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Against wishful thinking

Against wishful thinking

 1. "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我回答: 不知道, 我只想知道你实际上会怎么做。"我该如何规划自己的人生?" 我不知道, 你也规划不了, 我只想知道你实际上会经历怎样的人生。"中国应该走向何处?" 不知道, 我只想知道中国实际上会走向何处。类似的问题, 无论是关于个体还是集体, 如此回答过很多次。我回答不了"应该如何"的问题, 我也没有兴趣回答; 我知道绝大多数人都是驱动程序早已经编好的自动机器, 他们没有自由意愿, 即使有貌似高明的建议, 只要与自动程序不一致, 就落实不了; 集体事务也是这样, 路径基本上是客观的, 我的兴趣只是客观发现和推断, 貌似高明的建议如何通过社会机制和政治过程得以贯彻更是极其复杂的事情。人的ego不是人的主人, 更做不了人生戏剧的导演。人生戏剧基本上是客观的, 真正重要的问题不是"我应该如何?", 而是发现了客观事实后问自己"何以如此?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这样的立场、心态和思维习惯是如何达成的呢?主要感谢人生经历, ego遭遇了不可避免的挫败, 最终生命却因此而得到了充实和升华。前天回顾人生, 也意识到了经济学思维方式的潜移默化的影响。经济学家对世界的态度是实证的, 只想去理解和解释, 所谓的"规范经济学"只是一个理想尺度, 而不提供实际的政策指导。

 2. 当一个人想帮助朋友的时候, 首先要做的功课是了解这个人, 先不评判, 客观地去推断, 这个人何以如此, 他/她的人生剧本究竟是怎么写的, 理解当前处境, 客观推断接下来实际上会发生什么。这样, 你才知道你究竟能帮助朋友什么。最重要的是, 你才不去给人添乱。急于帮助人的人必然总是给他人的人生添乱。尤其让人苦恼的是, 帮助和热情总带着道德的光环, 被帮助的人总是很难拒绝、很难说不。这样一方面给人添乱, 另一方面又让被帮助的人内疚。

由于中国人的家庭伦理吞没了社会, 人与人之间界限模糊, 人们总是容易越界去干涉别人的人生, 主观意图当然经常是高尚的[无意识中的动机未必], judgmental, 结果却在关系里默默累积不满和抱怨。消极自由是社会秩序的基础。成年人的尊严在于被别人当做独立的成人来对待。在中国总是行不通,童年的匮乏太普遍太多, 巨婴遍地, 人们渴望从他人那里得到补偿和温暖, 独立和界限就成了奢侈品。可是人人都缺乏, 谁也补偿不了对方, 结果就是失望和怨恨。

在巨婴国, 最普遍的关系模式是巨蟹座的母婴关系。在巨婴群体中, 假如你把对方当独立的成年人来对待, 对方就会抱怨你冷漠, 不关心人, 因为人们心理期待的是母婴关系。由于缺乏消极自由的伦理基础, 中国家庭和社会就没有秩序, 一塌糊涂。巨蟹座-摩羯座这个轴支配着中国社会。一方面是巨婴期待的母婴关系, 另一方面是保守、僵硬、强硬的权威。两方面相辅相成, 牢不可破。狮子座-水瓶座这个轴特别容易受压抑。费孝通所谓的"差序格局"就是中国进入成人的文明社会的阻碍。最恐怖的政治话语之一就是"爱民如子"。

在一个局外人看来, 中国社会的奇特景象是, 一方面人与人之间没有界限, 相互入侵, 别人的任何事情包括私生活和家庭关系都可以肆意干涉评判, 另一方面关系中的隐忍、抱怨以及各种其他负面情绪又堪称世界之最。一方面互相强迫性地纠缠, 另一方面活在失望、抱怨里。叔本华关于豪猪的寓言尤其适合中国社会。由于缺乏温暖, 豪猪们急于报团取暖, 由于匮乏和急切而靠得太近, 然后彼此被自己的刺和他人的刺扎得遍体鳞伤。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