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从孔子的“随心所欲”说起

从孔子的“随心所欲”说起

我没有权威, 所以经常'述而不作', 可是我的确聆听到了来自光明的召唤。有时候通过不恰当的表达试图给人challenge, 甚至provocation, 是为了'唤醒', 这可能是不合适的。真正觉悟的人回到人群中, 大家看不到痕迹的, 除非他/她私下面对有缘的人。保持沉默, 才会一心一意朝向'光明'; 说得越多, 能量就会无谓地流失。

生命的主要成就就是'安心', 禅宗二祖神光大师断臂求见达摩, 请教的事情就是'如何安心'。每个人需要逐步辨别的是, 什么样的反应分别出自'脑'、'心'和'小腹', 一切的遭受和知识若没有落在'心'里, 而是停留在'脑子'里, 对生命就没有益处; 针对外部的刺激包括他人的话语, 若是从小腹萌发的反应(求生本能除外), 都是有害无益的干扰。假如一个人能聆听到'心'的呼唤, 就不会困惑人生的道路, '随心所欲'就总是正确的, 因为'心'总是记挂着'最解渴'的事情; '心'的深处是'Self'(以及星相中的太阳所代表的divine child), 绝不会把ego带到沟里去。

假如学者们将孔子的'随心所欲'的'心'理解为'本能', 认为圣人的境界是'本能萎缩的结果', 那么这只是他们的愚蠢, 伤害自己的愚蠢; 本能出自'小腹', 英文中的'gut level', 难道分不清'心'与'小腹'的区别?! 人生的几乎所有愚蠢, 都来自自以为是的'脑'对'心'的无视和僭越, '脑'追求的'成功'和'幸福'往往不是'心'所渴望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生好吗?除非觉悟的人, 这种处境只会让人堕落, 至多是原地踏步; 君不见, 原本spiritual层面上属于'下等种姓'的人一旦发达之后, 堕落的速度如同'自由落体'?

如何区分真正的master和江湖骗子? 再简单不过了, 后者能通过各种'神通'为人们消灾免祸, 帮助人们趋利避害。真正的master, 神通是几乎从来不用的, 避之唯恐不及; 真正的master看清了因果, 不是所有苦难都去救助的。我承认我粗通了命理术(divination), 而且沟通了各种传统(的确对中国传统懂得不多), 可是很快就告诫自己, 不能轻易为任何'羊群中的人'服务。普罗米修斯预见了即将落在弟弟身上的灾难, 可是假如他们两人都看不到其中的dharma, 仅仅看到有什么益处? 最终潘多拉仍然会打开出自普罗米修斯之手的瓶子。一个执着于吉凶分别的人, 是注定了在黑暗中行走的。

我说了很多, 除了关乎心灵疗愈的生命体验以及进一步的实证, 只是述而不作, 表达的并非个人见解。我只是告诉人们, 疗伤和修行一开始是一回事儿, soul work是灵修的必要前提工作, 而且归根结底, '耶稣和佛陀'是不可能错的。为了防止进一步的误解, 必须补充, 你在理解'耶稣和佛陀'的时候, 必须放下自己的一切意见, 彻底地谦卑和接受; 可是, 另一方面, 在实修的时候, 必须搁置一切权威, 凡是未经自己生命实证的教导, 都不算数。

如何仅仅根据文字著述来判断master的可靠性?很简单, 他/她在行文中所呈现出来的口气的权威感, 一种不可能错的标志。这种权威, 与他/她的外在身份地位毫无关系, 只能从内心深处萌发出来, 是与其生命之being的境地相对应的权威, 而且只有他/她的being真正达到那种高度才可能自然生发出来的权威。假如读者真正是用'心'来读的, 那么就会明白, 这种权威感是不可能装出来的。读过很多书之后, 你会明白'解悟'和'证悟'的区别, 前者出自以'inteligence of mind'思考明白了的作者, 往往是天才人物, 可是还没有得到生命的实证, 他的行文中必然缺乏'证悟者'的天然的权威; 在后者那里, 真理已经融入了他/她的spiritual heart. 推荐几位权威master吧, 在印度\西藏和中国之外, 我所读过的可靠的20世纪人物有G. I. Gurdjieff, R. A. Schwaller de Lubicz, Elisabeth Haich. 假如你读过的话, 疑问只可能出自你的大脑, 不可能发自你的内心。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