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当代星相学阵营中的两种错误倾向

当代星相学阵营中的两种错误倾向

其一是试图为星相学寻找科学依据的倾向, 这批人依然仰视现代自然科学, 试图通过"太阳以及行星电磁场"之类的证据在有形世界的内部寻找"天人合一"的因果链条, 或统计学来寻找支持"天人合一"的相关性证据, 甚至发明"生物宇宙学"这类貌似科学的术语来取代让他们感到羞愧和尴尬的"astrology"。我实在不明白, 荣格明确提出"synchronicity"这个关键概念已经有一个世纪了, 这批蠢人仍然对"那种系统性的meaningful coincidence(充满意味的巧合)"视而不见。为什么在有形世界中彼此毫无因果关联的领域总是发生meaningful coincidence? 只是因为在这类现象的背后有一个原型世界。"天人合一"的实质, 在于"天象"和"人世"的动态是由有形世界背后的原型或说程序世界来决定的, 而"天象"不过是那个程序世界的可见象征而已。而且, "充满意味的巧合"绝不仅仅发生在天人之间, 而是发生在有限宇宙的许多领域之间, 包括人的梦境。我对"唯心主义"-"唯物主义"的最终界定就是, 凡是在有限宇宙之内寻找"天人合一"的因果链条的人是"唯物主义者", 而凡是认识到原型世界和有限宇宙之间的"不是因果的因果机制"的人是"唯心主义者"。"唯物主义者"是无神论的, 他们之中不乏致力于"灵修"的人, 如名满天下的Ken Wilber。

第二中错误的倾向是致力于赋予星相学以灵性(spiritual)含义和灵性解读的人们, 比如胡因梦女士以及某种程度上她所推崇的Stephen Arroyo. 星相学揭示的是人的整个psyche的地图, 个人的领域和超个人的领域都在其中, 外行星尽管是超越性的, 可是主要是通过与内行星的相位关系来影响或闯入人的心灵和生活的。试图过于急切地发现外行星的灵性影响, 赋予土星和外行星的移位和推进以过多富于灵性含义的解读是愚蠢的, 也是危险的, 很容易助长灵修人士的"自我膨胀", 如同在胡因梦那里, 似乎她能直接感受到外行星的能量对其本人的所谓"精微次元"的神秘影响。这类话语大多是些胡话。星相学对于灵修的价值, 不在于能让一些所谓"灵魂进化程度更高的人"更清楚地捕捉到外行星从超越的领域专门带给他们的信息或指示, 而是提醒自以为"灵魂进化程度更高的人们"切勿急于飞升, 而是回过头来做些更基础的工作, 即认清心灵中的阴影、盲点和地下室, 完成自我认识和心灵整合(individuation), 尤其是在致力于灵魂的飞升之前, 先到灵魂的地下世界走一遭。有些星相学著作的畅销, 是由于其内容染上了颇为吸引外行的某些概念或倾向的色彩, 尤其是"科学的"和"灵性的"这两种色彩。最后说明, 我对胡因梦女士非常尊敬, 她对于华语世界的灵性复兴和身心灵疗愈工作的贡献是首屈一指的。不过, 我有资格发表我的批评意见。

对于创世的说明, 古代新柏拉图主义的"流溢论"大体上是正确的, "流溢"的方向是从最高级的能量-最高等的智慧-神('太一')那里经过多个环节最后显现为物质世界, 可见与现代宇宙演化论大相径庭。在逻辑上, 先有了"原型世界", archetype-symbolique, 然后诸原型所代表的功能性原则的组合和互动才生成了千姿百态的有形世界以及有形众生。太阳系的诸行星实际上就是可见的原型, 星相学已经表明这些原型具有无穷的生成能力, 即一切个体差异都可以由原型的不同组合所生成。而且, 原型的生成作用同时在有形世界的各个层面上运作。西方思想史的第一个根本转折是, 原型世界蜕变为柏拉图的理型世界, 而柏拉图的Idea(本义是形象, imaginal)又蜕变为近代哲学所谓的"共相", 而这个蜕变在柏拉图那里的确已经开始了, 并且引起了所谓的柏拉图"相论的难题"。一旦"共相-殊相"这种思想模式开始流行, 古人的原型世界就被遮蔽了, 形而上学-本体论就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可是, 雅典人开创的形而上学传统的根本困难是, "共相"无法解释有形世界中差异的生成。Gilles Deleuze's <Difference & Repetition>抓住的正是西方本体论传统的这个根本困难, 而支持他提出这种批判的知识背景主要是生物学。必须熟悉原型世界的运作方式及其生成差异化的无穷潜力, 才能明白古人的形而上学, 明白创世的奥秘。也就是说, 如同理解科学必须在操作层面上熟悉科学程序一样, 必须在操作意义上熟悉一门古代智慧的学科, 才可以理解古代形而上学。星相学, 正是这样的学问, 莫要轻看之。另一种途径是深入学习古埃及的"象形文字", 真正理解那种symbolique是如何运作的, 当然是遵循R.A.Schwaller De Lubicz的教导。

假如我们知道, 宇宙和人的生命是一个由多个纵向层次组成的cosmos, 最内在、最本源、最智慧的核心是神, 神的下面是那些最基本的原型(众神, 古埃及的Neters), 而最末端才是有形宇宙和人的肉身, 那么就一定明白, 仅仅在物质宇宙层面上试图通过唯物主义的科学来理解世界和人世的想法是不可能成功的, 而整个有形世界和人的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谜、一本最基本的圣书, 若没有关于原型世界(causal world-Truth)的体验和知识, 最终只会陷入迷茫、绝望和虚无。相比这本圣书, 古今所有圣书都是次级的、衍生的。真正的生命智慧是那些看见了Truth的人才真正具备的, 也就是那些上升到了接近'神'的层次的圣者。人可以分为从低到高的7类, 第1、2、3类人是分别以身体、情感和思想为生命重心的普罗大众, 第4类是那些由于受到召唤而不能安于世俗生活的、开始觉醒并开始追求光明的人, 第5类是结束了由众多人格所支配的自动机器状态的真正的个人, 真正具备了意志, 第6类是获得了全部主观真理的人, 第7类是获得了全部客观真理的人。耶稣基督, Gurdjieff说, 是第8类人。古人传下来的的生命智慧包括两个部分, 一是向门人传达的关于causal world以及天人合一体系的gnosis, 另一类是帮助门人真正"面对面看见"Truth-causal world的各个层面上的修行实践。假如佛陀不向门人传授星相学的话, 那只是因为他觉得星相学不能最有效地帮助门人"看见"真理、进入光明, 跨越Being之鸿沟, 而不是因为星相学不是可靠的知识。当一个人通过生命的经历和艰苦的内在探索, 感觉自己与真理-光明之间如同"隔着昏暗的玻璃", 而不是毫无感受(只能是一种信仰)的时候, 就明白真正修行的任务了, 应该真正启程了。生命的最终目的就是, 如使徒保罗所说, 现在是"隔着昏暗的玻璃", "将来就要面对面了"。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