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文章归档 > 2014年十一月
2014年11月28日 22:15

尼采、Aleister Crowley、The Left Hand Path

或许可以说, 生命上升的'道路'有两种, 其一是'The Right Hand Path', 其二是'The Left Hand Path', 后者在西方历史上尤其被妖魔化了。主流的基督教, 在各个层次上, 都是valorized 'Right Hand Path'; 荣格的看法不无道理, 在基督教的Mythos中, '神'与'魔鬼'(Satan, Lucifer)被二元化了, 而在印度的Mythos中'破坏性的神圣力量'始终是'神'自身的一部分, 神性与'黑暗'没有出现两分。[其实, 基督教的mythos在很大程度上是埃及mythos的变体。]这样的历史后果是, 右手-左手道路的二分法在基督教世界更为彻底, 而'左手道路'始终处于地下状态, 一直被视为'魔鬼......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12:14

心理-星相学基本原理的重述(兼及古典神话的意义)

星相学是'古代智慧体系'的基石, 而'古代智慧体系'的基本原理就是'天人合一', 星相学则是天人合一原理的具体说明。'天人合一', 即作为整个有形世界的'大宇宙'和人这个'小宇宙'之间的Correspondence(对应原理), 那么为什么天人之间存在这样的对应呢? '古代'的智者认为, 这样的对应并非偶然, 而是因为, 主宰着天人之生成和演化(being and becoming)的是一个神圣的无形的原型世界, 相当于'神'创造世界和人的'程序系统', 或者叫作'Matrix'。这个原型世界的另一个名称是'Causal World'(作为原因的世界), 整个的有形宇宙就是'the World of Effect'......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7日 10:43

From Romantic Love to Transcendental Love

1. 在人世经历中, 最难的事情既不是'出人头地', 也不是获得某种智力成就, 而是'爱', giving and recieving love。德国诗人里尔克曾经说过, 爱是困难的事情, 与之相比, 所有其他事情不过是准备而已。在当今时代, 浪漫爱情(romantic love)被神化了, 因此遮蔽了'爱的困难'。经历过爱情纠缠的清醒的人们会发现, 他们曾经钟情的人大多既不懂得'爱', 也不会'爱'。古人对灵魂在'爱'中所经历的苦难和折磨了如指掌, <金驴记>中仙女Psyche只有在黑暗(blindness)中才能维持与Eros的'浪漫爱情', 而在她不小心点燃烛光之后, 爱神拂袖而去, 此后Psyche又经历了各种折磨和考验, 才又最终获得......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2日 23:51

孩子的创伤和父母的责任

1. 家长对孩子的责任有两方面, 一是Protection, 二是preparation. 孩子首先是要被保护的, 由于家长们大多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于是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要好好保护孩子。越幼稚的家长, 越过度地保护孩子。另一方面, 孩子终究要长大, 开始独立生活和面对世界, 因此家长担负着帮助孩子为未来做准备的责任。那么, What will future life expect of your grown-up child? 家长的见解和侧重在这方面就分化了。有些家长盯住的是现成的财富、地位或机会;有些家长重视孩子的能力的培养;有些家长重视培养孩子的心灵品质, 等等。不消说, '成功的'家长极少, 少数自以为成功的家长也不过'将赛马的功劳归给了骑手'。心灵不成熟......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1日 23:35

不妨如此直言

无知的现代人在'平面'上生活, 时间长了, 完全遗忘了垂直的维度, 于是认为没有'高'与'低'的区分, 不存在绝对的标准, 每个人都是万物的尺度; 因此真理只能是协商性的, 伽达默尔的'对话'与'视域融合'是理解的合法途径, 罗尔斯的'交叉共识'和哈贝马斯的'商谈伦理学'是公共秩序的当然基础。我花了很多年致力于'现代性的考古学', 循着当代学术考古的指示, 追溯到司各特博士的'univocity of being'以及文艺复兴时期完成的'the immanence of infinity', 熟知了'现代性的神学-哲学-宇宙论起源'。平面化的现代性不可避免地导向'神死了'和'虚无主......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5日 21:15

写给经历过生命创伤的人们

只有真正的'成年人'才可以开始spiritual quest, 在'成年'之前人要适应这个世界, 在世界中充分经历和体验生活, 在物质欲望、情感和理智层面上分别寄托过人生的意义。中年的门槛(天王星运行半周)过后, 我才发现, 我的父母辈的人中, 以及下一代和下下一代人中, 多数成年人在psyche层面上仍然是没有长大的孩子, 在大半人生中勉为其难地承担着成年人的责任。可是在这些长大了的'孩子们'之中, 有这样的意识的人却极少。心里不由得升起怜悯之情。在到达觉醒的门槛之前, 欲望和野心(或骄傲)支配着世俗人们的生活, 他们(GIG所谓的No.1, No.2, No.3三个层次的人)分别在物质欲望的满足(包括社会层面的野心)、给予和接受love、心......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15:54

何谓 ‘信神’? ‘信神’到底有没有用?

何谓'信神'? '信神'到底有没有用? 在灵魂进化或'修行'的进程中, 人要跨越多个阶梯; 处于每一个阶梯上的人们, 都各有相应的关于'神'和'宗教'的信念。信众, 大多数'信神'或'信佛'的人们, 都属于'religion of time'; 这些善男信女们全身心地扎根在世俗生活中, 无法超拔出来, 于是'神'的形象基本上就是自己的主观投射; 于是'神'如同掌管赏罚的政治权威, 而且是可以被冒犯和取悦的; 他们保持着关于吉凶好坏的所有世俗分别, 希望借助祷告和遵循各种机械的律法来讨好神, 以便让'神'成为自己的利益或幸福的守护者, 从而逢凶化吉。这些'信众'的信仰......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1日 10:36

三点提示

1. 关于历史上的宗教, 最有意义的区分首先是'religion of time' vs. 'religion of eternity', 前者的对象是尚未摆脱物质欲望的民众, 后者是灵性成熟的少数人; 前者由于负载着社会和心理学功能必然落实为体制, 当然可以成为现代社会性-心理学的研究对象; 后者则致力于真正的超越性和终极真理, 必然逃脱了现代学术(用内在于世俗人性的因素解释一切)的藩篱。一个标志性分别在于, 前者将宗教教导化约为道德训诫, 而后者超越了道德范畴, 而以证悟的灵知(gnosis)为核心。普通人总是习惯性地认为, 宗教话语关乎善恶, 而实际上善恶的教导仅仅是'religion of time'的发明。也就是说, 真正的未加稀释的宗教是超越善恶之别的, 人......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