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18年10月15日 12:07

关于Dion Fortune,说几句

对我而言, 走过了学习Western Esotericism的一段路, 最佳导师是20世纪的英国人Dion Fortune. 她的头脑清澈精微, 心灵健全而平衡, 她的文字水晶般的清晰透彻, 毫无造作, 直接了当地揭示了Perennial Wisdom的核心原理和操作法则, 同时伴随着健全的常识感、心理分析的科学性和卓越的哲学洞察。作为废话最少的作家之一, 她的已经出版的现有著作, 几乎都是必读的经典。她本人认为, 主要著作是《The Mystical Qabalah》和《The Cosmic Doctrine》[接收来的启示性著作]和5部长篇小说。在这些主要著作之外, 她还为她的Inner Light Magazine和组织成员写了涉及多个主题的系列文章, 这些文章如今大多已经集结出版, 其中让我们受益最多、感觉精彩过瘾的书......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9日 09:24

生命自身就是爱

1. 生命自身就是爱。自身就是, 所以人们无须到处寻找爱; 自身就是, 如同鱼儿活在水中"日用而不知", 所以活在爱中的人们不会谈论爱, 不会思考爱。四处寻找爱、无休止的谈论爱的人们, 总是已经失落了爱, 切断了爱的源泉, 原本鲜活的生命陷入荒芜。生命自身就是爱, 所以只有真正活着的人、那些鲜活、充盈着热情和兴致的人才会爱, 天然地像呼吸一样。失去了鲜活的生命, 就切断了爱的源泉; 只有重新得到生命, 才能体验到爱, 活出爱来。生命的鲜活是如何失去的?这是心理分析学的首要议题。生命自身就是爱, 可是人们在爱的源泉周围设立了层层壁垒, 最后将鲜活的生命窒息。一旦生命不再鲜活, 人们就开始寻找爱, 从他人那里要求"爱&qu......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0日 17:14

哲人石工作室小组沟通记录

1. 我之所以组织这个群, 为了帮助人成长, 只有这一个意图。你们进入这个群也只有一个目的, 疗愈和成长, 帮助他人成长。没有别的。成长最需要勇气, 需要敞开自己, 甚至暴露自己的脆弱。关系是一面镜子, 这个群里有很多面镜子。可是照镜子往往不舒服, 人们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阴影。多数人都努力证明自己很棒、很强大、很成功, 希望获得他人的承认, 这样的想法在这个群里注定被挫败。我为了帮助大家的成长, 我没有羞耻, 不怕暴露自己的阴影和脆弱, 哪怕自毁形象, 只要能让有心人看到价值, 有利于他们的成长就对了。

如何在关系中照镜子?因为我们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reactions, reaction区别于Proaction的地方在于, reaction的背后是这个人......

阅读全文>>
2018年03月20日 06:43

语录速记

1. 学习任何一门学术, 都是为了学会思考, 将这种思维方式融入化身意识中。任何一门学科, 最根本的问题是它存在的理由, 它究竟是干什么的。比如经济学, 学会经济学不是懂了很多经济学知识, 而是“本能地”以经济学的视角理解现实世界。学哲学的人有三个层次, 低级的层次学了哲学史的好多知识, 再高一层学会了"思考哲学问题", 最高的层次学会了"哲学地思考", to think philosophically. astrology也是如此, 学会"星象学地思考", to think astrologically.

2. 心理分析和疗愈的一个根本的两难就是, 一方面要警惕transference, 另一方面又不能不借助transference; 一方面要客观抽离, 另一方面又要......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3日 10:33

中国知识分子更落后吗?

从古至今, 国人的最高梦想就是当皇帝, 知识分子的理想就是当“国师”甚至“哲人王”。谁也不比谁更落后。

危险仍然在于, 由于中央集权政治和知识分子委身朝廷的传统的长期影响, 以及笼统的“家国情怀”, 中国知识分子深陷于集体主义思维和话语而浑然不觉。一开口说话就说“我们应该XX”, 仿佛个个都是民族或国家集体的代表, 背后其实是“国师情怀”, 于是所有的思想方案都是集体性的, 而且只有通过central state才能推动。他们不假思索地以为, “公共知识分子”就要站在“我们”的立场上思考问题。

没有人能代表集体和民族, 知识分子只是表达自己或一......

阅读全文>>
2016年05月31日 16:26

some piece of notes

"This path begins with man's perception of his personal, little ego and his growing awareness in this 'apparent ego'. Then he begins the gradual process of acquiring self-knowledge and discovers that everything he had hitherto regarded as his own Self was only a conglomeration of various drives, instincts and desires plus reason. He discovers that his little, personal ego is merely an 'apparent ego' and that his true being is involved with it only inasmuch as it gave the little ego individual life. When man reaches the stage where he has realized and become conscio......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30日 16:00

What is normal?

在"现代社会", 任何时候和任何地方, 最强大的意识形态不是政治的和宗教的, 而是社会的多数人关于"What is normal"的看法, "nomal"意味着"正常人", "abnormal"意味着"病人"。由于地球上至少70%的人属于"羊群", 他\她们的全部人生都是在模仿, 因此这种群氓的意识形态十分强大; 同时, 大多数人都恐惧孤独, 因此唯恐被人们认为abnormal。稍有理性的人们不难明白, 在中国属于normal的事情, 在美国往往不是; 在当今属于normal的东西, 在大清朝的时候往往不可思议。甚至一两代人的时间, 关于normal的标准就会发生很大变化。我不否认, "normality"有普遍的内容, 往......

阅读全文>>
2016年03月13日 19:34

为什么不关注“人机大战”?

人工智能-机器人下棋赢了顶尖棋手, caused a great sensation, 对此, 我不能理解, 只能再次感叹: 人最不了解的就是人自身。从小对下棋从无兴趣, 如今更明白为什么了。无数对人的心智一无所知的人, 推崇逻辑推理和最优化选择的能力, 却不知这是人的智力中最不重要的部分, 交给机器和电脑来负责最自然不过了。人创造了人工智能, 神创造了人, 那么谁的造物更优越?欣赏逻辑推理能力的人们, 往往对数学和科学的性质和方法一窍不通。人的智力的优越之处在于"创造性", "从无中生有", 全部数学和科学的发展就是一连串"无中生有"的历史。概念是被创造出来的, 符号也是; 数学发展史上第一个重大创造是"0", 这......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22日 14:24

为什么没有完美的爱情(和家庭模式)?

为什么没有完美的爱情?人的生命可以分为7个层面, 最后一个是肉体, 第一个是来自神的神圣火花, abstract spirit; 第一层没有阴阳之分, 从第二层(concrete spirit)、第三层(abstract mental)、第四层(concrete mental)、第五层(high astral; emotional)、第六层(lower astral; instinct)到肉身, 生命力的表现都分阴阳男女, 各有所长, 需要刚柔相济。肉身欲望的目标就是性交, mating, 人们以为所谓男女之事就是关乎肉身的, 流行的婚姻伦理也死盯住这一层。可是, 肉身之上的每一层生命都渴望着阴阳两性的融合, 因此理想的婚姻是没有的, 某个层面的失望是必然的。人们在生命进化的道路上处于不同的阶段, 多数人仅仅活在肉身和情感的那三个层次中,......

阅读全文>>
2016年01月12日 16:10

去读几篇博尔赫斯吧

大作家中哪些具有一些真正的智慧呢?传统上, 人们都知道, "莎士比亚"、拉伯雷、歌德、塞万提斯和乔叟, 程度不一; W. 布莱克毫无疑问; 安徒生"童话"中那篇"影子"的作者; 20世纪的D.H. 劳伦斯、阿舍伍德等。不提深受葛吉夫影响的几个作家了。这里想说说阿根廷的博尔赫斯。这个人首先是一个最幸运的读者。你只要读几段博尔赫斯的散文, 马上就会感慨: TMD! 人家这才叫真正读书啊! 完全与考试和功利的动机无关, 沉浸、陶醉和享受, 这才是吴尔夫夫人笔下"天堂里不需要奖赏的读书人"; 我们呢, TMD又, 都为了考试了, 读闲书的时候也没有这份闲情, 结果读了很多书, 却如同一本也没读过! 博尔赫斯首先是一个读......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6日 13:13

关于一本书和一部电影

关于G.I. Gurdjieff''s <Meetings with Remarkable Men>[中译: 与奇人相遇], 理解的要点在于, 人如何才能获得不朽的生命。第一位remarkable man是他的父亲, 他谈到了在他游历和修行多年后回到家里与父亲的对话。他父亲的回答是这部书的纲领。无论如何, 假如内在生命没有成长, 没有发展出某种品质, 对仅仅活在肉身和情绪身层面的普通人来说, 所谓的"灵魂不朽"是虚妄不实的。那么, 真正有可能不朽的内在生命及其品质究竟是如何发展和展现的呢?作者描述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真正的remarkable men。读者阅读的时候, 必须关心的问题是, 在作者看来, 具有怎样的内在生命及其品质, 才称得上真正的remarkable?真正的生命是(对普......

阅读全文>>
2015年12月14日 11:03

特别声明

这里的文字都是匆忙中记下的笔记, 只适合"成人"阅读, 而这里对"孩子"和"成人"的界定是: "孩子" want to have; "成人" want to be. 文字无法挑选读者, 这里之所以公开这些日记, 不是为了作者个人的任何虚荣, 仅仅是少数朋友的希望。而且, 大多数都可能是错的。假如一个人想帮助所有人, 那就帮不上任何人。一个人自己尚且没有 "得到生命", 那么归根结底也帮不上任何人。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10:39

为什么争论无益? 或者说在何种情况下争论无益?

为什么争论无益? 或者说在何种情况下争论无益?

首先想起的寓言故事是'瞎子摸象', 瞎子之间的争论是毫无疑义的; 有意义的争论的前提是, '瞎子'们都承认自己是'瞎子'。可是在我们国家, 还没有经历过某些智识上必要的洗礼, 人们面对不同意见的时候, 本能反应总是自我防卫和辩护, 因此在争论中'发的热总是比光要多'。

其次想到的是, 除了视角的不同, 意见分歧的原因还在于不同的人处于前后或高低不同的位置, 比如说, 一个人在低处仰望一座高山, 另一个人在更高的山上俯视同一座山, 他们看到的景象和相应的评判是必定不同的, 可是显然争论是没有效果的。一个哲学上的幼童肯定能从罗素的哲学史中学......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22:15

尼采、Aleister Crowley、The Left Hand Path

或许可以说, 生命上升的'道路'有两种, 其一是'The Right Hand Path', 其二是'The Left Hand Path', 后者在西方历史上尤其被妖魔化了。主流的基督教, 在各个层次上, 都是valorized 'Right Hand Path'; 荣格的看法不无道理, 在基督教的Mythos中, '神'与'魔鬼'(Satan, Lucifer)被二元化了, 而在印度的Mythos中'破坏性的神圣力量'始终是'神'自身的一部分, 神性与'黑暗'没有出现两分。[其实, 基督教的mythos在很大程度上是埃及mythos的变体。]这样的历史后果是, 右手-左手道路的二分法在基督教世界更为彻底, 而'左手道路'始终处于地下状态, 一直被视为'魔鬼......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31日 11:04

写给那些曾经或当下与我类似的“失败者”或“病人”

我的人生的航船搁浅的时间很长, 开始航行了不久, 眼睛又做了手术, 好在救回来半只。在看清自己的daimon和dharma之前, 在初步完成individuation之前, 人不过是一台自动机器, 命运不是任何人选择的, 而是落在人头上的。我所'转述'的文章中最好的之一就是关于'命运'和'daimon'(Self, guardian angel)的, 尤其是以星相学语言说明的那篇。人生付出了极大的不平衡的代价, 余生就是来'还债'的。自己最有天赋而且最能有益于人们的生命的事业, 实际上是'古代的贵族'才能做的, 而我在当今这个社会不过是弱势群体中的一员; 赚钱谋生不是自己所长, 勉励为之而已。inner life可以伴随任何形式的外在生活, 牢狱、庙......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2日 19:51

写给那些自以为唯一正确的宗教徒们

一座大山高耸入云, 通往山顶的道路有很多条, 有的平坦, 有的陡峭, 有的迂回, 有的直接, 有的充满挑战, 有的不乏惬意, .......; 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路登山, 可是登上山顶之后, 见到的是同样的景象。第一种智慧是关于道路的;第二种知识是关于终极实相的, 前者只能是相对的意义上的真理, 后者可谓真正意义上的Metaphysics, 或Theosophy。有人通过某条适合自己的道路爬到了山顶, 而且只记得自己的道路, 就认为这条路是唯一的道路; 这样的人下山, 给试图爬山的人们当向导, 告诉他们只有唯一的路径, 结果只有那些与他类似的门徒成功登上山顶, 其他人则无功而返。又有人也是通过适合自己的道路登上山顶, 却开阔了视野, 看到了同样能登上山顶的其他路......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4日 13:45

也说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傅科摆》

翁贝托.埃科(Umberto Eco)的著作近年来陆续被翻译过来, 深受中国小资文人追捧。此公的《符号学与语言哲学》算是标准的学术力作, 在百花文艺出版社的文学理论译从中早有中译, 不过只有少数学院派有兴趣一读。令他大红大紫的是他的小说, 品味很高的Everyman's Libray收入了他的<玫瑰的名字>, 这是他声誉最高的小说作品。后来的几部小说, 依我之见, 都没有达到<玫瑰>的高度。大体上, 这位意大利名流属于后现代脉络, 而整个后现代思潮都被烙上了'1968年'的印记, 那是对启蒙运动的理性主义牢笼的反动, 以捍卫差异为路径来寻求自由和解放, 同时也把启蒙运动的理性精神推向了极致。切记, 中国的1968和西方世界的1968大异其趣......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5日 22:07

关于中国教育之病理

1.  这两天阅读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 随便发表一点意见。学习、教育很重要, 可是不等于说上学(学校)很重要。所谓九年义务教育的必要性在于, 一是孩子在读高中以前还没有足够的自学能力, 所以要"教"; 二是孩子的天赋和兴趣在读高中以前可能还没有觉醒、展现和被发现, 还不能自主决定以后教育方向和生活方向的分流。可是,"教"的必要性不等于学校的重要性, 学校的重要性也并不意味着政府应该用统一的教育体制来垄断"义务教育"。"义务的"(compulsory), 同时就是"强制性的"意思, 不是指政府有义务让每一个孩子都受到基本教育, 实际上指的是家长必须送孩子去政府主宰的学校中......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04日 19:25

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

社会学家郑也夫所著的<吾国教育病理>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与许多空洞无物的议论不同,此书不仅直面教育的诸多要害问题,而且提供了有助于分析和思考的大量事实性信息;此书语言平实,毫无学究气,充满健全的常识,却浓缩了大量的思考。阅读这样的书,我们不可能一目十行,而必须平心静气,因为我们不得不关注作者引导我们去关注的问题,不得不在作者的启发下进行自己的思考。好书并不提供现成的、具有情感吸引力的结论,而是提供给读者进行思考的事实和理论依据,并且引导和启发读者沿着可靠的路线进一步思考。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16日 11:54

爱因斯坦何曾测过“智商”?

由于信息技术,大众媒体和'网络产业'中的'网络效应'的作用,普通公众的'眼球'越来越集体地聚焦于一些仅仅能满足无聊的好奇心的信息上,离真正的知识和智慧越来越远。idle curiosity,是各类'伪文化人'的标志,除了助长虚荣,对生命有何益处?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由于认识不到信息,知识和智慧的区别,当下的文明正在得意洋洋地滑向野蛮。大众媒体,只要追求利润,出于逻辑的必然,就必然作为主事者投入这种逻辑进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