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10月10日 15:40

生命-灵魂的上升之旅

生命是一段漫长的、持续很多世的上升的旅程, 地球上的肉身生命实际上是灵魂的学校, 每一世的人生都是为了获取某些教益, 来推动灵魂的上升。通过有意识地向内观照, 从烦恼和磨难中获得spiritual lessons是功课的主要内容。烦恼催生出对绝对自由的向往, 而这种自由只有在内心中才能找到; 在灵魂尚未实现根本转向之前, 人们总是向外寻求, 试图通过金钱和权力的占有来实现自由(the freedom for ego), 于是必然陷入一轮又一轮的苦难之中, 快乐仅仅来自短暂的间歇; 在接受了足够的磨难之后, 人们开始在心灵中生发出insights、compassion、sympathy。于是, 这些开始醒来的灵魂开始学会有意识地观照、同情以及爱, 开始转向内在探索, 在内在生命中逐渐......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39

clinical psychology vs. psychiatry

从语言和知识的类型说起。知识分为两种, 一种是死的, 外在的、客观的, 往往可以化约为广延和度量的知识; 二是活的, 内在的体验的知识。由于自古希腊以来第一种知识越来越成为知识的典范, 第二类知识(关于生命自身的第一人称知识)越来越陷于晦暗之中。语言-术语, 在第一类知识中总是容易清楚分明地与相关经验现象形成确定关联; 可是, 在第二类知识中, 语言-术语的混乱和不准确简直是对理性的极大讽刺。比如说, 汉语中的"精神病", 这个术语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半点道理都没有。无论如何理解'精神'或'spirit', 所谓的'精神病'与'精神'都没有半点关系。类似的还有'精神分析', 也是彻头彻尾的误......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37

夫子自道,又

10年前的秋天, 最后一次回到老家, 跟父亲聊天的时候, 我拿了一张纸, 在纸上说明社会向前变化的方向和速度, 解释了很多人处于坐标上的哪一个位置。父亲明白了一些, 问道: 你在这个平面的哪里? 我把笔提到高处, 说: 我不在这个平面上。父亲一脸茫然, 忧虑。我天生对物质和功利不敢兴趣, 几乎全部关怀和兴趣都在心智、心灵和spiritual层面上。本来天性里也没有对物质生存的焦虑和恐惧, 不过在后天成长过程中被强行灌输, 而且以恐惧的、道义的和未来功利的各种力量被驱赶着走寻常人出人头地的道路。终于濒临精神崩溃, 开始了彻底反叛和寻找自我的旅程。1992年第一次直觉醒悟了自己的命运, 当时感觉毛骨悚然, 因为生命的种子还很弱小。20年之后, 终......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33

作为Spiritual Emergency的心灵危机

1. 古往今来, 无数的人在青年时期不知不觉中陷入了心灵危机甚至'精神崩溃', 17岁尤其是典型的时刻。爱因斯坦和牛顿都是其中的个案。爱因斯坦中学陷入危机, 无力读完学业, 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他在自述中对中学教育和考试制度的'痛恨', 已经成为经常被引用的经典文字。可是, 当年的慕尼黑中学比之近日中国的军事化管理的中学如何?怎样的'灵魂'让爱因斯坦在那样的教育环境中变得如此脆弱呢?约翰逊博士和大卫.休谟, 都曾经为抑郁所苦, 可是, 且不提他们的文化地位, 这两位都堪称英国人公认的历史上最接近圣贤的人物之一。他们又因何为抑郁所苦?17岁, 是个体社会化过程基本完成的时候, 一个人被'培育'成......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13

说说业力(karma)和冥王星的象征

冥王星处于太阳系的最外层, 是人类通往超越性的生命的最后关口, 而当人类每当向更高、更究竟的生命层面上升之前, 必须经历一次往往表现为强制性的洗涤或净化。人们在相对较低的生命层面上生活的过程中, 积累了很多负面的东西, '毒素'、垃圾、负面能量, 或说'业力', 这些东西是通向新生命层次的障碍, 因此冥王星象征着这样一个强制把关的过程, 即为了跨越生命上升的阶梯, 不得不在临近门槛的时候消解这些宿业。

必须明白, 垃圾或'宿业'的消解往往表现为对正常生活秩序的干扰, 表现为破坏性的冲击甚至许多疾病。而人们通常不加辨别地一律对这种破坏性的干扰或疾病采取抵制和对抗的反应, 因此恰恰阻挠了'毒素......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09

Inner Life & Initiation

相对于真正的修行, 即为initiation所做的准备以及initiation之后的前行, 所谓的宗教是为灵性上的孩子们设立的; 鉴于灵性上的孩子占人群的大多数, 因此以教义、律法和仪轨为重的体制化宗教是必然的事物。可是, 遗憾的是, 鉴于宗教的话语权, 很多本可以真正前行的人们被宗教的权威拖住了。一个主要的历史原因在于, 由于宗教的威权, 历史上真正寻找光明和神的人们出于安全起见, 总是栖身或藏身于主流宗教中, 于是人们误以为这些mystics属于某某宗教。实际上, 真相是, 灵性圆熟的人不得不陪着孩子们游戏。苏菲属于伊斯兰教吗?No!苏菲属于一切宗教, 更准确地说, 苏菲修行者就是宗教自身。类似地, Tantra属于佛教吗?Gnostic属于基督教吗?No!Ka......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15日 11:27

再说何为soul work?

阴影、伤痛和疾病, 人们总是难以摆脱的原因在于总是急于摆脱, 总是采取否定、拒斥和掩盖的态度。阴影, 越是急于摆脱, 越是如影随形。征服黑暗的第一步就是如实接受, 不回避、不拒绝, 而是接受和面对。人们通常的习性却是将阴影搁置和隐藏起来, 另外去寻找光明;岂不知, 光明就在黑暗的另一面?光明来自对黑暗的接受和转化, 菩提正觉来自对烦恼的如实观照。在炼金术的象喻中, 金子或哲人石是由base metal炼化而来的。生命的成就来自于对黑暗的征服, 征服自接受和觉察起步, 觉悟来自这样的认识: 没有烦恼, 何来菩提? 在古代的象征和神话文本中, 心灵的阴影和黑暗都在星相中呈现, 宝藏在地宫的深处, 而且往往被一头巨龙或怪兽所守护, 自我发现之......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3日 12:06

不要刻意修行

近来身体能量-意识的演进比较明显, 恰恰是天王星推进至我Chiron的时间。只有生命真实体验到了变化, 圣书和圣人的话语才感觉理所当然。神恩或说神的爱, 或说最终极的能量, 无处不在, 笼罩着每一个人, 时刻等待进入我们的身体容器, 只是人要做好准备。这里的'做准备', 必须人自己进行, 没有任何中介可以代劳(无论是宗教组织还是上师圣人), 只有逐步弃绝人的主观情感和动机上的一切造次, 做到如实观照, 如庄子所言'用心若镜, 不将不迎', 沟通个体生命与神之间的通道才能开通, 人的频率才能接收到无处不在的神恩和神的爱。在人的身体上, 实现matter和spirit的汇合, 生命的真相就自然打开。不要刻意修行, 试图通过一系列strivings......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02日 23:09

说说人们对哲学的误解

由于'哲学'字面上即'爱智慧', 而智慧之不同于知识在于智慧是关于整全的、根本的人应该如何生活的。我曾经听到两个好友表达这样的看法, 即哲学是智慧之学, 懂哲学的人就如同站在更高的平台上看问题, 甚至一切学问都归于哲学。不能反驳, 只能心下感叹。事实上, 哲学源于雅典, 可是就在哲学诞生不久, 她就偏离了智慧的路, 走上了论证知识的路。西方哲学传统中不乏真正关心智慧的人, 可是这些人从来都属于这个传统的边缘, 从来没有成为主流, 希腊化时期也不例外。哲学追求的是人类知识的基础或超越性的知识。这个传统, 实际上自柏拉图就开始了, 而亚里士多德是实际的奠基者, 可以说自亚里士多德和欧几里得之后, 哲学的路线和命运......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23日 13:15

daimon, Moria, Self

两年来我不断地努力说明白一些道理, 主要基于个人的生命体验和对圣书经典的理解。重点在于, 人的大脑-mind不可能主宰自己的人生, ego-意识要主动回应无意识(灵魂)的呼唤, 这些呼声早就已经通过人生的挫折和疾病表达了自己。我把soul界定为无意识心灵的全部, 星相里的众神就居住在人们的soul之中, 而且一直掌控着人生的方向和轨迹, 总是提醒ego不要一意孤行。通过荣格、阿萨谯利和星相学, 人们可以不断深入认识自己, 认识自己的盲点、阴影、anima、animus以及深藏于无意识之中的Self, 通过这个individuation的过程, 我们才能结束作为一台自动机器的生命状态, 真正成为一个有生命重心和自由意志的完整独一的人, 从而与自己的命运达成妥协, 与自......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8日 11:51

能否理直气壮地表达“生命的真理”?

从思想根源着眼, 古代与现代的分水岭就是均质化的universe取代了具有层次和秩序的cosmos, 于是现代人成了在平面世界中生存的'雅虎', 在人应该如何生活这个根本问题上, 再也没有'高'与'低', '好'与'坏'。从胡塞尔到Leo Strauss以及经济学中的Mises学派, 对价值相对主义、文化多元主义和历史主义的批判已经透彻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了, 可是在最近的半个世纪中多元主义和虚无主义伴随着全球化的进展却越来越深入人心。建立在古典自由主义基础上的宪政民主政体, 不断遭受着多元主义民主的侵蚀, 越来越被置于不得不为自己辩护的境地, 却不再理直气壮了。在被人们一度称为'自由主义思想家'的知识者中......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13日 16:27

为什么存在繁荣和萧条的商业循环?

1. 主流的宏观经济学为什么总是凯恩斯主义?凯恩斯主义为什么成为官方经济学?完全无视'用手捕鱼'和'退而结网, 然后用渔网捞鱼'的区别, 只考察当期支出与收入在总量上的关系的宏观经济学为什么会诞生?经过多年思考后, 只能得出这样的总结: 凯恩斯认为经济萧条的原因在于, 其一国民不舍得消费(即节俭是一种'罪恶'), 其二企业家不敢投资, 而且前者还是后者的原因之一; 于是解救的途径就是, 政府把钱从老百姓手上征收上来, 或者通过征税, 或者通过公债, 或者通过通货膨胀; 然后由政府官僚代替国民花钱消费, 代替民间企业家投资。一句话, 让政府官员多收钱多花钱, 据说市场经济自身的不稳定就被克服了。这样的学说怎么能......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9日 00:53

‘What is Life’?

耶稣说, 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为什么多数人尤其是现代人总是找不到?因为他们总是通过mind向外求, 总是习惯于以主客两分的方式去思考作为客体和课题的"道路-真理-生命", 而整个现代思想尤其是科学思想方式都是这样运作的。这样去思考生命和"神", 不管得出怎样深刻的哲学见解, 只会距离真理越来越远。对于生命的真理, 只能在自己身上找, 只能通过向内探索才可能找得到; 凡是在自己身上找不到的, 在外部世界更不可能找到。通向真理和光明的唯一道路, 就是循着最切己、最切近生命体验之核心的问题, 向内寻找, 一切思考都要以(不断加深的)内在体验为依止。我经常在文字中用"神"这样的字眼, 为了不至于误人, 我......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4日 20:44

去形式化了的时间性

时间是生命的终极秘密。生命的秘密在人的时间意识和时间感受中烙下了全部印记。自从圣奥古斯丁开始,西方哲学明意识到,时间是哲学中最隐秘难解的难题,同时也必定是人性与神性(holiness)之间沟通和过渡的关键环节......

阅读全文>>
2014年06月02日 16:38

究竟有没有不死的’灵魂’?

经常有人问,究竟有没有不死的‘灵魂’?究竟有没有reincarnation?我的答案一直是: Yes and no.可是,这样的答案不能帮助人。我不能回答我没有确切知识的问题,只能根据个人生命体验与gnosis的印证来表达自己的见解。为什么真正的masters也经常这样回答呢?因为关于‘灵魂’和reincarnation普通人已经形成了某种既粗糙又无益的看法,假如向他们说明实相的话,就必须对这里的关键词进行重新界定和诠释。假如有人问,你是支持无神论还是有神论?那我的回答也一如佛陀:都不是。因为无神论和有神论的‘神’都是些既粗糙又无......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1日 20:56

列维纳斯与现象学的新使命

1995年12月25日,列维纳斯逝世。在两天后的葬礼演说中,德里达记起几年前他同列维纳斯的一次谈话,其间后者曾认真地对他说,“你知道,人们经常拿伦理学来描述我的工作,可是在根本上让我执迷的不是伦理学,不仅是伦理学,而是神圣者(the holy),是神圣者之神圣(the holiness)”。[1]对于这个表白,德里达借着演说表示了赞同。德里达将演说正式名为“Adieu”,在表层意义上他当然要表达对一位思想巨人的告别(adieu),在思想的层面他强调的却是列维纳斯一以贯之的主题和情怀——onto-God (à-Dieu)。<......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23:25

Here I Stand

Felix Liu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11:39

不再使用“宗教”这个词了

过了许多个世纪, 圣人再次以肉身来到这个世界上, 行走在雅虎们之中。这次, 他没有在广场上朝着人们大声呼喊, 他记得上一次的教训, 当雅虎们看着另一个雅虎向他们宣告他们本来不是雅虎的时候, 立马就有西瓜皮在嘲笑声中朝他飞过来。这次, 他在人群中耐心观察、等待和寻找, 他想找到那些'雅虎中的病人', 即作为雅虎开始感到困惑、苦恼、纠结和不堪承受的折磨的人们, 找到那些自己已经开始寻找的人们, 然后私下告诉他们, 你们本来不是雅虎, 不必重复雅虎的命运。快乐而自信的雅虎们不相信这套说辞, 除非说这些话的雅虎能表演一些神迹出来; 苦难中煎熬的雅虎们则不然, 即使逃脱雅虎命运的概率很低, 也值得......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9日 11:40

门外人谈谈如何学习经济学

经济学界的门外人谈谈如何学习经济学, 才能更好地理解现实世界。对经济体(the economy)的系统思考始于法国人Richard Cantillon's <商业性质概论>, 此前的时期里随着近代主权-民族国家的兴起和君主的财源问题的日益紧迫, 许多行政顾问官和小册子作家进行过实用主义导向的思考。Cantillon之后是亚当.斯密开创的古典经济学传统, 这个传统最后在异端马克思和折中派小密尔那里寿终正寝; 古典经济学一直被高估了, 这个时期的经济学家没有找到一以贯之的经济分析原则, 没有系统一致地运用价格理论(市场竞争原理)来分析解决问题, 同时由于缺乏数学头脑, 分析的效率很低, 诸多争论中"产生的热远比发出的光多"; 斯密的伟大在于其古......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28日 11:56

作为第一哲学的现象学

1.尽管西方文明史在15-16世纪之际发生了一次“现代性断裂”,然而没有人能否认其连续性,因为这一期文明的方向基本上是由公元前5-4世纪的古代雅典人确定的。转折点发生在柏拉图身上,因为所谓“哲学的突破”是由他(以及亚里士多德?)完成的。哲学(科学)的诞生以一个根本抉择为前提,即拒斥神学。从此以后,哲学和神学的关系只能是:或者哲学地思考神学(经常冒称“神学”),或者神学地思考哲学。这个转向在今天的后果是高度发达的文明(文明≠文化)和灵性上的贫困。这个文明的每一次跃进都伴随着人之视域的一次收缩。在古......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