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2013年哲人石主题开篇的话

2013年哲人石主题开篇的话

1. 即便一个人在苦难和挣扎中无奈地活到临终一个月, 他/她都还有全部的希望。只须一朝醒来, 发现自己不会死去的无比丰盛的生命, 体会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此生以完满收场。对我来说, 这不仅是信念, 这是生命最根本的事实, 事实。

成功的人生只有一种: 前半生明白和实现了心灵自由, 于是平和、喜乐、健康地安度晚年。真正尽责的父母也只有一种, 即让孩子明白这个道理的父母。成功的人生只有两个主题, 其一是与self和解, 其二是与周遭世界和解。没有完成第一步, 即全面地认识自己和接受自己, 完成individuation, 第二步是没有希望的。不过, 大体上完成了第一步, 第二步仍然需要一段磨练。

2. 总有一些人生的伤痛是不可愈合的, 而一种智慧恰恰来源于对这类伤痛的认识和接受, 而这种智慧带来的是生命的改变, 而不是伤痛的愈合。这是Chiron落位于各个宫位的意义之一。

3. 土星划定了个人自我的边界, 土星之外就是象征着超越个人性的觉醒旅程的三个外行星, 先后是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为什么先是天王星? 天王星象征着个体真正自我的觉醒和解放, 从各种集体意识形态和部落信仰中解放出来, 走向自我实现。海王星象征着个人自我的消融, 河流汇入大海。没有经过天王星的启蒙, 径直投入海王星的信仰怀抱, 结果就是如同社会主义的Illusion, 社会主义是政治的Illusion, 宗教信仰是灵性的Illusion. 宗教一旦与信仰联姻, 就不再是真理之光了。唯一无害的信仰: 将一切现成的信仰搁置起来, 开始自我探索。生命真理与信仰无关。

4. 人的心灵就像是一个没有指挥的乐团, 各个成员各行其是, 偶尔还有个别成员完全不晓得其他成员的在场。修心的旅程就是通过觉察和反思, 发展出作为乐团指挥的自我。假如我还没有找到大写的自我(Self), 假如我的personality只是一个抽象, 心灵中实际上有许多个"小我"(subpersonalities)在各行其是, 那么当我在这里说话的时候, 是谁在说?每一句话, 对于那些没有被代表的"小我"来说, 岂不就是背叛?事实就是如此, 没有人能表达自我, 除非自我已经觉醒并成为这些"小我"的最高明的协调者和总指挥。

5. 人的意识之最大的奇迹在于, 针对当下进行的任何一种心灵活动, 意识都可以后退, 采取旁观的立场, 甚至可以无限后退。

6. 宇宙-整个有形世界是神自身展开的过程。每一个生命都是这个展开过程中的环节。causal world自身是完备的, 有形世界-nature是不完备的, 创世的完成需要人的有意识的参与。人的有意识努力完善nature。只有在人的帮助下, 神才能完成nature的创造, 只是人的生命自身就是神的一部分, 人的生命过程无论觉醒与否都受causal world的支配。机械的进化-集体的救赎是不可能的, 个体的进化是可能的, 而且是必须的。causal world是决定论的, 自由意志仅仅在有形世界中, 仅仅存在于原型的不同具体展现中。人是神的造物和合作者。

7. 人如何能认识"道", "cosmic law"、"神"、"Causal World"?原因是这样的: 由于人的认识能力局限于有限的自然, 所以认定有些小概率不可能事件是不会发生的; 可是恰恰看似巧合的"小概率不可能事件"系统性地、必然地、准确地发生。这就是荣格所命名的"Synchronnicity". 恰恰通过这种悖论性的方式, 人才认识到了神创造世界的唯一可能的方式, 而表达这种方式的唯一方式就是symbolique, 即古人的星相学、易经、神话、塔罗这些象征体系的方式。而且, 人类语言自身就是遵循类似的途径发展的, 因为语义的扩展主要是通过类比和隐喻实现的。

8. "神"赋予"亚当"最重要的能力是"为事物命名"。proper name为什么重要? 因为假如你不认识它, 它就会成为你的阴影, 藏在你的地下室里, 成为 "the skeleton in the cupboard", 就会被你无意识地认同或被其操纵。第一步是认识, 然后是接受, 接着自然就摆脱认同(dis-identify)了。意识的另一个奇迹就是无限的后退能力, 反思和内观以这种后退能力为前提, 这种后退能力帮助我们摆脱认同(虚假身份)。我在我的本命盘中认识了我的各种次级人格和心灵症结及其背后的原型, 这样我就不再盲目认同它们, 这样在星盘的中心点作为真正意志之中心的我就诞生了, 然后这个我可以自由进入那些次级人格所代表的角色, 并在其间自由移动。这样, 认同与拒绝认同的polarity就被超越了。当然, 意志中心的独立离着"卓越的乐队指挥"还相距甚远, 可是已经上路了。Astrology表明, 自我的种子已经由出生时刻(至少)在原型层面上被决定了, 于是需要做的是根据生命体验来解读和认识, 意识只是一座桥梁。心灵中的阴影, 越拒绝它, 就越与你难解难分。本命星盘告诉我的是, 人生有所为有所不为, 当下还有一个人生的目标和vision在这里, 而且许多路标已经历历在目。在这个阶段, 妄谈超越就是与cosmic law过不去, 最终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的生命交在恶魔的手中。

对于心灵中的次级人格以及各种强迫、执迷和压抑等困扰, 第一步是认识, 准确的识别和命名; 然后是接受; 再后就可以解除认同(dis-identify)。这样意识从这些次级人格和情结那里抽身出来, 认识到他们只是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及其性情, 独立出来的自我可以在他们之间自由进出。在解除认同之前, 你就是这些"小我", 如今你是拥有这些"小我"。自由和解脱就在于"是"与"拥有"之间的差别。比如说, "我是一条狗"与"我有一条狗"之间的差别。

9. 斩断心理上的脐带是很难的, 没有在痛苦或纠结的刺激下进行有意识地努力, 几乎不可能; 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根深蒂固的family myths, 亦即幼儿时期在与父母的互动中形成的某些预期、假设、信念等心灵模式, 在成年后的关系中不计一切代价地试图validate这些模式, 而且自己几乎没有觉察。没有人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除非经历了真正的苦难。

10. 假如我们的目的地是天津, 从北京出发, 多数人会选择去北京南站乘坐城际快车。我住在朝阳区南十里居, 另一个人住在甘家口, 比如说。那么我们很可能都在东直门做地铁, 然后换乘, 在北京南站出地铁。那么, 我和这个人的共同道路是从东直门开始的。可是, 从家门口到东直门这段路, 是各自属于自己的路, 是自己从当下寻找的路, 这段路无法模仿或听从他人。总有一些集体性的教导, 面对许多人的课程, 教导大家如何上路; 可是这些教导的路都是从"东直门甚或北京南站"开始的。问题是, 如何从自己家门口到达东直门或南站? 个人的探索。高速公路总是有的, 多数人总是要上高速路。可是, 终究不要忘记, 有极少数人选择了自驾车, 也最终到了天津。记得使徒保罗吗? 本来他要去武汉, 半路上被神拣选, 然后回头去了天津。

11. 一位心理学博士求助于一位咨询师, 说了两句话, 我印象很深刻, 记录了下来。其一: I am one-third of a person. I have the ability to do, but what is missing is the ability to be and to have. 其二: I know why I am, not what I am. 朋友们, 听懂了没有?

12. 有一句关于人生的名言: 我们在30岁的时候form; 40岁的时候transform; 50岁的时候transmute。29-30岁之间土星回归原位, 月亮移位完成一个周期, 假如这个时期没有停下来审视自己的人生, 这个机会就浪费了。38-42岁之间天王星推进到180°对位, 天王星的原型是作为"唤醒者"的普罗米修斯, 这个阶段人们开始意识到自己人生中被忽视和压抑的心灵方面, 从而试图清醒并通过人生路径的调整来进行一定程度上的平衡。假如中年这段时期, 没有进行这项工作, 这一世就浪费了, 因为这是人生的分水岭。

13. 许多致力于灵修的人们采用了阳性的方式, 即超越自身以试图达成、拥有、成为某种更高级境界的方式。我不反对这种方式, 只是提醒他们, 假如他们想走的更远, 更基础的工作是对自我心灵之实然的认识, 明白自己的出发点究竟在哪里以及与他人差异何在。人的心灵自身就是一个伟大而永恒的谜, 人们能意识到并且拥有自由意志的部分小得可怜, 更广袤、深邃的领域仍然有待倾听、觉醒和探测。心灵的大部分根本不是属于ego的, "属于自己的封闭的心灵'是致命的幻觉, 也是自身心灵封闭的结果, 来自神圣领域的使者时常叩响每个人的心灵之门, 只是人们不熟悉其模式和显现方式。自我认识是超越自我(Ego)的必经之路。在渴望飞升更高境界之前, 先花些时间下降到心灵的地下世界, 充分熟悉与外行星紧密相关的黑暗王国, 因为通往神圣国度的入口恰恰在地下迷宫的尽头。

何为"降伏其心"? 下降到冥王星主宰的地下世界, 用意识之光照亮自己的阴影和地下室, 最终勇敢面对守护着宝藏入口的恶龙, 降服他, 降服一切恐惧、强迫、执迷。不下降到冥府走一遭并安全回来, 任何人都上不了天堂。连耶稣肉身死后尚且要下降在地府三天, 然后才得以复活。无论你修炼藏密瑜伽抑或XX大法到什么境界, 这个有意识地下降到心灵之地下世界的工作是难以回避的。在试图超越之前, 先认识自我之实然, 超越就发生在这个认识过程中。每个人的星盘中都有三个外行星的能量, 去理解和探索, 阴性的方式(感受、反思、理解、容纳、撤退等等)和阳性的方式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关联, 尽快明白一些。不要急于试图成为、拥有、达成XX, 先踏上下降之路, 面对心灵中的黑暗和灵魂的暗夜。不经过这一步, 就必然模仿别人, 可是起步的路是无法模仿的, 因为每个人当下的位置各各不同。

14. 心理疗愈(psychotherapy)的工作对象是"soul", 所谓"灵修"(spirituality)的导向是"spirit"。大多数灵修途径的出发点就是, soul作为心灵的现实粗陋愚蠢, 因此必须通过spiritual work来超越她, 甚至否定或置之不理。西方的赫尔墨斯传统或说炼金术传统从来没有这样厚此薄彼, 始终以body-soul-spirit的整全为枢纽, 以星象学为前提和基础的传统不可能不正面进行soul work。佛陀毫无疑问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他从spirituality的片面传统中突破, 开始正式以soul为工作对象。愚蠢的灵修途径就是通过spirituality来逃避soul中的阴暗和不和谐。西方炼金术的主要工作是soul为重心, 依据星象学所表明的每个人独特的soul类型(比如元素的组合)来定制适合每一个人的工作程序。

心灵健康的标志是一个人什么也不做(包括主动的意识活动)的时候心灵能安静下来的程度。高度的安静意味着心灵的和谐自足, 一切强迫、恐惧、压抑和紧张的平息。心灵不健康的常见表现就是不停的、停不下来的忙碌, 这些忙碌无非是对心灵不安的逃避。可是如何达成高度的安静? 有两种典型的途径, 一种是灵性的(spiritual), 比如通过调息进行meditation; 另一种是心理疗愈的, 也就是致力于soul(psyche)的整全和和谐。更和谐的途径必定在soul和spirit层面上进行从body-soul-spirit的整体上而言更和谐的工作, 因此灵修和心理疗愈工作就开始相互交织了。meditation, 当然可以涵盖soul和spirit, 而不限于所谓的"灵修"。不过, 从次第上看, soul层面的工作是更基本的, 没有一定程度的心灵和谐(即健康), "灵修"途径的meditation(如调息、祷告)是徒劳无功的, 相当于没有学会走的时候就开始跑步。

15. Before the soul can ascend to the Light, it must first descend into and pass through the Darkness.
开始体验到越来越完整的生命感觉了, 这种整全一体的感受的确是通过意识的不断扩展来实现的。于是明白了, 多数人的生命, 包括我自己, 往往只有一部分在活着, 情感、灵魂、spirit经常是被遗忘甚至死掉了。从ego和mind中走出来, 扩展意识体验的领域, 征服阴影和地下世界, 直至意识渗透到生命的每一个层面、每一个细胞中。在充分体验生命的整全之前, 我们不可以急于逃避灵魂和内心; 的确, 敞开的灵魂和内心会让我们不断遭受各种伤害, 可是不经历这些可能的伤害, 心灵就很难成长, 很难获得真正的自由; 在黑暗中看到光明, 是我们进入真正的光明的起点。希腊语 "pathos"本义即"遭受", 后来又衍生出"感受"和"病理"的意思, "pathology"成为了"病理学"。我们的生命的中心就是"soul"-"pathos"。

"只有灵魂是鲜活的, 生命才是活着的; 而鲜活的灵魂就注定了遭受(pathos)。总是避免这类pathos, 那就相当于行尸走肉。行尸走肉有两类, 一类是为身体而活、纯粹功利主义的人, 一类是仅仅为抽象的知识思想而活着的人。pathos是生命的首要内容, 只是遭受的目的是灵魂的上升和自我的发现, 不能白白遭受。不遭受, 就没有活过; 白白遭受, 就是白白活了。"

抑郁是生命的最普遍的病理状态, 有几个人在一生中没有经历过典型的抑郁状态呢? 重要的是理解抑郁意味着什么。我想表达的是: Through depression we enter depths and in depths we find soul. Depression is essential to what Miguel de Unamuno called "the tragic sense of life". It moistens the dry soul, and dry the wet. It brings refuge, limitation, focus, gravity, weight, and humble powerlessness. The true revolution begins in the individual who can be true to his or her depression. Neither jerking oneself out of it, caught in cycles of hope and despair, nor suffering it through till it turns, nor theologizing it, but discovering the consciousness and depths it wants. So begin the revolution in behalf of soul.

16. 政治诉求关乎外在的奴役/自由, 心灵成长关乎内在的奴役/自由。当摩西费劲辛苦将以色列族人从埃及解救出来, 开始回归迦南地的途中, 族人们纷纷抱怨甚至诅咒摩西, 要求他还给他们往日"安逸的生活"。外在的自由和内在的自由哪一个更重要? 中国当下的可怕困境是, 这两样自由, 老百姓一样也没有, 有前一种的极少数精英也没有后一种自由。在这种双重缺失的严重困境中, 人们自然把优先性赋予了前者。当我试图做后一种事业的时候, 面对着许多甚至衣食无忧的"病人", 往往发现彼此的频率对不上, 他们的频道关注的是外在世界和"给他们带来不幸的他人", 我的频道关注的是人们心灵中众多人格之间的冲突。对牛弹琴久了, 热情就沉淀为了冷静。

17. 一个人是否成熟(甚至是否真正活过)的标志, 在于看待生命之负面光景的态度。假如一个人认为正面的光景(财富、健康、快乐、上升)是好的, 任何时候都要积极争取的, 而负面的光景(愤怒、悲伤、抑郁、病痛、下降)仅仅是必须尽快克服、遗忘、压制、治疗和掩盖的, 尤其是那些通过"灵修"来超越灵魂中的暗夜的人们, 无非表明不理解生命, 不尊重自己的灵魂, 自己实际上离不开苦难, 而许多灵修到头来不过是自欺而已。越是判然分别正负、好坏的人, 越是极力、尽快摆脱生命之负面光景的人, 实际上他的生活离不开苦难, 他不愿意"牺牲自己的苦难"。许多病难好的原因只是, 人们不接受它, 试图尽快治愈。


18. 当我们遭遇神、遭遇生命的真相时, 身体层面发生了一种特别的体验, 这份体验我们无法直接传达给他人, 必须透过soul和mind的诠释, 于是不同传统、不同soul的圣人在获得了类似的体验之后, 对弟子们做了不同的诠释, 弟子们依据这些诠释创立了各种宗教和派别, 根据这些诠释间的区别彼此征战不休。当我们遭遇神、遭遇生命的真相时, soul层面的imaginal world(或原型世界)中生成了许多images, 这些images如同同一个神在不同人的imaginal world中显现为不同形象的天使, 不同的宗教中具有不同的天使形象; 可是由于门徒们对这个(具有本体论上的优先性的) imaginal world毫无理解, 因此坚持认为自己传统中的天使就是真正的唯一的"神", 其他传统中的那些面貌怪异的"天使"实际上是魔鬼, 于是各个宗教之间争战不休; 当我们遭遇神、遭遇生命的真相时, 在身体层面和soul中获得直接的和直觉的体验之后, 理智(Mind)不甘寂寞, 开始根据圣人们对体验的(透过不同的soul)不同诠释以及imaginal world中天使们的具体形象, 进行思辨和推理, 创造出许多不同的完整、连贯的神学和教义体系; 由于不同宗教之间的神学及教义体系不同, 同一宗教传统中不同派别的神学及教义差别, 宗教及教派之间就征战不休, 连绵不断。这些征战不休的信徒们不明白, 除非自己也像圣人那样有一天与神遭遇, 获得身体层面的体验和 imaginal world中的直观, 进而在生命整体中产生革命性的化学反应, 一切都是枉然。

19. 在冠以"基督教"之名的密教传统(hermeticism)中, 一直有这样一种分别, 对应于我经常谈论的soul-depth vs. spirit-height: "the disciples of the night"; "the disciples of the day". 前者重点去行"灵魂的下降", 后者致力于"灵魂的上升(以达到spirit的高度)"。与这两种路径分别对应的两个关键词, 其一是人们熟悉的"ecstasy", 即"出离自身的神圣状态", 其二是人们通常不熟悉的"enstasy", 即"进入Self的状态"。当然, 还有第三条路径, 属于"the disciples of the day & night". 何为"出离", 何为"下降"? 何为"深度", 何为"高度"? 何为"soul", 何为"spirit"?

20. "我们试图医治疾病, 然而疾病正是可以帮助我们成长和医治我们的妄自尊大的方法。我们害怕失去, 可是正是透过失去, 我们才能得到没有人能夺走的东西。我们逃避忧虑和沮丧, 然而假如我们勇敢直面忧虑, 就会发现它是一种发自我们最深处的渴求的声音; 假如我们能够面对它更久一点, 就会发现, 它会教给我们能满足渴求的方法。"

"假如你运气足够好, 就会在生命中途的某个时刻走入一条死路, ...., 就会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发现左边、右边和前面的路都通往地狱, 而转身往回走, 最后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地狱。没有别的出路, 没有什么是你可以去做的。然而, 假如你做好准备, 就会开始在自己里面发现你其实总是渴求却一直无法找到的东西。/假如你运气不够好, 只好到死前一刻才走进死胡同。这就相当可悲了, 因为尽管你的渴求还在, 却已经不可能得到你所渴求的东西了。"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