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文章归档 > 2014年四月
2014年04月14日 13:45

也说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傅科摆》

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著作近年来陆续被翻译过来, 深受中国小资文人追捧。此公的《符号学与语言哲学》算是标准的学术力作, 在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文学理论译从中早有中译, 不过只有少数学院派有兴趣一读。令他大红大紫的是他的小说, 品味很高的Everyman's Libray收入了他的<玫瑰的名字>, 这是他声誉最高的小说作品。后来的几部小说, 依我之见, 都没有达到<玫瑰>的高度。大体上, 这位意大利名流属于后现代脉络, 而整个后现代思潮都被烙上了'1968年'的印记, 那是对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牢笼的反动, 以捍卫差异为路径来寻求自由和解放, 同时也把启蒙运动的理性精神推向了极致。切记, 中国的1968和西方世界的1968大异其趣......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