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文章归档 > 2014年十月
2014年10月31日 11:04

写给那些曾经或当下与我类似的“失败者”或“病人”

我的人生的航船搁浅的时间很长, 开始航行了不久, 眼睛又做了手术, 好在救回来半只。在看清自己的daimon和dharma之前, 在初步完成individuation之前, 人不过是一台自动机器, 命运不是任何人选择的, 而是落在人头上的。我所'转述'的文章中最好的之一就是关于'命运'和'daimon'(Self, guardian angel)的, 尤其是以星相学语言说明的那篇。人生付出了极大的不平衡的代价, 余生就是来'还债'的。自己最有天赋而且最能有益于人们的生命的事业, 实际上是'古代的贵族'才能做的, 而我在当今这个社会不过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 赚钱谋生不是自己所长, 勉励为之而已。inner life可以伴随任何形式的外在生活, 牢狱、庙......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30日 11:04

从孔子的“随心所欲”说起

我没有权威, 所以经常'述而不作', 可是我的确聆听到了来自光明的召唤。有时候通过不恰当的表达试图给人challenge, 甚至provocation, 是为了'唤醒', 这可能是不合适的。真正觉悟的人回到人群中, 大家看不到痕迹的, 除非他/她私下面对有缘的人。保持沉默, 才会一心一意朝向'光明'; 说得越多, 能量就会无谓地流失。

生命的主要成就就是'安心', 禅宗二祖神光大师断臂求见达摩, 请教的事情就是'如何安心'。每个人需要逐步辨别的是, 什么样的反应分别出自'脑'、'心'和'小腹', 一切的遭受和知识若没有落在'心'里, 而是停留在'脑子'里, 对生命就没有益处; 针......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22:35

评点几位德国人和德国文化

评点几位德国人和德国文化。艾克哈特大师和Jacob Boehme, 前者与司各特博士和但丁是一代人, 远在文艺复兴之前, 后者出生于路德教义僵化为新的经院哲学的时期, 可是这两人都是'古人'; 依据他们的传世著述来看, 艾克哈特大师是一个mystic, Boehme是一位大师级的alchemist(参考他的Aurora以及De Signitura)。[mysticism和alchemy完全是两回事儿。]康德最不像德国人, 他所受的苏格兰和法国的影响都大于德国传统的影响, 不折不扣的现代派, 他不了解'古人'。黑格尔视野开阔, 博古通今, 熟悉艾克哈特大师和Boehme的著作, 可叹的是, 他陷入了德国式的文化陷阱, 以'inteligence of mind'建构了辉煌的大厦, 却无法落实在自己的......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20:26

再说所谓的“灵魂不朽”

越来越感到, 很难给无知的'现代人'说关于生命真理的事情了; '现代人'看不到和不了解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这些东西往往是相互关联的系统, 很难拆开来一一说明, 因为人们总是习惯拿自己的偏见来抵挡, 而'现代人'若试图从'洞穴'中走出来, 的确需要一套完整而系统的教导。耶稣说:'我还有许多话要说, 只是你们现在还承担不了'。人们承担不了、智者不愿意说明真相的事情之一, 就是灵魂是否真的不朽。廉价而虚幻的承诺的确能给人们带来安慰, 于是在关乎生命之终极存在的事情上, 长期流行着'死后灵魂不朽'的说法。一种说法流行于幼稚的教徒中, 尤其是基督徒中, 他们以为他们'认信'了基督, 而......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8日 17:47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God! Why have you forsaken me? 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最后时刻曾经这样呼喊。幼稚的theistic-devotional信徒们总是认为, 神是奖善惩恶的, 人不可得罪神, 因此对神只有仰望和赞美。属于Religion of Eternity的门徒们则明白, '神'永远不会惩罚人, 人的过错只是通过cosmic law自动地得到惩罚; '神'最希望看到的是, 人爱自己的邻人和仇敌, 这是人爱神的最好途径; '神'不需要从人这里得到任何东西, 假如人的嗔恨、贪婪和欲望的洗涤并非一朝一夕之功, 那么'神'最喜悦的事情(同时也是转化和利用负面情感的高明途径)就是, 人们把所有针对他人的负面情感收回来, 将其全部转向'神'。人伤害他人的时候, '神......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2日 19:51

写给那些自以为唯一正确的宗教徒们

一座大山高耸入云, 通往山顶的道路有很多条, 有的平坦, 有的陡峭, 有的迂回, 有的直接, 有的充满挑战, 有的不乏惬意, .......; 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路登山, 可是登上山顶之后, 见到的是同样的景象。第一种智慧是关于道路的;第二种知识是关于终极实相的, 前者只能是相对的意义上的真理, 后者可谓真正意义上的Metaphysics, 或Theosophy。有人通过某条适合自己的道路爬到了山顶, 而且只记得自己的道路, 就认为这条路是唯一的道路; 这样的人下山, 给试图爬山的人们当向导, 告诉他们只有唯一的路径, 结果只有那些与他类似的门徒成功登上山顶, 其他人则无功而返。又有人也是通过适合自己的道路登上山顶, 却开阔了视野, 看到了同样能登上山顶的其他路......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2日 19:31

‘Intelligence of Heart’ vs. ‘Inteligence of Mind’

'古代'与现代之间隔着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 若想成功跨越这条鸿沟, 最不可少的见地来自打着'Sophia Perennis'旗帜的传统主义者, 如René Guénon, Ananda K. Coomaraswamy, Titus Burckhardt, Marco Pallis, Julius Evola等人, 当然还有荣格和R. A. Schwaller de Lubicz。在我看来, 以其著述的高度和品质而论, 20世纪中称得上是the Master of masters, the Magus of magus的那位大师是R. A. Schwaller de Lubicz; 我曾经说过, 他的<The Temple of Man>或许是20世纪问世的唯一万世不朽的masterpiece。他最清晰地说明了古今之鸿沟的最核心的方面, 即 'intelligence of heart' vs. 'inteligence o......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1日 11:12

从双胞胎的astrology说起

从双胞胎的astrology说起。质疑astrology的一个常见依据是, 双胞胎的natal chart几乎一模一样, 人生状况为什么往往很不相同?毫无疑问, natal chart已经决定了生命种子的形式(潜在可能性), 可是并不是每一颗种子都能顺利成长, 生命的许多潜能都可能没有被活出来。原因之一是, 本来是颗橡树的种子, 却被家长和社会当成'果树'来培养, 这样孩子至少在前半生没有真正活过, 即活的人生不是自己的, 哪怕他/她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博士学位或成为商界风云人物, 一切都是枉然。这里重点谈的第二方面原因, 家庭是一个生态系统, 父母经常在孩子的身上活着, 尤其是利用孩子来活出他们自己没有活出来的人生愿望, 这是一种往往打着爱的名义的自私, 父母......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0日 15:17

Detachment & Renunciation

在修行的道路上, 最宝贵的, 从来不是什么神秘的功法和上师, 而是在灵魂充分体验了人生之后自然萌发出来的抽离(Detachment)和弃绝(Renunciation)世界的渴望。假如不能从人生的戏剧中抽离出来, 达成高度的不动心; 假如不能弃绝世俗欲望, 将全部心理能量转向'神', 多么高明的方法和上师都不可能让人走得很远。可是, 假如一开始就这样告诉一个上进的青年, 他可能会害怕地不敢上路, 因为弃绝'女人和金钱'对他来说简直太恐怖了! 其实, 大可不必害怕, 只有他走到特定的阶段之后, 这种弃绝的渴望才会战胜世俗的欲望, 而在此之前, 他已经从这条道路上收获颇丰了。对于绝大多数(男)人来说, 这个世界就是'女人与金钱', 所谓的......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9日 19:44

给好友推荐的中文(中译)书

在我所感兴趣的领域, 中文世界贫乏到了令人哀叹的程度。

我的好友希望我推荐几本中文书,思量了一番,明确了先后三批目录。

第一批:<至上瑜伽(瓦希斯塔瑜伽)>和老K的<最初和最终的自由> ;

第二批:<室利. 罗摩克里希那言行录><西藏生死书>以及藏密心中心法第三祖元音老人的文集<佛法修正心要>;

第三批:瑜伽最基础的经典《哈达瑜伽之光》;《艾克哈特大师文集》;John Blofeld的《西藏佛教密宗》;出自法国人的《修真图: 道教与人体》; 王振山的《<周易参同契>解读》。 

关于藏传佛教的文献, 在中共进驻西藏之后, 由于喇嘛上师们散居欧美和南亚, 担......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9日 19:10

再谈自我认识和soul work

几年来, 尤其是我弃绝学术以来, 关于生命真理的探索都围绕着这一个中心主题。对不死的人之生命自身来说, 地上的生活就是一所学校, 每一世都有不同侧重的生命体验和不同的功课, 通过一世又一世的体验和功课, 这个不死生命经历不断的成长, 灵魂从幼年、少年经历青年和壮年进入中年和老年, 一般而言, 中年之后的灵魂在充分体验了生命和地上生活的各个方面之后, 开始萌发出抽离和弃绝(renunciation)世界的倾向和回归神圣本源的渴望。在地上生命的每一阶段, 人们都应该按照这一世的dharma和积累的karma来确定应该遵循的生活路径, 同时to live one's life to the full。每个阶段的灵魂都有各自的体验重点, 都有最本己的感受, 而且都寻求直指人心......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3日 12:52

神只有一位, 宗教只有一种

Initiation, 是修行路上的关键; Initiation之前的功课和准备构成了古代智慧学校(temple或order)的外学, 其后的高级修习构成这种教育的内学。现代人理解古代圣典的障碍和混乱的原因在于, 多数真正圣典的究竟奥义, 只有在Initiation之后才可以恰切理解。Being和knowledge是相对应的, 修行路上人之Being发生真正跨越的路标就是Initiation, 圣典真正传达的奥妙是Initiation之前的人们'够不着'的。凡是经过了时间检验的智慧传统, 其圣典所传达的核心都是一致的, 必然属于sophia perennis; 在经历了Initiation的人们看来, 神只有一位(无论是有形的人格神还是无形的绝对者), 宗教只有一种。没有经历Initiation的大多数徒众, 执着于圣......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0日 20:55

预告

假如我们把人的整体生命分为这样几个层面, material, emotional, mental, 那么传统上存在着三种相对应的修行道路(way): 重点在物质身体层面的苦修; 重点在情绪身层面的虔信-devotional道路; 重点在通过智慧和真正知识来获得解脱的智慧瑜伽(比如吠檀多传统)。当然, 重点在身体操练的道路也绝非仅仅为了身体健康和长寿, 因为身心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关联, 呼吸中隐藏着重要的秘密, 以Hatha Yoga和各种禅定功法为代表的这种修行方式自然是修行的基本功。无论哪一种传统修行之道都可以通向目的地, 而且人们依据各自不同的本性会更趋向于适合自己的道路。可是, 人的生命是一个和谐的整体, 哪一个层面上的进展都需要其他层面上的配合, 相辅而相成。意识......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0日 15:49

The Solitude of Sages

一个人越来越从物质世界和身体欲望的虚幻和捆绑中解脱出来, 越发彻底和纯净, 离着实相和光明越来越近, 对实相和'神'以及causal world的认识越来越清晰, 通过review his life逐渐平息情绪和情感上的负面能量, 逐渐拉开与自己的距离仿佛过往都发生在他人身上一般, 越来越彻底地从时代和集体意识的洞穴中走出来, 从顽固地隶属于ego的个人立场和视角中摆脱出来, 以及越来越从起源于文艺复兴的整个现代世界的mind-set、outlook和worldview中逃离出来, 越来越真正理解古代世界和前现代传统的原则和智慧, 一句话, 智慧越来越多, 越来越究竟, 他就越来越孤独。孤独却不寂寞, 而孤独也仅仅是身处人群之中的孤独。正是这份'人群之中的孤独&......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0日 15:40

生命-灵魂的上升之旅

生命是一段漫长的、持续很多世的上升的旅程, 地球上的肉身生命实际上是灵魂的学校, 每一世的人生都是为了获取某些教益, 来推动灵魂的上升。通过有意识地向内观照, 从烦恼和磨难中获得spiritual lessons是功课的主要内容。烦恼催生出对绝对自由的向往, 而这种自由只有在内心中才能找到; 在灵魂尚未实现根本转向之前, 人们总是向外寻求, 试图通过金钱和权力的占有来实现自由(the freedom for ego), 于是必然陷入一轮又一轮的苦难之中, 快乐仅仅来自短暂的间歇; 在接受了足够的磨难之后, 人们开始在心灵中生发出insights、compassion、sympathy。于是, 这些开始醒来的灵魂开始学会有意识地观照、同情以及爱, 开始转向内在探索, 在内在生命中逐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