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个人分类 > 夫子自道
2017年09月17日 10:39

夫子自况之四

1. 我这一生是个疗愈者, a wounded healer, 这一世又是补课来的, 所以我不在社会层面做关乎人们通常以为的修行的事情。或者说, 我是个病人, 试图帮助病人, 至于更高级的工作, 我也顾不上、够不着。自己私下稍加探索, 也不愿意公开讨论。"病人"也有优势, 就是有切身的问题和问题意识, 不会陷入无聊的好奇、学术和智力游戏, 而且在生命进化的事情上不会舍近求远。有过"失去生命"的体验, 就会不懈追问"what is life?", 就会去理解耶稣所的"得到生命"究竟何谓, 就会往纵深处探索生命的来源。健康人没有这样的经历, 就看不到生命的纵深, 总以为觉悟指向另一种境界, 另一个地方, 于是就舍近求远去"灵......

阅读全文>>
2017年08月01日 17:06

哲人石系列课程侧记之二

1. 世界就是一连串的事件。人们被卷入事件之流中。人生就是这样展开的, ego不是人生剧本的作者。在我们的Natal chart中, 方方面面的内部客体和客体关系都呈现在那里, 严格说来, 在每个人的心灵出生和成长过程中, 没有内摄(introjection)这回事儿, 发生的实际上是充实, substantiate. 智慧的发生同样是客观事件, 不是大脑人为地努力的结果。在我们经历了足够的人生之后, 某一天开始醒悟到, 人的ego中的free will微不足道, 远不足以指导和掌控自己的人生。回顾人生, 我们越来越发现, 事件, 一连串的事件, 仅仅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看似选择的背后是因人而异的自动程序。可是, 我们总是强迫症般地去分别、取舍和评判, 总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投射、期望......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3日 09:27

来到人世一遭, 到底怎样才算不枉活, 谁又知道?

1. 问: 来到人世一遭, 到底怎样才算不枉活, 谁又知道?答: "心"知道。怎样才算没有枉活?答案很简单, 随心所欲。克劳利说, Do what you will shall be the whole of Law. 可是, 人们总是活在大脑和ego里, 总是把脑子里的贪婪和痴迷当成"心"的愿望。人生的奇妙或困难之处在于, 大脑意识和ego是人所独有的宝贵禀赋, 可是人们几乎必然地总是误用。而且, 人生的早年甚至前半生的主题就是ego的发展。幸亏我们的生命中有水元素和让我们遭受冲击的情感功能, 于是, 慢慢地我们开始区分"心"和"脑", 逐渐领悟到真相总是在心里, 而脑和ego总是倾向于扭曲真相。世界上最难跨越的距离就是从脑到心的距离。老子在道......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0:01

终于可以松口气 可以慢下来工作了

5年前, 当我开始人生的根本转向的时候, 意识到自己即将把40岁之前(1992~2012)学到的几乎所有学识全部放弃, 开始探索一个全新的大陆, 一个未知的海洋。时不我待, 为了尽快描绘出这片海洋的地图, 或在那块大路上插上关键的路标, 且不提生存和责任的压力, 我在焦虑感的压迫下, 一路狂奔。从2012年开始, 我离开了自己探索了将近20年的现代世界和现代人的mind-set, 开始谦卑地走入"古人"的世界和worldview, 取道20世纪的那批"传统主义者"、荣格和R. A. Schwaller de Lubicz, 终于明白, 如今能理解和感受到"古代世界"的现代人何其稀少!我的使命是致力于永恒智慧的现代复兴, 一如百年来西方世界在这条道路上的智者们......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0日 09:06

我是谁?究竟谁在说话?

我是谁?觉醒之前的人不是一个unity, 而是从内到外多个层次的组合, 而且支离破粹。首先我是一个人们看得见的personality, 同样具有人性范围内的弱点, 有人觉得"他"很可怜, 有人觉得"他"很可敬, 也有人觉得"他"很可气。这个(整体意义上的)personality是由本命星盘(natal chart)决定的, 具体的人格, 是为了在这世上经历特定的功课, 完成特定的事情。其次, 再往里, "我"是一个mage, 至少是a mage in the making, 经历了多世的人生, 经历了累世的功课, 明白了很多, 看到了很多, 多数人还远没有明白和看到。这也很寻常, 所有人都要这样经历, 有些人已经经历了, 有些人还有待经历更多。其三, 再往里, &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9日 11:36

夫子自道, 再次

1. 世界上有两类事业, 其一是从personality的意图出发, 试图让自己或帮助人们在地上"活得更好", 其二是从individuality 的true will出发, 试图帮助人们在生命进化的道路上走得更顺利。对于第一类事业, 几乎人人都理解; 对于第二类事业, 理解的人非常稀少; 第一类事业试图帮助人在地上"活得更好", 可是这样的意图却总是落空, 而第二类事业尽管并不顺着人们的personality的意愿帮助人们活得更好, 结果却总是能让人们在地上活得更好。

人们总是不明白, 头脑中personality的意图是否能得到落实, 往往取决于位于无意识深处的individuality是否认可和配合; 人们的多数主观意愿都是由于不符合individuality的true will而......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08日 17:51

回顾与展望

三年来的写作, 记录的是我个人生命的转化以及对这种transformation的描述和诠释。我转述了大量的智慧文献, 也是证明这种转化的真实和普遍性。重点不在读书。就我个人来说, 转化的契机和推动力是疗伤的紧迫性, 因此我了解和亲证了生命的层次。心灵创伤发生在soul-spirit的界面上, 为的是在那个根本的层面上找到和唤醒真正的生命, 以实现彻底的安心。因此我会重复耶稣: 抑郁(以及其他心灵危机)的人有福了, 因为神国是你们的!我传递的“福音”是, 生命的转化和心灵自由是确实的, 而且经过系统的工作, 包括在更根本的背景中对生命的理解, 很多进入预备状态的人都可以实现。从transformation进而到生命的transmutation, 我已经勾画和提......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8日 16:03

In Search of Holy Grail

很早以前, 或许从1992年已经偶尔直觉到, 我这一生中走在一条路上, 朝向一个未知的目的地, 那里是光明之地。从幼年开始一直在路上, 发现人们都在努力抓住一些东西, 将自己与很多东西划上等号, 建构一个自己满意的Identity, 进而去证明自己, 试图得到社会的承认,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很少前行, 最终都在路边的某个地方停下来, 开始常规的职业、工作和生活;世上的人们的确分布在前进道路上的前后不同位置, 多数人拥挤在中间路段两旁, 处于一种仍然没有发展出individuality的'the consensus state'; 再往前行, 行人就越来越稀少。一路上, 我认识了很多路人, 他们大多在路边经营'成功和幸福', 成年之后就忘记了前行, 有意思的是, 在......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8日 15:47

只有单个的人能超越历史

只有单个的人能超越历史, 社会集体层面的秩序却只能扎根在历史的土壤中。机械的集体进化是不可能的, 只有单个的人才可以觉醒。'现代社会'和'现代性'不是历史的偶然产物, 而是与René Guénon和Julius Evola所界定的'Tradition'相对立的原型(Archetype)。有人问, 鉴于你出入古今的探索历程, 那如今你还持有当年的宪政自由主义立场吗?Yes, of course. 在社会秩序的层面上, 人类历史全局意义上的最优解是任何特定时代都无法实现的, 可靠的参照系(即值得改革者们为之努力的理想)只能是局部最优解。与现代社会相比, '古代'(比如埃及和印度)远为优越, 前者除了物质上的进步之外, 几乎一无是处, 而且注......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9日 19:44

给好友推荐的中文(中译)书

在我所感兴趣的领域, 中文世界贫乏到了令人哀叹的程度。

我的好友希望我推荐几本中文书,思量了一番,明确了先后三批目录。

第一批:<至上瑜伽(瓦希斯塔瑜伽)>和老K的<最初和最终的自由> ;

第二批:<室利. 罗摩克里希那言行录><西藏生死书>以及藏密心中心法第三祖元音老人的文集<佛法修正心要>;

第三批:瑜伽最基础的经典《哈达瑜伽之光》;《艾克哈特大师文集》;John Blofeld的《西藏佛教密宗》;出自法国人的《修真图: 道教与人体》; 王振山的《<周易参同契>解读》。 

关于藏传佛教的文献, 在中共进驻西藏之后, 由于喇嘛上师们散居欧美和南亚, 担......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0日 15:49

The Solitude of Sages

一个人越来越从物质世界和身体欲望的虚幻和捆绑中解脱出来, 越发彻底和纯净, 离着实相和光明越来越近, 对实相和'神'以及causal world的认识越来越清晰, 通过review his life逐渐平息情绪和情感上的负面能量, 逐渐拉开与自己的距离仿佛过往都发生在他人身上一般, 越来越彻底地从时代和集体意识的洞穴中走出来, 从顽固地隶属于ego的个人立场和视角中摆脱出来, 以及越来越从起源于文艺复兴的整个现代世界的mind-set、outlook和worldview中逃离出来, 越来越真正理解古代世界和前现代传统的原则和智慧, 一句话, 智慧越来越多, 越来越究竟, 他就越来越孤独。孤独却不寂寞, 而孤独也仅仅是身处人群之中的孤独。正是这份'人群之中的孤独&......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12:37

夫子自道,又

10年前的秋天, 最后一次回到老家, 跟父亲聊天的时候, 我拿了一张纸, 在纸上说明社会向前变化的方向和速度, 解释了很多人处于坐标上的哪一个位置。父亲明白了一些, 问道: 你在这个平面的哪里? 我把笔提到高处, 说: 我不在这个平面上。父亲一脸茫然, 忧虑。我天生对物质和功利不敢兴趣, 几乎全部关怀和兴趣都在心智、心灵和spiritual层面上。本来天性里也没有对物质生存的焦虑和恐惧, 不过在后天成长过程中被强行灌输, 而且以恐惧的、道义的和未来功利的各种力量被驱赶着走寻常人出人头地的道路。终于濒临精神崩溃, 开始了彻底反叛和寻找自我的旅程。1992年第一次直觉醒悟了自己的命运, 当时感觉毛骨悚然, 因为生命的种子还很弱小。20年之后, 终......

阅读全文>>
2014年05月30日 23:25

Here I Stand

Felix Liu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5日 23:30

夫子自道

1. 为什么我经历过生命关怀的转向之后, 最终要放弃学术? 或者, 更一般的, 真正关心宗教-生命真理的人, 不可以走学术道路? 不展开说理, 只以我个人的历程作为例子。我抱着要解开一些根本困惑的目的进入人民大学哲学院宗教研究所, 以为老师们是了解宗教真面目的, 从现象学入手清理了一番西方哲学的脉络之后, 选择"现象学的神学思考"作为课题, 重点关注列维纳斯。结果发现, 在现象学方面列维纳斯是罕见的天才, 他30岁左右写的那些关于胡塞尔和现象学的诠释文章, 在我看来至今仍然是最出色的; 他依据自己的现象学创见, 在对20世纪犹太人所遭遇的登峰造极的灾难痛定思痛之后, 致力于重新思考神和神学, 结果思考出了独具一格的神学......

阅读全文>>
2013年12月22日 23:18

纪念生命中的创伤

我父亲的创伤。前年春节, 已经70岁的父母在我北京的家里过春节。节后的某天, 父子聊天, 我谈起"我这一代人高考创伤"的话题, 父亲忽然告诉我: "我最近还梦见我从学校退学的情景。"我心里很酸痛, 父亲一直到人生的晚景, 埋藏在心中长达50年的创伤仍然挥之不去! 当时是1960年, 饥荒最严重的时候, 父亲考上了省城里的专科学校, 当时闯关东的祖父仍然身在关外, 家中由祖父的继母掌控, 祖母在感冒的情况下出去拾柴, 重感之后又不让花钱吃药, 40几岁离开人世, 几个姑姑尤其是幼年的小姑在家挨饿, 父亲毅然弃学回家, 承担起男人和长兄的责任(尽管他并不是长兄)。因为深得数学老师欣赏, 父亲卷起铺盖回家的时候, 没有向老师辞行,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