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Know thyself!

Know thyself!

大多数人活在自动机器状态中。为什么自动机器的大脑意识总是很难意识到自身真正之所是(innate consciousness)? 或者说, 为什么"I"总是很难意识到Self? 对于(关于化身意识的)Self-knowledge来说, 为什么"I"和大脑意识总是陷入骑驴找驴的困境? 因为自动机器的大脑意识运作在主客两分的二元模式中, 有无相生; 大脑意识到某种东西存在(有)的前提是, 必须创造某种这种东西不在场的情形, 大脑可以在有和没有之间进行比较, 而无论有还是没有, 这种东西必须被大脑意识投射到时空坐标中。假如一种东西总是存在, 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创造或设想出它不存在的情形, 那么大脑意识就很难意识到有这种东西。

我们在9月8日的课程中谈到, 深水中的鱼很难意识到水的存在, 水几乎就是它自己的一部分; 当它有机会体验离开水的生命感受时, 它才可能意识到有水这种东西。我们又说到, 假如宇宙中真的有以太这种人的感官(以及扩展感官能力的技术手段)无法捕捉到的过于精微的物质/能量, 人类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隔离出一个不存在以太的空间, [因为精微的以太可以穿透任何隔离物], 那么人的大脑和自然科学永远不会证实以太的存在。基于感官和具体时空尺度的限制, 逻辑上总是可能有更精微的无处不在东西能逃过人的大脑认识能力的渔网。一种堪称普遍的人生经验就是, 一个人理所当然地赖以生存的东西突然没了的时候, 人才真正意识到了这种东西的宝贵。

人工智能可以做很多事情, 貌似能思考和决策, 可以意识到它所面对和应对的很多事情, 可是它很难意识到支配着、界定着它的程序/软件。而软件/程序才是它之所是, 是它的化身意识。可是作为化身意识的程序无法缺席, 无法成为机器人所面对的工作对象, 因此它意识不到自己的程序。对机器人来说, 内在的程序不在时空中, nondimensional. 所谓可以学习、貌似具有反身意识的机器人, 其反身性仍然是内在程序决定的, 而它对自己的高阶程序仍然意识不到。活在自动机器状态中的人为什么很难意识到自己的innate consciousness以及主宰着其生命的全部的原型力量或Functional Principles, 即古代埃及人的Neters? 为什么普通人很难意识到要去认识自己, 获得真正的Self-knowledge? 因为化身意识和内在程序总是在场, 无法缺席, 大脑意识无法在有和无之间进行比较。可是, 人就其本质而言不是机器人, 人是生命, 机器人不是。为什么哲人石课程一再引导大家去思考人与机器人之间的差异, 希望大家能意识到两者之间不可跨越的鸿沟? 很多人没有这个问题意识, 始终意识不到这里说的鸿沟。可是, 这个问题意识就是觉醒的标志, 甚至是唯一的标志。

在人的累世进化过程中, 最终注定了有一天意识到, "I"真的不了解自己, 不知道自己真正之所是(being), "I"不了解Self, 进而从ego的颠倒梦想中解脱出来, 去寻找真正的Self-knowledge. 人是一个完整的宇宙, anthropocosm, 智慧的核心或说sophia perennis 就是完整的Self-Knowledge. Know thyself, and you will know the whole cosmos. "Know thyself!" 多少哲学系的学生和老师挂在嘴上, 可是从来没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Self-knowledge究竟是什么, 通达自性知识的途径究竟是什么。

进一步的问题是, 为什么人会意识到"I"和Self之间的不可跨越的距离? 简而言之, 人为什么能意识到Self? 答案很简单, 人不仅仅是自动机器, 人不是自动机器, 人是生命。人可以走出ego的颠倒梦想, 可以结束骑驴找驴的困境。那么生命是什么? 生命的标志是什么? 生命是活的, 生命的源头是活的spirit。生命是暂时进入身体、被困在物质身体里的活的spirit. 进入化身意味着具体化, 具体化的生命冲动是为了通过个体性的、丰富多彩的人生经历来获得完满的生命体验。出于具体化的冲动和获得圆满意识体验的目的, spirit具体化为innate consciousness, 在化身意识中所有的神圣功能性原则实现了综合, 并在入世出生的具体时刻在astral level刻下了一组形式性的程序。

主宰着、界定了人的内在意识的Neters和原型程序是活的, vital, 意识和能量同出一源、不可分割, 遵循着vital logic, 只能通过myths & symbols得到表述。主宰着、界定了机器人的程序是死的, 机械的, 遵循着抽象逻辑, 可以用0/1数字语言来编写, 意识和能量是分离的, 其运作需要来自外部的电源。

活的spirit困住具体化的物质身体中, 总是试图通过具体化、个体化的Self/innate consciousness来表达生命的意向, 总是要遭遇物质和具体性的抵抗(resistance), 这种内在的生命张力(tensions)体现为生命的内在感受, 心的感受。心的感受即pathos. pathos即"烦恼", 广义上的烦恼。Pathos, 烦恼, 是生命的标志。机器人不会烦恼。

由于大脑意识和化身意识的二元分裂, "I"和Self就必然分离, 当人们全然活在ego里, 意识不到Self的在场时, 当人们活在自动机器的颠倒梦想中迟迟不能觉醒的时候, ego和Self的背离程度就加重, 结果心的感受就必然表现为真正的烦恼、痛苦和挣扎。人不再是自动机器, 人开始成为真正的人。在心和脑的二元挣扎中, 高阶意识迟早会升起。心的智慧开始觉醒, 通向彻底的Self-Knowledge的大门向人敞开了。大脑意识开始逐步认识内在意识, 顺着"雅格的天梯"回归, 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