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Intelligence of Heart’ vs. ‘Inteligence of Mind’

‘Intelligence of Heart’ vs. ‘Inteligence of Mind’

'古代'与现代之间隔着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 若想成功跨越这条鸿沟, 最不可少的见地来自打着'Sophia Perennis'旗帜的传统主义者, 如René Guénon, Ananda K. Coomaraswamy, Titus Burckhardt, Marco Pallis, Julius Evola等人, 当然还有荣格和R. A. Schwaller de Lubicz。在我看来, 以其著述的高度和品质而论, 20世纪中称得上是the Master of masters, the Magus of magus的那位大师是R. A. Schwaller de Lubicz; 我曾经说过, 他的<The Temple of Man>或许是20世纪问世的唯一万世不朽的masterpiece。他最清晰地说明了古今之鸿沟的最核心的方面, 即 'intelligence of heart' vs. 'inteligence of mind'; 现代人都是习惯于用'脑'来思考的, 这种思维方式必然陷入二元论, 只能导致外在的死的知识, 无法通达关于生命和 '神' 之究竟的gnosis; 若不从 'intelligence of mind' 转换为 'intelligence of heart', 现代人就永远无法进入'古人的世界', 永远无法通向那唯一的终极真理。'心'不是以抽象思维来运作的, 而是通过直觉、image和symbol, '古人'的智慧是以symbolique方式来书写的, 有形世界不过是其背后那个根本的causal world的symbol而已。古代的圣典、神话和民俗故事在很大程度上都属于'炼金术写作', 现代人的 'inteligence of mind' 根本找不到解读的钥匙。正是在被现代人推崇备至的古希腊人那里, 古埃及人的纯粹的 'inteligence of heart' 逐渐被遗忘, 最终被 'inteligence of mind' 所取代, 尽管在Hermes传统和新柏拉图主义传统中前者一直延续着生命。柏拉图本人的著作中许多含混和难解之处的根源在于, 他本人处于这两种intelligences的过渡之中; 不必神化柏拉图, 只要你认真读过R. A. Schwaller de Lubicz。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