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文章归档 > 2013年八月
2013年08月20日 10:04

答友人:关于汉娜.阿伦特以及政治存在主义

为了准确、精当地把握阿伦特的思想,需要清晰理解两方面的背景(脉络),其一是2000多年来哲学和政治的关系,二是近代德国哲学家对现代性的诊断及对虚无主义的批评和对治.

1.哲学自身的地盘是形而上学和认识论,前者是对整全的理性理解和说明,后者寻求可靠的真理(Truth)。阿伦特说,Philosophy is a solitary business,这是对的,哲学本质上是一种中立的理性反思,是哲学家从生活世界中的生存活动中退出来,才独自进行的理性事业。伦理学也属于哲学领域,因为它处......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20日 00:10

关于星象学的一份说明

      1. 星象学, astrology, 是所谓的Hermetic Sciences 或 Hermetic Arts中的一门, 是我们这里所说的"古代智慧体系"的基础课。星象学服务于自我认识, 是每一个个体生命通达具体性的自......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9日 10:45

从汉语的困境到“星座”的翻译

汉语的困境,归根结底源于汉语是人类语言中的异类。从古至今,人类语言大家族的主流是印欧语系,古典时期之后居于主流之外的是汉藏语系,匈牙利和芬兰语,以及其他少数或古老或原始的语言。文字起源之际,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的分途一直是困惑难解的关键。与印欧语系相比,汉语简直就是从火星上来的,反之亦然。因此,一般意义上泛论翻译的问题是没有意义的。在印欧语系内部语种之间进行翻译,还是在不同语系之间做翻译,根本不是一回事儿。在印欧语系大家族中的小家族内部,如罗曼语系,意大利与西班牙语之间做翻译,根本算不上是翻译。在表音文字和表意文字之间做翻译,就如同地球人与火星人打交道。汉语的命运就取决于这样的事实。假如越来越多的信息、知识......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8日 18:32

如何理解经济学理性主义

经济学无疑是当今社会科学中的显学。造成这种显赫地位的缘由是多方面的。主流经济学家倾向于强调现代经济学分析方法和分析工具的优越性,而持谨慎、怀疑甚至抵制态度的社会科学家,尤其是社会学和人类学家以及文化批评学者们,则依据公共影响、意识形态以及权力和知识的联姻等社会因素进行说明和解构。大约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经济学的研究领域仍局限在社会的经济生活范围之内。可是,不久后,随着新制度经济学革命、经济解释的转向以及博弈论与经济学的联姻的不断推动,经济学理性主义(或更一般地说,理性选择理论范式)已经侵入了社会科学(包括政治学)的大部分领域。有经济学家甚至主张,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就是人类行动,不必区分行动发生的不同......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15

先知与神学家

     不知多久以前,有一位先知,他得了来自神的智慧。他召集了一批门徒,每日在城郊的某个院子里传教。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13

生活世界与小说的智慧

生活世界是原初的那个洞穴,朴素的人们生活在其中。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2:05

关于基督教的几句忠言

1. 我们不可回避的事实,也是需要正确理解的事实是:圣人由处女怀孕,被钉十字架而死,三天后复活的故事在拿撒勒的耶稣之前已经有了;圣诞日12月25日,同样,并非始于耶稣,只是因为这个日子在星相学里大有深意;广义上的三位一体也远非基督教所独有,其中隐藏着隐秘的意义;一系列关键数字,如33岁传道,传道3年,12门徒,5饼二鱼等等,首先是象征意义上的事实,是否经验上的事实难以裁断。等等。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9

关于病与医学的手记

中国古人区分了'病'和'疾',大体上前者由内因而起,后者则起因于外部冲击,外因一般比较迅疾,故称为'疾'。在现代汉语中,由于"无双不成词"的习惯,'疾病'这种笼统的说法就流行了。理解任何事物都需要借助范畴,没有恰当细致的范畴,就难以获得精深的理解。在这方面,现代汉语输得一塌糊涂。(生而知之,我认可,可是有着必然的限制,原因即在此。)

任何疾病都是一个事件,事件都有一个从肇因到最终后果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由一个因果链条构成。人的疾病和医学的复杂难解在于,疾病的因果链条很长,而且这个链条的某些部分(尤其是上游)是不可见的,难以捉摸,难以准确探测。诊断就是对这种因果链条的推断。我......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7

抑郁 vs. 忧郁

语言的混淆妨碍人们对事物的准确区分和认识。如同soul和spirit,抑郁和忧郁也被搅合在了一湾浑水之中。忧郁(melancholy)的说法自古有之。古希腊医圣提出了貌似有理的四种体液的说法,用以解释从表面上观察到的人们不同的性情,其中一种对应着一类人,他们总是表现得情绪低沉,无精打采,似有忧愁难解。既然是由天生的体液类型决定,那么这种忧郁就不是可以治愈的病。这类人历来如此,天性如此(moody),怎么能校正呢? 何况,"略带忧郁的眼神"不是更性感,更有魅力吗?我承认,确实有这类人,性情忧郁的人,可并非病人。

抑郁(depression)是一种病态,古已有之,可是直到现代才得到准确而专门的界定。忧郁的表象是抑郁的病症之一,另有悲......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4

爱因斯坦可曾测过“智商”?

由于信息技术,大众媒体和'网络产业'中的'网络效应',普通公众的'眼球'越来越集体地聚焦于一些仅仅能满足无聊的好奇心的信息上,离真正的知识和智慧越来越远。idle curiosity,是各类'伪文化人'的标志,除了助长虚荣,对生命有何益处?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由于认识不到信息,知识和智慧的区别,当下的文明正在得意洋洋地滑向野蛮。大众媒体,只要追求利润,出于逻辑的必然,就必然作为主事者投入这种逻辑进程。

媒体永远在制造偶像和各种偶像的符号,因为大众需要她/他/它们。逃避无聊和生存的重负是人类的永恒需求,因此娱乐和游戏,如同工作和传宗接代,是人类离不开的永恒活动。卡尔维诺曾经写过一篇小小说,说曾经有......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43

社会科学家哈耶克

2007年6月的一天午后,在离家不远的北京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里,我发现了由商务印书馆刚刚出版的《哈耶克评传》中文版。由于多年来不间断地阅读美国米塞斯研究院(The Mises Institute)网站上的奥地利学派文献,我对这本书的作者Bruce Caldwell并不陌生,并且自该书(英文名:Hayek's Challenge)于2004年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推出以来,心仪已久,只是无缘一读。于是马上买到手,然后直奔上岛咖啡馆。在一杯碳烧咖啡的帮助下,我竟整夜未眠,一直读到次日红日初升,读完了整本书,甚至包括书末的参考文献目录。这本书几乎激活了我十几年来不断积存在大脑......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09:52

一份出版建议

自1960-70年代以来,经历了现代文明的长足发展以及对现代性的彻底反思之后,西方世界见证了一场至今仍然方兴未艾的灵性复兴,越来越多的人们将关注的重点从外部世界转向了心灵和生命本身。在这个生命智慧的复兴运动中,西方世界一方面真诚而饥渴地吸取东方文明(印度和中国)的生命智慧,另一方面通过现代深度心理学的中介开始全面复活隐藏在各种象征语言中的古代西方的生命智慧教导。在经历了现代性的极端发展之后,从自然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偏见中走出来的人们在真正直指人心的古今对话中,迎来了古代世界(包括东方、欧洲和近东世......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9日 18:20

平心论古今之争

第一次接触Leo Strauss是在1999年,颇受震动。他重提古今之争 ,标榜自己站在古人(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那边。他认为 ,古人做的是柏拉图式的政治哲学(Platonic political philosophy; PPP)。在他眼中 ,后世称得上哲学家的高人 ,其标准就是具有这种PPP的明确意识。与这种PPP相比 ,现代性-现代政治哲学缩小了视野 ,降低了标准 ,放弃了柏拉图式的哲学(以柏拉图式辩证法追寻自然正确) ,将现代性架构建立在了低俗却稳固的基础上。现代政治哲学内在地具有相对主义和虚无主义倾向 ,因此现代性的根本危机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