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爱之难, 最难的是爱自己

爱之难, 最难的是爱自己

爱之难, 最难的是爱自己。egoist, egotist, 几乎所有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 可是, 这未必意味着他们真正爱自己。爱自己, 首先意味着接受自己的本来面目, 不试图将自己的任何一部分改进成不是自己的样子; 爱自己, 意味着不对自己进行judge, 不把自己划分为合意的部分和不如意的部分, 肯定前者, 否定后者; 爱自己, 意味着不模仿他人, 不羡慕他人, 只做自己, 活出真正的自己。从亚里士多德的形式因的意义上说, 人的生命的种子的类型, 出生时刻就已经确定了, 任何试图改变甚至局部改进生命种子的想法都是对自己的生命的否定, 对自己的'审判'。形式意义上的生命, 可以在质料的层面上具有多样的展现, 人应该寻求的是生命的积极的、丰满的展现, 避免消极的、不充分的展现, 可是不可以模仿有别于自己的生命类型。一颗葡萄树, 只能是葡萄树, 生命的努力方向就是尽可能结出丰满的葡萄, 假如它试图将自己改造为一颗橡树, 就是对自己的否定。即便一个人在世俗的眼光中, 功成名就, 假如他活出的不是自己, 那么他的生命就是彻底的失败, 心灵深处隐藏着的一定是空虚和遗憾, 即便他觉察不到, 或者刻意遮蔽, 那么这份缺失感也会像鬼魂一样始终如影随形。

人的不快乐, 主要源于对自己的不接受, 不爱自己, 总是希望自己的一部分能像理想中的他人一样光彩。而且, 不爱自己的人, 往往将自己的态度投射到他人身上, 久而久之, 甚至能将爱自己的人改造成'如同自己一样不爱她\他的人', 或者就会将那些爱她\他的人们拒斥在千里之外。许多人的不快乐来源于自己对自己的否定, 他们往往'so hard on themselves that mercy and compassion are out of reach'。我经常想对许多人说, why so hard on yourself! 可是, 在我深深感受到经济学启蒙的困难之后, 现在更加深刻地感受到'心理学启蒙的困难'。如同人们在呼吁政府要'管一管这个, 承担起那个'的时候, 总是想不到政府必须强制征收更多的税一样, 心理投射的含义, 本来不难理解, 可是人们总是不去理解。何谓'心理投射'? 何谓'关系是一面(照见)自己的镜子'? 明白了, 甚至可以消除大半的人生苦恼, 可是怎么就无法普及呢?没有体会和理解'投射'和'关系是一面镜子', 如何能避免人际冲突, 如何能理解婚姻的必要性和意义?再次提醒, 爱自己, 就接受自己的全部; 爱孩子, 就接受孩子的全部。这可能是几年来我最希望朋友们听到和理解的话了。我曾经和一直试图帮助一些我所关心的、而且生命中有了交集的朋友, 可是他们仍然持续地'不爱自己'。Why so hard on yourself?!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