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个人分类 > 哲学
2016年08月01日 18:26

说说古今形而上学

古人区分了"the world of becoming"和"the world of being", 前者是"the world of effects", 后者是"the world of causes". 这种区分只是一种方便, 绝非对应着现代人的代表康德所说的"现象界"和"本体"; "流变的世界"只是普通人借助感官所能"看到的"世界, "the world of being"并非位于"流变的世界"背后的无法成为认识对象的本体。只有唯一的实在(reality), 这个实在是多维度的, 这些维度构成实在的纵向等级(hierarchy), 这个实在的hierachy对应着人类经验的可能形式的hierarchy, 后者就是人的生命进化的阶梯。随着人在这个进化阶梯上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4日 10:48

“知识”、“智慧”和德勒兹的哲学所开启的可能性

在德里达、Michel Henry和拉康之外, 我最欣赏的法国思想家是德勒兹(Gilles Deleuze)。笛卡尔以来的现代哲学观一直故步自封、画地为牢, 其狭隘的理性和哲学观念将西方历史上许多创造性的思想家(尤其关乎生命的真理)排除在了哲学的领域之外, 理由是他们的思想方法不是"哲学的"。德勒兹的哲学, 给现代哲学的城墙打开了缺口, 至少具有这样的潜力, 尤其为哲学家理解生命的进化(修行)和西方传统的Hermeticism打开了理性的通道。我不是哲学家, 这里只是尝试着点明要害和关键。现代哲学认为, 思想本质上基于对实在的表象(representation), 哲学的运作是在理性心灵中"心平气和"地进行的, 也就是说, 哲学家自身之being与这种思想运......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24日 11:32

关于哲学, 再交代几句

哲学, 作为一种生活实践, 致力于内在生命的独立成长, 这是古代哲学的重心, 与任何时代宗教修行的目标(形成某种subtle body, 或称solar body)接壤;作为一种理智上的探索, 哲学在任何时代的任务都是贡献一些根本的范畴和概念, 这类贡献不可能根据科学或逻辑程序做出来, 本质上是觉悟性的发现, 而只有借助这些范畴和概念, 人才能真正理解自己的生命经验。归根结底, 人的烦恼和苦难源于无知, 而多数由无知所导致的扭曲实质上都是某种范畴错误, 即混淆了不同的范畴, 而哲学对根本性的范畴和概念的不断发现有助于人们避免在无明的黑暗中重复犯下那样的范畴错误。因此, 哲学家所发现的范畴和概念有助于宗教觉悟的达成。比如说, 对于佛陀所揭示的处于......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08日 12:52

谈哲学史和思想史的几个关键转折

人类思想史的第一个转折点是从古埃及人的"the intelligence of heart" 转向古希腊人的"the intelligence of mind". [假如你不了解人这个microcosm的所有生命层次和cosmos的所有层次, 就不能真正理解古代哲学, 而所谓的"depth psychology"就缺乏真正的"depth", 而且总是不完整、不透彻。] 古代希腊人的"mind"不是现代哲学的ego-mind, 而是落实在mental body上的nous. 因此, 古代哲学相对于古埃及人尽管是一种衰落, 可是mental body以及通过mental body的运作向spiritual body的渗透仍然是人类生命在地球上的必要功课。古代哲学的中心主题是, 人的生命的重心是内在的自主的精神生命, 这个内......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2日 23:09

说说人们对哲学的误解

由于'哲学'字面上即'爱智慧', 而智慧之不同于知识在于智慧是关于整全的、根本的人应该如何生活的。曾经听到这样的看法, 即哲学是智慧之学, 懂哲学的人就如同站在更高的平台上看问题, 甚至一切学问都归于哲学。不能反驳, 只能心下感叹。事实上, 哲学源于雅典, 可是就在哲学诞生不久, 她就偏离了智慧的路, 走上了论证知识的路。西方哲学传统中不乏真正关心智慧的人, 可是这些人从来都属于这个传统的边缘, 从来没有成为主流, 希腊化时期也不例外。哲学追求的是人类知识的基础或超越性的知识。这个传统, 实际上自柏拉图就开始了, 而亚里士多德是实际的奠基者, 可以说自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得之后, 哲学的路线和命运基本已经注定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4日 20:44

去形式化了的时间性

时间是生命的终极秘密。生命的秘密在人的时间意识和时间感受中烙下了全部印记。自从圣奥古斯丁开始,西方哲学明意识到,时间是哲学中最隐秘难解的难题,同时也必定是人性与神性(holiness)之间沟通和过渡的关键环节......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1日 20:56

列维纳斯与现象学的新使命

1995年12月25日,列维纳斯逝世。在两天后的葬礼演说中,德里达记起几年前他同列维纳斯的一次谈话,其间后者曾认真地对他说,“你知道,人们经常拿伦理学来描述我的工作,可是在根本上让我执迷的不是伦理学,不仅是伦理学,而是神圣者(the holy),是神圣者之神圣(the holiness)”。[1]对于这个表白,德里达借着演说表示了赞同。德里达将演说正式名为“Adieu”,在表层意义上他当然要表达对一位思想巨人的告别(adieu),在思想的层面他强调的却是列维纳斯一以贯之的主题和情怀——onto-God (à-Dieu)。<......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8日 11:56

作为第一哲学的现象学

1.尽管西方文明史在15-16世纪之际发生了一次“现代性断裂”,然而没有人能否认其连续性,因为这一期文明的方向基本上是由公元前5-4世纪的古代雅典人确定的。转折点发生在柏拉图身上,因为所谓“哲学的突破”是由他(以及亚里士多德?)完成的。哲学(科学)的诞生以一个根本抉择为前提,即拒斥神学。从此以后,哲学和神学的关系只能是:或者哲学地思考神学(经常冒称“神学”),或者神学地思考哲学。这个转向在今天的后果是高度发达的文明(文明≠文化)和灵性上的贫困。这个文明的每一次跃进都伴随着人之视域的一次收缩。在古......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20日 12:37

“神”这个概念有意义吗?

“神”是人类发明的一个不是概念的概念,不是名词的名词。为什么“神”会出现在不同时代、不同地方、不同文化的人们的观念中?更严格地说,为什么大多数信仰群体分别赋予其信仰对象的代称具有一定程度的可通约性或意义上的公约数?或许,唯一的真神是这种可通约性的基础。可是,这并不能解除我们的难题。“神”之意义的公约数必然包含神之超越性,一个完全失去超越性的神就已经死去了。而超越性意味着,神超出了人的认识能力和范围。即使你与神面对面,你不可能认出神来,你只能相信那是神。神没有专名(pro......

阅读全文>>
2014年01月14日 12:27

以”神”和神学话语为例, 说明现象学之究竟

假如在20世纪现象学(广义的, 包括晚期维特根斯坦和牛津学派)没有登场, 哲学就已经在历史主义-自然主义的笼罩下死去了。不理解这一点的人们, 就是哲学的外行。在哲学以现象学为名复兴之前, 哲学家以及其他学科的学者们在没有看清其思想预设的情况下, 进行着各种争论, 比如"有没有神实际存在?", "有没有自由意志?"等等, 在所有这些激烈、持续的争论中, "产生的热都远比发出的光要多"。现象学关注的是意义的范畴, 而不是实体(实证科学的研究对象), 探讨的是意义的原初生成, 或者说"the genesis of the (meaningful) world". 一切意义范畴的原初生成, 都基于某种具有直观明见性的人与世界原初相遇的第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