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荣格、阿萨谯利和星相学的soul work

荣格、阿萨谯利和星相学的soul work

1. 大致说来, 荣格的individuation分为三步, 第一步是认识心灵中的阴影(shadows), 即psyche中隐藏在无意识中的不被ego认可的部分, 通常与社会和家庭的文化价值观有冲突, 既包括negative也包括positive品质; 第二步是发现psyche中的处于无意识中的异性灵魂, 即男人心灵中的anima, 女人心灵中的animus, 然后实现整合和超越; 第三步是发现灵魂中最深处的内在核心, 即大写的Self。这些层次划分绝非臆测, 而是基于无数人包括荣格自身的生命体验, 而且通过古代神话和各个时代的民俗故事等等得到了合理的诠释和印证。荣格的门人们声称, 荣格发现了"the reality of psyche". 即便我们认为这种评价有些inflation, 荣格的体系至少是进行心灵探索的入门指导。荣格的后学之中不乏天才, 他们的诠释、发展和修正帮助我们能更好地理解荣格和我们的心灵。荣格系统中的这些主题需要联系着生命感受不断思考和验证, 我走在路上, 已经越来越感受到其中的复杂和微妙。而且, 通过荣格和Henry Corbin的对照阅读, 以及James Hillman的著述, 我已经越来越清楚所谓的心理学 vs. 宗教--soul vs. spirit--下降 vs. 上升, 其中的关键, 以及荣格自身的得与失。当然, 理解得越多, 就发现自己还有待明白的东西就越多, 不过关于光明的感觉还是更加肯定的。

阴影, 假如不认识清楚地话, 不仅导致我们内在心灵的纠结, 还影响我们与他人的一切关系和交往; 进而, anima, animus, 假如不深入探索和澄清的话, 亲密关系中的苦恼就不会终结, 甚至我们就永远学不会去爱、明白爱的真相和意义, 这个主题之深是很少有人能意识到的; Self, 出生时刻就被埋藏在灵魂深处的种子, 他/她一直知道这个人的生命目的, 一直知道我们应该最终成长为什么样子, 而且在生命成长过程中经常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么我们如何发现她/他、在发现她之前如何解读她的声音, 这是关系到我们的生命能否感受到意义、感受到最深刻的满足的关键问题。我相信, 现代心理学触及和揭示的诸多问题, 只有在一个更整全、更究竟的生命智慧体系中, 才能得到透彻的解答, 因此我花费了精力来了解所谓的"古代智慧教导"。星相学是这个智慧体系的基础, 天人合一是最根本的真相。

对于心灵工作而言, 只有星相学才能帮助我们将一般性的心理学洞察具体化、个人化, 落实到每个人身上, 亦即基于每个人特有的元素组合、能量模式等等的具体类型, 实现具体的自我发现和自我疗愈的路径。不能被具体化的理论没有多大用处。我必须弄明白, 比如, 我的金星和女性灵魂的状况如何导致了我的情感纠结, 或我的冥王星的位置和相位给我的人生造成了什么样的严酷考验。一般性的说法帮不上具体的人。因此, 自我认识是全部心灵工作的根本, 而心理星相学正是服务于自我认识的基本工具, 甚至是唯一的工具。希望所有的朋友们都踏上这条内在探索、自我认识的道路, 在这个旅程中我们逐次解开心灵中的结, 找到生命的意义和最深刻的满足感, 恢复生命的强大生机, 实现心灵的自由, 最终看到神圣的光明。天国在人的心中。

2. 多神论本是我们身心之Being的实相, 诸神代表着我们的生命中多方面的需求和动力, 本应该得到我们平等的尊重, 他们自身无所谓善无所谓恶。可是, 社会和文化传统以及性别的价值观总是要在他们之中进行价值评判, 于是我们总是忽视和压制被流行的价值观歧视的那些神灵, 结果造成了我们的人格分裂。基督教的意识形态(与耶稣迥然不同)扭曲了西方人的心灵, 通过对希腊神灵的扭曲和污蔑试图将人们改造成天使。可是, 压制是最愚蠢的行为。欠了债总是要还的, 我们的债首先是对心灵中的诸神欠下的, 只有把这些债还上, 我们才能恢复人格的整全。而且, 由于我们对心灵中的神灵所欠下的债, 我们才试图从他人那里无度地索取; 我们所忽视和压制的心灵需求和冲动, 就被我们投射到关系中的他人身上。

3. 人们的心灵如同用积木搭成的各种构型。所谓"人同此心", 是说所有人都是由同样类型和数量的一些积木构造的, 不管这个人多么与众不同。可是决定着人的身心类型和特质的不是那些分散的积木, 而是由这些积木所搭成的各种不同的建构。人们总是天真地以为他人与自己一样, 不一样的话, 也应该像自己才好; 原因在于, 人们以为他人拿积木搭成的各种构型与自己构建的相同, 而且以同样的方式。实际上, 所有人, 无论拿那些积木搭成什么样的构型, 都没有自由选择, 无论这个人觉得自由探索了多么久, 他都不可能将积木搭成另外的样子。可是, 人的幻觉在于, 他所搭成的积木是出于自由的探索, 最终的构建就是唯一的真理, 假如他人没有搭成同样的形状, 肯定就是在浪费生命, 只有一种构建代表神和真理。他不明白, 所有可能的建构类型的设计师都是神。关键不在于超越, 而在于觉醒, 觉醒就是超越。对于所有可能的积木构型, 对所有类型的人, 首先要接受和理解, 假如总觉得跟自己不同的人不对劲, 不可救药、浪费生命, 总觉得自己应该唤醒这些人, 恰恰说明自己还不清醒, 自己努力追求的一切还都是出于强迫, 而不是自由。

4. "星相学"还是"占星术"? 我提倡的旗帜是"星相学", 即一门帮助人们认识自我、进行心灵整合、实现灵魂进化的智慧之学, 起码帮助人们认识心灵中的诸多 tensions、phobias、repressions、compulsions、complexes、traumas, 进而从这些心灵捆绑中解脱出来。可是, 传统上人们是以"占星术"的态度看待astrology的, 无论东西世界, 而且"占星术" 是道地的中国术语。不过, astrology终归是"星相学", 在最客观的意义上, 也是在古代生命智慧体系中的本意, 至于为什么在面对普罗大众的时候就退化为"占星术", 我觉得几乎无需解释。假如明白了这一点, 我就觉得, 将别人当作"占星术"的对象, 总隐含着某种歧视, 即"你们没有资格进入生命智慧之门"。所以, 尽管咬文嚼字是很迂腐的, 可是毕竟名不正则言不顺, 我坚持使用"星相学"这种说法。严格来说, astrology意思就是"星相学", 而"占星术"应该是 'astromancy'。

5. 最好把星相学当成一门语言, 一门最完善、最具普遍性、无所不包的语言, 尤其是关于生命之真理的语言。缺少这种语言(词汇、句法), 我们就没有合适的范畴和词汇来认识和表达生命自身的真理。理解了这门普遍性的语言, 你就会发现其他各种语言和话语系统, 如宗教话语、科学话语、心理学话语、各种医学话语、常识话语、民族语言等等, 都摆脱不了局部性、偏狭性。比如基督教话语对身体和性欲的憎恨和恐惧, 普通民族语言和常识话语以及科学话语无力认识和表达生命内在真理的困境和尴尬。星相学是普遍性的宇宙语言或神性语言, 由于"天国在人们心中", 于是也是最准确的心理学语言和灵性语言。不熟悉这门语言, 就难以认识、表达和交流关于生命各个层面的真理, 就难以获得准确的自我认识。而且, 这门语言的基本词汇就是神的signature。我们无须对这门语言望而生畏, 知难而退, 因为语言能力是在阅读和交流中进步的, 只要掌握了基本的语法、熟悉了基本的词汇, 我们就可以用这门语言与他人交流, 倾听他人的见解和智慧, 阅读他人用这门语言写成的书籍。而且, 正是在这个交流和阅读的过程中, 我们深入认识了自我, 认识了他人, 理解了生命和神性的整体性和真相。 [掌握了这门symbolique语言, 我们才能读懂古人的神话和史诗, 更容易明白远古世界的建筑、圣经和福音书的意义, 在古人的心灵世界和生命智慧面前开了眼。]

6. 星相学语言如同音乐的符号语言。音乐家读乐谱的时候, 那用特别的符号书写的音乐是活的, 如同听见一般; 普通人只有当乐谱被演奏的时候才有活生生的感受。星盘就如同用象征语言写成的乐章, 至少面对自己的本命星盘时, 熟悉星相学语言的人就会生起活生生的生命感受。每一个星盘都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 星相学语言就是生命的乐谱。这种乐谱是最简洁、最完备、最普遍化的语言。由于每一种原型或原型组合都有无穷无尽的具体展现方式, 因此只有与当事人对话的时候, 他人的星盘才能真正鲜活起来。

7. 自1960年代以来, 在西方兴起的这场东西结合、理解与实修结合的以Transpersonal Psychology 为旗帜的spirituality运动中, 最值得关注的人物是Stanislav Grof, 然后是 Ralph Metzner, Arnold Mindel. 其中Stanislav Grof 就是这个时代的荣格和阿萨谯利。这三人各自发展了自己的实践(修行)方法, 常年定期开班。假如你想了解Stanislav Grof 的话, 可以从<Psychology of the Future>开始, 而且千万不要错过2010年出版的<Holotropic Breathwork>。

8. 真正的心灵成熟有哪些标志呢? 心灵幼稚的人有三种倾向: 其一, 由于没有进行自我认识的意识, 不断地将自己人格中的阴影投射在他人身上, 始终认为自己的(比如说)愤怒是有充分理由的, 完全是他人的过错导致的, 是遇到了脾气大而坏的人, 总之一切负面的情感都是他人的负面品质造成的; 其二表现在亲密关系中, 幻想有一天遇到"那个人"(the One), 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关系中的苦恼完全在于"遇人不淑"; 其三在对人的普遍看法上, 总认为, 或者人们都与他/她类似, 或者就应该跟他/她一样; 换句话说, 有一种正常人的标准, 自己就是正常人的代表, 跟自己明显不同的人就是"有病"。这样的人是可怜的人, 在关系中是给他人带来苦难的人。What is normal? 根本没有。一个人觉得正常的只是对她来说正常的。荣格的某个弟子在一次研讨班上, 被不断追问她如何界定什么是"正常的", 最后被逼无奈地说: 我将告诉你们我如何界定何为正常, ..., 假如我这么做了, 就是"正常的"; 假如我没有做, 就是"不正常的"。

9. 荣格的Individuation和阿萨谯利的 Psycho-synthesis 的根本旨趣是一致的, 都是让人从一个受众多"小我"盲目支配的自动机器转变成一个完整的拥有独立的自由意志的个体, 从许多个次级人格的集合体变成一个真正的人。在这个过程完成之前, 人都是分裂的, 四分五裂的。比如说, 有些人在灵性的和理智的层面上是一个高度文明化甚至很智慧的人, 可是在身体层面上是一个极其迟钝麻木的人, 在情感层面上又是一个没有斩断"心理上的脐带"的可怜孩子。这样一个人无论取得怎样的成功, 终究是一个不完整的、可怜的人, 学识和智慧都没有扎根于身体和情感。我们总是在某个层面的人生上建造起堂皇的大厦, 其他层面的自己却始终住不进去。

10. 经过一番审视, 发现, 人生中的所有行动没有一项出于自由选择和自由意志。严格来说, 我既没有作恶的能力, 也没有行善的能力。在神面前, 我无罪可言。我还没有一个统一的自我-意志中心, 在生命的流动中, 诸种次级人格以及外在人格始终在"你方唱罢我登台"并且争讼不已; 我的意识只晓得自我整体的一部分, 还有些部分自己尚且不认识, 更何谈掌控? 原本以为自己最特立独行的地方, 最不模仿社会和他人的地方, 更不是出于自由, 反而是出于自己特有的最强大最深的强迫和执迷, 这当然包括对真理和爱的追求。只有出于自由的, 才称得上善。假如我现在就死去, 都不知道究竟是谁死去了, 因为根本就没有"一个我"。假如我还没有找到大写的自我(Self), 假如我的personality只是一个抽象, 心灵中实际上有许多个"小我"(sub-personalities)在各行其是, 那么当我在这里说话的时候, 是谁在说?每一句话, 对于那些没有被代表的"小我"来说, 岂不就是背叛?事实就是如此, 没有人能表达自我, 除非自我已经觉醒并成为这些"小我"的最高明的协调者和总指挥。

11. 对于心灵中的次级人格以及各种强迫、执迷和压抑等困扰, 第一步是认识, 准确的识别和命名; 然后是接受; 再后就可以解除认同(dis-identify)。这样意识从这些次级人格那里抽身出来, 认识到他们只是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及其性情, 独立出来的自我可以在他们之间自由进出。在解除认同之前, 你就是这些"小我", 如今你是拥有这些"小我"。自由和解脱就在于 "是"与 "拥有" 之间的差别。比如说, "我是一条狗" 与 "我有一条狗"之间的差别。本命星盘给你一个准确的自身心灵的映像, 这样你可以看到否则就看不到的自己的各个次级人格。

命名是重要的。"神"赋予"亚当"最重要的能力是"为事物命名"。proper name. 为什么重要? 因为假如你不认识它, 它就会成为你的阴影, 藏在你的地下室里, 成为"the skeleton in the cupboard", 就会被你无意识地认同或被其操纵。第一步是认识, 然后是接受, 接着自然就摆脱认同(disidentify)了。意识的另一个奇迹就是无限的后退能力, 反思和内观以这种后退能力为前提, 这种后退能力帮助我们摆脱认同(虚假身份)。我在我的本命盘中认识了我的各种次级人格和心灵症结及其背后的原型, 这样我就不再盲目认同它们, 这样在星盘的中心点作为真正意志之中心的我就诞生了, 然后这个我可以自由进入那些次级人格所代表的角色, 并在其间自由移动。这样, 认同与拒绝认同的polarity就被超越了。当然, 意志中心的独立离着"卓越的乐队指挥"还相距甚远, 可是已经上路了。星相学表明, 许多人历经千辛万苦试图发现的自我的种子已经由出生时刻(至少)在原型层面上被决定了, 于是需要做的是根据生命体验来解读和认识, 意识只是一座桥梁。心灵中的阴影, 越拒绝它, 就越与你难解难分。至于"智者掌控众星", 这是可能的, 寥寥无几的人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这是许多人的未来。本命星盘告诉我的是, 人生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下还有一个人生的目标和vision在这里, 而且许多路标已经历历在目。在这个阶段, 妄谈超越就是与cosmic law过不去, 最终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的生命交在恶魔的手中。

12. 人的生命有从物质到spirit的各个层次, 是一个完整的小宇宙。人的生命是由4种基本元素、10个行星和12个星座所代表的能量类型、冲动和模式所支配的。每个人的具体搭配或说组合各各不同。生命的目的是实现这种具体组合的最大和谐, 和谐的标志是Individuation的完成、哲人石或 solar body 的生成或spirit的觉醒。这是一个经历诸种具体操作的过程-炼金术。既然每个人的具体构成不同, 这个炼金术过程就各各不同, 只有通过个人的探索通过个体化的道路才能成功。心理治疗只是这个炼金术过程的最初阶段, 另一种说法。星相学-炼金术的优越性在于其象征系统的优越性。

13. 走向真正生命的旅程分两步: 第1步是从一台运转不良的自动机器或提线木偶成为一个有自我意志的真正的人, 这在Assagioli的体系中被称为personal psychosynthesis; 第2步是从真正的完整的人走向Transpersonal Self 的觉醒, 这是Assagioli 的Transpersonal psycho-synthesis. Work on yourself 的两个阶段。

几乎所有的宗教信仰都阻碍了信徒们的第一步启蒙。土星划定了个人自我的边界, 土星之外就是象征着超越个人性的觉醒旅程的三个外行星, 先后是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为什么先是天王星? 天王星象征着个体真正自我的觉醒和解放, 从各种集体意识形态和部落信仰中解放出来, 走向自我实现。海王星象征着个人自我的消融, 河流汇入大海。没有经过天王星的启蒙, 径直投入海王星的信仰怀抱, 结果就是如同社会主义的Illusion, 社会主义是政治的Illusion, 宗教信仰是灵性的Illusion. 宗教一旦与信仰联姻, 就不再是真理之光了。唯一无害的信仰: 将一切现成的信仰搁置起来, 开始自我探索。

普通人的人格结构是这样的: 最外层是通过家庭的影响和对社会的模仿而形成的persona, 自己努力维持的自我形象; 再下面是自己试图隐藏压制和不愿承认的阴影, 伴随着各种被压制的负面情感和情绪; 再下面是真正自我的核心, 自己的Essence, 自我发现和第一步心理综合的对象; 在真正自我(real self)的最核心是Transpersonal Self, 最终的觉醒者。普通人活在虚假的自我形象里, 由于缺乏勇气和胸怀来面对自己的阴影部分, 终生没有完成自我发现和自我实现, 最终的觉悟就更无望了。可荒唐的是, 投入宗教信仰和灵性追求的多数人, 恰恰是这些从来没有检查过自己的心灵的地下室的人, 自我还没有从各种部落-集体意识中解放出来, 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就"逃避"到各种信仰和修行中, 并且将自己人格中的super-ego投射到神身上。在进入Transpersonal Self的光明之前, 人是不认识神的。作为Super-Ego的神是人造的偶像, 恰恰是各种宗教信仰的对象。可叹!

14. 人的心灵就 像是一个没有指挥的乐团, 各个成员各行其是, 偶尔还有个别成员完全不晓得其他成员的在场。星相学的任务就是帮助人们通过觉察和反思, 发展出作为乐团指挥的自我。仅仅试图通过各种meditations 和觉察的努力, 来透彻的观照自己的心灵, 是很难的。星相学提供这样的客观工具, 人的全部心灵地图和动态都在星盘中呈现, 包括自己反思不到的盲点和地下室, 而且指明了每个人的特别任务以及各种工作的最佳时机。

阻碍着人们获得幸福和安宁的路障是心灵中的紧张, 压力, 恐惧, 强迫, 情结, 执迷, 抑郁, 创伤。星相学能帮助我们精确地找到这些路障, 然后我们就可以通过原型心理学和心理综合(psychosynthesis) 等实用的心灵疗愈方法, 尽快清除这些障碍。在意识的觉醒之前, 人或多或少是一个提线木偶, 以不同星座所对应的模式在以不同宫位所代表的生命领域表达自身的各个行星所代表的生命冲动, 就是操纵着这个木偶的机械力量。这些力量的大部分没有进入小我意识中, 作为无意识的力量支配着木偶; 即便为小我所意识到的部分, 小我也仅仅是这些力量的执行者。人没有一个完整的人格和意志中心, 没有自由意志。诸多相互冲突的生命能量的支配是人生之苦难和迷局的根本原因。

真正的生命是内在的, 不可见的, 可见的一切, 往好处说是内在生命的表现, 往坏处说不过是遮蔽真相的粉饰。内在生命的和谐与安宁既是幸福的根本条件, 又是外在事功的必要前提。当内在生命的和谐被严重破坏的时候, 人们就体验到了生存之根基的松动甚至坍塌, 于是被迫延缓或中止外在追求的步伐, 回过头来通过重建内在心灵的安宁来修补和巩固生存的根基。这就是安心与疗伤。星相学与所有心理分析疗法共有的任务, 就是帮助人们安心与疗伤, 古代智慧和现代心理学正是在这项善业中携起手来。由于星相学掌握着人们自我认识的密钥, 因此总是最不可缺少的智慧向导。缺了星相所揭示的人的种子或说形式生命的准确认识, 帮助人们安心的任务就很难最终成功。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