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关于福利国家和“社会福利”

关于福利国家和“社会福利”

关于福利国家和所谓的"社会福利", 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可以检验一个人是否具有正直的品格。在经典社会主义体制下, 政府来提供社会保障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样的政权以"全民所有"的名义占有了除了劳动者的基本生活费之外的全部剩余。可是在市场经济国家中, 比如在民主国家, 什么品质的人才支持社会福利呢? 政府唯一的财源是征税, 政府以社会保障税的名义从国民手中强制收钱, 然后说, 替国民保管, 等你们老了的时候再发放给你们养老。那么,同样一笔钱, 我自己存着, 自己负责保值和增值, 岂不更放心?把钱交给政府官僚, 期望他们"为了他人的利益而管理他人的财产"而尽职尽责, 岂不荒唐?那么, 为什么那么多人期望政府来提供社会福利呢?只有一个理由: 我交的少,拿回来的多, 因为另一些人替我埋单了。社会保障体制就是收入再分配的机制。什么品行的人总是希望从别人腰包里抢钱呢?这些人总是振振有词说, 富人的财富多属不义之财, 因此理应替穷人埋单。可是, 无论出于任何理由, 抢劫就是抢劫; 应该去纠正不义, 可是不能通过抢劫的方式。

每当我想到"福利国家", 脑海中就会出现这样一个国家:在绵羊的国家建立了社会福利体制, 在寒冷的冬天, 政府给每一只绵羊发放一件羊毛衫。为什么政府官僚总是乐于为国民提供社会保障呢?因为他们剪他人的羊毛, 却不必对自己下剪子。文明的敌人就是社会主义, 其中最隐蔽、最貌似高尚、长期来看毒害最大的社会主义就是社会民主和福利国家。insidious enemy。

有人针对前文的立场反问:难道政府不应该担负起济贫的社会责任吗?处于极度贫困状态的人们难道不需要政府的社会保障吗?许多貌似正义和高尚的话语都以关注穷人为道德的旗帜,可是他们总是不去思考贫困的成因。当今世界的科技和生产率水平比百年之前的世界高出多少?即便缺乏技术含量的普通建筑工人的日工资当下达到了多少?假如国民的财产权得到充分的保障、契约自由不受公共权力的干扰, 享有不亚于香港的经济自由, 在劳动力已经日益稀缺的中国, 你能找到多少赤贫的人和老无所依的老人?贫穷的根源在于邪恶的政权和赤裸裸的剥夺。如何能根本上改善穷人的命运?洛克所说的生命、财产和自由的权利,休谟所言的三大自然法(财产占有、契约自由和履约的保证)。连自己的祖宅都能被随时强拆、生命随时都可能受到伤害的地方, 如何能没有普遍的贫穷和绝望?在这样的国家中,社 会保障体制对穷人有何意义? 只是又一场骗局而已。在任何时代和任何国家, 穷人需要的永远不是由政权强制征税来提供的社会保障, 他们只需要基本的财产权利和经济自由以及平等的公民权利。60多年来,除了短暂的间歇, 这个国家的统治阶层、上层社会和工业部门一直不断地剥削和剥夺农民, 尽可能限制农民的人身和财产权利, 贫困的农村人能指望政府的社会保障体制?与虎谋皮, 可否? 假如有人真正真诚地关心穷人的命运, 那么他绝不会对社会保障体制寄予希望, 而是首先为穷人争取基本的财产权和经济自由。作为弱势群体的一员, 我明白, 我们需要的是财产权利和经济自由, 我们不需要政府的任何施舍; 我们需要的是自由, 我们甚至不需要民主, 因为沉默的、无组织的群体在当代民主体制的利益博弈中只能是牺牲品。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