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阿拉伯数字与星象学中的分宫问题

阿拉伯数字与星象学中的分宫问题

书写形式对人类理智运作和文化发展的影响, 是无法被低估的; 关于不同语系的书写形式的影响, 是语言学的永恒主题之一, 而德里达对"书写"的思考引发了现代哲学中的一场革命(在'transcendental'之前加上了限定词'quasi-')。"阿拉伯数字"的发明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明, 为什么这样说呢?[阿拉伯数字是印度人发明的, 由穆斯林传到欧洲。]在阿拉伯数字出现之前, 具体的计算和度量工作是极其不方便的。阿拉伯数字的images在人们的头脑中是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人们已经普遍意识不到, 假如没有阿拉伯数字或者其image, 即便简单的加减乘除运算, 数字稍大一些, 是非常困难的。不妨试一试运用罗马数字来计算一下三位数以上的加减乘除!头脑中没法处理, 在纸上也难以列算式。用中国汉字尤其大写形式, 壹贰叁肆, 假如不带算盘的话, 上街买菜都费劲;所幸, 中国古人发明了算盘;不过另一面的不幸是, 中国古人的计算离不开算盘, 算盘不能处理的数学计算就基本上不是人能做的事了。这个根本的事实能帮助我们理解, 在古代文明中为什么几何学总是比算数和代数学更发达, 为什么古人的思维方式更偏重抽象的、质的区分而不是具体的、数量的比较, (至少)部分原因就在于计算和度量的困难。13世纪初, 阿拉伯数字终于传到了欧洲, 欧洲文明的进步速度陡然加快。众所周知, 欧洲文明的历史发生了"现代性的断裂", the rupture of modernity; 自从马克思那代人甚至启蒙运动以来, 欧洲社会科学和大部分人文学科的核心议题就是"现代性", 即"现代如何不同于古代"、"为什么只有在欧洲历史断裂为古代和现代"以及"关于断裂和连续性的争议"、"古今之间孰优孰劣"以及"是否世界上的其他文明都要或是否应该走上现代性的道路"等等problematics. 在文艺复兴时期欧洲人的宇宙观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 从'古代的以质的差别为根本的cosmos'转向'抹杀了一切质的差别或将其化约为纯粹的数量的差异的同质化的universe', 从而为数学物理学的支配性模式的出现铺平了道路。A.N. Whitehead指出, 西方的古今转折的实质表现是"度量优于分类"。"度量优于分类", 在阿拉伯数字出现之前, 是不可思议的。在这个转折发生后, "现代性"就逐渐滑向了"数量的统治"; 如今, 在这样的趋势登峰造极之后, 借着体制化的力量, "数量的统治"不仅在人文(价值)领域而且在社会科学中越来越成为科学和精神进步的阻碍。在物理学中, 数学物理学世界观的统治是天经地义的, 很少受到挑战, 因此物理学成为"现代"的典范科学;在经济学中, 主流经济学被"数量的统治"所俘虏, 在影响经济发展和福利的一切因素中, 只有能被数量化的指标才是重要的, 才能合法地进入数学化的模型, 而不能被数量化和模型化的因素就被经济学家们理所当然地忽视了, 'it does not matter'! (体制化的)大学教育和科研制度如何评价成果的优劣? 爱因斯坦的一篇论文能换算成多少篇垃圾论文?引用率能充分度量质的差别吗?学术期刊的级别如何在数量上转换?以上所述的难题是现代教育和科研制度所面临的根本困境。

我们转向星象学的话题。在星象学逐渐在民间成为显学的今天, 不少人致力于西方主流星象学之外的古代传统的复兴, 比如Hellenistic Astrology、所谓的"Classical Astrology"以及印度的Vedic Astrology; 很多倡导者们都不惜审慎和公正过度夸大某些旗帜的优越性;最要命的是由此导致的逻辑混乱, 比如在豆瓣网上"XX Astrology""YY Astrology" "ZZ Astrology"等标题并置, 可是, 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是并列的吗?回到本文的主题上, 说说分宫制的问题。地球自转是星象学中的所有宇宙循环中周期最短的, 而人的生命程序就是这一系列宇宙循环的交织组合, 因此源于地球自转周期的12宫是星盘中最重要的元素, "最"的理由是, 时间最短的周期最能将个体和个体区别开来; 比如即便两个人的星盘中所有行星(包括月亮)的星座位置都相差无几, 仅仅十几分钟的出生间隔, 这些行星的宫位以及宫位的星座位置就会发生重要的差别。而且, 作为地上的生命周期的12宫是星象学最重要、最深刻的部分, 我们对人性和人生的深入理解实在离不开对这个循环周期的象征含义的理解。分宫的核心问题是, 如何根据地球自转的时间/速度, 将黄道准确地划分为12个区域?显然, 这个问题的解决首先要求对时间的准确度量, 而古人缺乏发达的技术手段, 地平线(第1和第7宫的宫头位置)容易确定, 子午线就难多了, 阴天看不见太阳怎么办?进一步, 如何把地平线和子午线所分成的每个象限划分为3个宫呢?时间计量更难了, 还有, 再次重复, 在阿拉伯数字出现之前, 具体数字计算的困难。现在我们考虑不同地区的纬度所造成的问题。众所周知, 相对于太阳运行轨道的黄道平面而言, 地球自转所围绕的地轴不是垂直的, 而是倾斜的, 由此地球上的大部分地区才有了季节变化。所谓的"古典星象学"实际上是在亚历山大城而不是雅典出现的, 纬度属于热带地区, 而印度的vedic astrology出现的地方更接近赤道。在赤道附近的地方, 星象学家们无须考虑分宫制的问题, 任何一种都是等价的, 因此从上述两个地方发展而来的星象学都采用了最简单的等宫制;而且, 由于计算的困难, hellenistic astrology直接把每个宫头都确定为某个星座的0°, 这样12宫的独立意义基本上被取消了。在同样没有阿拉伯数字、计算和度量同样困难的中国古代, 天干地支/八字系统的中国星象学就更简化了, 不同地理位置的问题直接就没有进入这个系统。科学的分宫制必须是sky-based, 而hellenistic astrology和vedic astrology的分宫制严格说来都不是sky-based, 而是抽象的number-based, 中国的地支更是如此。再次强调, 一旦严格考虑纬度的因素, 科学分宫的计算任务是非常复杂的, 在阿拉伯数字得到运用之前, [以及在三角函数被发现之前]这个任务是无解的。可是, 除了赤道附近的地区, 古代西方和印度星象学所采用的等宫制是不合适的, 属于不得已只好忍受的简化, 在纬度比较高的地方, 等宫制的误差是很大的。假如中国古代的八字系统是在中原地区发展而来的, 那么它的解释传统若是运用于(比如说)广东人和港台人, 误差是不可忽视的, 新疆人就更不靠谱了。

科学的分宫制是在13世纪阿拉伯数字传到欧洲之后才在欧洲发展起来的, Placidus分宫制的发明是星象学史上划时代的事件。我不否认西方古典的和印度古典的星象学有其独到之处, 可是它们的缺陷在于, 其一它们具有地域性(中国的系统的地域性就更致命了), 难以应用于高纬度地区; 其二由于古人计算和度量的困难, 它们的horoscope都避免不了简化处理, 尤其缺乏科学的sky-based houses system。假如人们深刻理解了12宫的意义和重要性, 就会明白, 这些古典传统的缺陷究竟有多大了。

[补充, 在上古时期, 数学上的多数突破, 包括重要的常数的发现, 都是通过几何学的方式实现或表述的。R. A. Schwaller de Lubicz在其巨著《The Temple of Man》说明了古代埃及人数学上的非凡成就, 不过, 为了充分认识其成就, 必须将复杂的几何"翻译"为算数和代数。]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