而且注......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10:39

为什么争论无益? 或者说在何种情况下争论无益?

为什么争论无益? 或者说在何种情况下争论无益?

首先想起的寓言故事是'瞎子摸象', 瞎子之间的争论是毫无疑义的; 有意义的争论的前提是, '瞎子'们都承认自己是'瞎子'。可是在我们国家, 还没有经历过某些智识上必要的洗礼, 人们面对不同意见的时候, 本能反应总是自我防卫和辩护, 因此在争论中'发的热总是比光要多'。

其次想到的是, 除了视角的不同, 意见分歧的原因还在于不同的人处于前后或高低不同的位置, 比如说, 一个人在低处仰望一座高山, 另一个人在更高的山上俯视同一座山, 他们看到的景象和相应的评判是必定不同的, 可是显然争论是没有效果的。一个哲学上的幼童肯定能从罗素的哲学史中学......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22:15

尼采、Aleister Crowley、The Left Hand Path

或许可以说, 生命上升的'道路'有两种, 其一是'The Right Hand Path', 其二是'The Left Hand Path', 后者在西方历史上尤其被妖魔化了。主流的基督教, 在各个层次上, 都是valorized 'Right Hand Path'; 荣格的看法不无道理, 在基督教的Mythos中, '神'与'魔鬼'(Satan, Lucifer)被二元化了, 而在印度的Mythos中'破坏性的神圣力量'始终是'神'自身的一部分, 神性与'黑暗'没有出现两分。[其实, 基督教的mythos在很大程度上是埃及mythos的变体。]这样的历史后果是, 右手-左手道路的二分法在基督教世界更为彻底, 而'左手道路'始终处于地下状态, 一直被视为'魔鬼......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12:14

心理-星相学基本原理的重述(兼及古典神话的意义)

星相学是'古代智慧体系'的基石, 而'古代智慧体系'的基本原理就是'天人合一', 星相学则是天人合一原理的具体说明。'天人合一', 即作为整个有形世界的'大宇宙'和人这个'小宇宙'之间的Correspondence(对应原理), 那么为什么天人之间存在这样的对应呢? '古代'的智者认为, 这样的对应并非偶然, 而是因为, 主宰着天人之生成和演化(being and becoming)的是一个神圣的无形的原型世界, 相当于'神'创造世界和人的'程序系统', 或者叫作'Matrix'。这个原型世界的另一个名称是'Causal World'(作为原因的世界), 整个的有形宇宙就是'the World of Effect'......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7日 10:43

From Romantic Love to Transcendental Love

1. 在人世经历中, 最难的事情既不是'出人头地', 也不是获得某种智力成就, 而是'爱', giving and recieving love。德国诗人里尔克曾经说过, 爱是困难的事情, 与之相比, 所有其他事情不过是准备而已。在当今时代, 浪漫爱情(romantic love)被神化了, 因此遮蔽了'爱的困难'。经历过爱情纠缠的清醒的人们会发现, 他们曾经钟情的人大多既不懂得'爱', 也不会'爱'。古人对灵魂在'爱'中所经历的苦难和折磨了如指掌, <金驴记>中仙女Psyche只有在黑暗(blindness)中才能维持与Eros的'浪漫爱情', 而在她不小心点燃烛光之后, 爱神拂袖而去, 此后Psyche又经历了各种折磨和考验, 才又最终获得......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2日 23:51

孩子的创伤和父母的责任

1. 家长对孩子的责任有两方面, 一是Protection, 二是preparation. 孩子首先是要被保护的, 由于家长们大多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于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要好好保护孩子。越幼稚的家长, 越过度地保护孩子。另一方面, 孩子终究要长大, 开始独立生活和面对世界, 因此家长担负着帮助孩子为未来做准备的责任。那么, What will future life expect of your grown-up child? 家长的见解和侧重在这方面就分化了。有些家长盯住的是现成的财富、地位或机会;有些家长重视孩子的能力的培养;有些家长重视培养孩子的心灵品质, 等等。不消说, '成功的'家长极少, 少数自以为成功的家长也不过'将赛马的功劳归给了骑手'。心灵不成熟的家长......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1日 23:35

不妨如此直言

无知的现代人在'平面'上生活, 时间长了, 完全遗忘了垂直的维度, 于是认为没有'高'与'低'的区分, 不存在绝对的标准, 每个人都是万物的尺度; 因此真理只能是协商性的, 伽达默尔的'对话'与'视域融合'是理解的合法途径, 罗尔斯的'交叉共识'和哈贝马斯的'商谈伦理学'是公共秩序的当然基础。我花了很多年致力于'现代性的考古学', 循着当代学术考古的指示, 追溯到司各特博士的'univocity of being'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完成的'the immanence of infinity', 熟知了'现代性的神学-哲学-宇宙论起源'。平面化的现代性不可避免地导向'神死了'和'虚无主......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5日 21:15

写给经历过生命创伤(trauma)的人们

只有真正的'成年人'才可以开始spiritual quest, 在'成年'之前人要适应这个世界, 在世界中充分经历和体验生活, 在物质欲望、情感和理智层面上分别寄托过人生的意义。中年的门槛(天王星运行半周)过后, 我才发现, 我的父母辈的人中, 以及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人中, 多数成年人在psyche层面上仍然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在大半人生中勉为其难地承担着成年人的责任。可是在这些长大了的'孩子们'之中, 有这样的意识的人却极少。心里不由得升起怜悯之情。在到达觉醒的门槛之前, 欲望和野心(或骄傲)支配着世俗人们的生活, 他们(GIG所谓的No.1, No.2, No.3三个层次的人)分别在物质欲望的满足(包括社会层面的野心)、给予和接受love、心......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15:54

何谓 ‘信神’? ‘信神’到底有没有用?

何谓'信神'? '信神'到底有没有用? 在灵魂进化或'修行'的进程中, 人要跨越多个阶梯; 处于每一个阶梯上的人们, 都各有相应的关于'神'和'宗教'的信念。信众, 大多数'信神'或'信佛'的人们, 都属于'religion of time'; 这些善男信女们全身心地扎根在世俗生活中, 无法超拔出来, 于是'神'的形象基本上就是自己的主观投射; 于是'神'如同掌管赏罚的政治权威, 而且是可以被冒犯和取悦的; 他们保持着关于吉凶好坏的所有世俗分别, 希望借助祷告和遵循各种机械的律法来讨好神, 以便让'神'成为自己的利益或幸福的守护者, 从而逢凶化吉。这些'信众'的信仰......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1日 10:36

三点提示

1. 关于历史上的宗教, 最有意义的区分首先是'religion of time' vs. 'religion of eternity', 前者的对象是尚未摆脱物质欲望的民众, 后者是灵性成熟的少数人; 前者由于负载着社会和心理学功能必然落实为体制, 当然可以成为现代社会性-心理学的研究对象; 后者则致力于真正的超越性和终极真理, 必然逃脱了现代学术(用内在于世俗人性的因素解释一切)的藩篱。一个标志性分别在于, 前者将宗教教导化约为道德训诫, 而后者超越了道德范畴, 而以证悟的灵知(gnosis)为核心。普通人总是习惯性地认为, 宗教话语关乎善恶, 而实际上善恶的教导仅仅是'religion of time'的发明。也就是说, 真正的未加稀释的宗教是超越善恶之别的, 人......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31日 11:04

写给那些曾经或当下与我类似的“失败者”或“病人”

我的人生的航船搁浅的时间很长, 开始航行了不久, 眼睛又做了手术, 好在救回来半只。在看清自己的daimon和dharma之前, 在初步完成individuation之前, 人不过是一台自动机器, 命运不是任何人选择的, 而是落在人头上的。我所'转述'的文章中最好的之一就是关于'命运'和'daimon'(Self, guardian angel)的, 尤其是以星相学语言说明的那篇。人生付出了极大的不平衡的代价, 余生就是来'还债'的。自己最有天赋而且最能有益于人们的生命的事业, 实际上是'古代的贵族'才能做的, 而我在当今这个社会不过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 赚钱谋生不是自己所长, 勉励为之而已。inner life可以伴随任何形式的外在生活, 牢狱、庙......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30日 11:04

从孔子的“随心所欲”说起

我没有权威, 所以经常'述而不作', 可是我的确聆听到了来自光明的召唤。有时候通过不恰当的表达试图给人challenge, 甚至provocation, 是为了'唤醒', 这可能是不合适的。真正觉悟的人回到人群中, 大家看不到痕迹的, 除非他/她私下面对有缘的人。保持沉默, 才会一心一意朝向'光明'; 说得越多, 能量就会无谓地流失。

生命的主要成就就是'安心', 禅宗二祖神光大师断臂求见达摩, 请教的事情就是'如何安心'。每个人需要逐步辨别的是, 什么样的反应分别出自'脑'、'心'和'小腹', 一切的遭受和知识若没有落在'心'里, 而是停留在'脑子'里, 对生命就没有益处; 针......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22:35

评点几位德国人和德国文化

评点几位德国人和德国文化。艾克哈特大师和Jacob Boehme, 前者与司各特博士和但丁是一代人, 远在文艺复兴之前, 后者出生于路德教义僵化为新的经院哲学的时期, 可是这两人都是'古人'; 依据他们的传世著述来看, 艾克哈特大师是一个mystic, Boehme是一位大师级的alchemist(参考他的Aurora以及De Signitura)。[mysticism和alchemy完全是两回事儿。]康德最不像德国人, 他所受的苏格兰和法国的影响都大于德国传统的影响, 不折不扣的现代派, 他不了解'古人'。黑格尔视野开阔, 博古通今, 熟悉艾克哈特大师和Boehme的著作, 可叹的是, 他陷入了德国式的文化陷阱, 以'inteligence of mind'建构了辉煌的大厦, 却无法落实在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20:26

再说所谓的“Immortality of Soul”

越来越感到, 很难给无知的'现代人'说关于生命真理的事情了; '现代人'看不到和不了解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这些东西往往是相互关联的系统, 很难拆开来一一说明, 因为人们总是习惯拿自己的偏见来抵挡, 而'现代人'若试图从'洞穴'中走出来, 的确需要一套完整而系统的教导。耶稣说:'我还有许多话要说, 只是你们现在还承担不了'。人们承担不了、智者不愿意说明真相的事情之一, 就是灵魂是否真的不朽。廉价而虚幻的承诺的确能给人们带来安慰, 于是在关乎生命之终极存在的事情上, 长期流行着'死后灵魂不朽'的说法。一种说法流行于幼稚的教徒中, 尤其是基督徒中, 他们以为他们'认信'了基督, 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