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There is No Religion Higher than Truth

There is No Religion Higher than Truth

人们总是不明白, 人距离真理和"神"的远近, 与这一世的personality选择了哪个教门、贴上了哪个标签基本无关, 而是根本上取决于不死的Individuality在多世轮回中的进化程度。这一世的personality经过选择和努力, 当然能实现一定程度的进步, 可是却无法脱离整个进化过程及其内在动态的制约。某种程度的"跨越"是可能的, 可是这样的跨越也必然建立在生命进化已有的成就上。所以, 根本上仍然是"人能弘道, 非道弘人"。历史上再伟大的宗教, 假如被Gurdjief所谓的No.4之下的徒众们主导, 宗教本身就退化到了No.4的层次。一个刚进入人世不几次的人, 仅仅由于受了洗礼或披上袈裟, 就很快"得救"或"觉悟"了?

一种"宗教"之所以值得奉行, 仅仅是因为它说出了Truth, 给特定的人们提供了恰当的方法; Truth之所以是Truth, 完全无关其是被哪种"宗教"、哪个"导师"表述出来的。Truth本身没有任何教派的标签, 贴上某种宗教的标签并不意味着真理被某种宗教所垄断。一个真正的佛弟子, 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发现, 没有标签或贴着其他标签的觉悟者说出了与"佛法"一致的真理, 甚至比释迦摩尼本人在他那个年代表达得更精准透彻。同样的真理和方法, 仅仅由于贴上了其他的标签, 就被教徒们拒斥和贬低, 这只能说明, 这类信徒们认同的只是标签, 而不是真理。

为什么会出现只认同标签的宗教徒呢?因为他们的生命还没有进化到得以体验和实证到真理的地步。须知, "佛"本义就是"觉悟的人"而非释迦牟尼自己, "佛法"之所以成为"佛法", 不是因为这些法理出自释迦牟尼之口, 而是因为释迦牟尼在达到"佛的觉悟"之后说出来的;换句话说, 任何一位"彻底觉悟的人"说出来的都是"佛法", 因此从耶稣口中说出的话无一不是佛法。这样说来, 仍然是, 人能弘道, 非道弘人。根本上决定着一个人与耶稣和佛陀之间的距离的, 不是他/她在这一世是否受了基督教的洗礼或菩萨戒, 而是他/她在跨越多世的生命进化的道路上前进到了哪里。人在某一世不可能实现太大的跨越。拿葛吉夫的分类方法说, 只有从No.5, No.6, No.7这三个进化阶段的人才能说出关于生命的真理, 实证到的真相而不是大脑中的背诵经句。一个连No.4阶段还没有跨越的人, 哪怕他的头衔是教皇或"XX大和尚", 除了鹦鹉学舌, 根本"开示"不出任何高级真理来。反过来, 假如一个人达到了No.6甚至No.7, 后者因为某种因缘仍然来到人世, 那么, 哪怕他没有任何标签, 哪怕无人识得, 他张口说出来的就是"佛法", 就是真理。进化程度低的人, 由于对真理缺乏实证, 因此没有能力去判断人的进化程度, 于是就抓住了标签。

只要某种宗教包容了生命进化程度不同的人, 这个"宗教"就必须分为从外壳到内核的几个层次, 如同蛋壳、蛋清和蛋黄。任何名副其实的spiritual traditions, 作为内核的蛋黄部分都是一致的, perennial wisdom, 因为关于生命纵轴的真理只有一个。Belif, Faith, knowledge, 是宗教修行的三部曲。名副其实的宗教传统的形成, 涉及一个真理内核向外逐层辐射的过程。当信徒们还在外层的圆周上徘徊时, 看到贴着不同标签的教徒们距离很远, 处在不同的空间位置上, 就天真地以为, 不同的传统通向不同的目的地;只有当他们经历考验和磨练最终抵达内核区域的时候, 才发现, 各派寻求真理的人从不同的位置出发, 循着不同的道路, 最后到达了同一个地方。

补充:好友问我如何看待对于"历史上的耶稣"的考证研究。我仓促之间这样回答:"The Historical Jesus", 探究上百年, 各种线索和分歧, 或许对所谓的"基督教"有不小影响, 这个宗教非要将基石立于几项事实上。究竟拿撒勒的耶稣或约书亚是否如福音书中记载那般受难又复活, 以及是否与艾塞尼教派有很深关联, 我如今都不再关心了。我心目中的"耶稣", 仅仅是上百种福音书中达到最高灵性真理水准的若干部的主人公, 它们所呈现的那个师傅及其话语; 即便那些福音书是纯属虚构作品, 那么, 其作者就是我心目中的"耶稣"。因为"阿凡达"的证据就是那些话语和事迹本身; 只有"神子"能说出或写出那样的话来, 这些话语自身就是证明, 其他一切历史考古的证据都是无关紧要的。既然伟大的福音书总是有人记录或编写出来的, 那么就必然有它们的传主或作者在历史上存在过, 这个人就是"基督"。福音书和薄伽梵歌, 只有阿凡达才能说出来; 进化程度上稍次一点的大师也没有这样的能力。真正的生命是不可见的, 觉悟或神子的境界不可能有所有人都能看到的客观证据; 唯一可靠的证据, 也是间接的证据, 就是他们留下的话语。

关于佛经是否都是“历史上的释迦牟尼”所说, 道理也是一样。Truth之所以是Truth, 不取决于是谁说出来的, 能从本心说出来的就是觉者。经文的品质本身是唯一的证明。《楞严经》究竟是不是龙树从龙宫里取来的, “龙宫”究竟是何种层面的reality, 大乘论主龙树与后期密宗的龙树究竟是不是同一个龙树(“信仰”中人们总认为是, 多数学者和考证家认为不是), 都不必关心, 留给学者讨论就好了。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