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现代理性语言的病理学问题

现代理性语言的病理学问题

现代人由于大脑的抽象思维发达, 运用抽象概念太多, 而抽象概念只能由大脑来理解, 心却感受不到。现代人阳性意识片面发展的neurosis, 部分是由这种抽象话语越来越多语言造成的。我们要警惕抽象概念, 尤其从弗洛伊德和荣格以来心理学中的抽象概念。比如荣格的无意识概念。作为概念的词语不是实际的things. 这些概念只是有助于大脑提升意识的启发性工具。原型世界的众多象征则不然, 象征所落实在上面的象, 比如行星和金属, 不是抽象的东西, 而是能让心感受到其鲜活的普遍意义的具体的东西。感受与心相连; 抽象概念只是大脑的工具。古人的智慧是心主宰的, 心的智慧运用的是象征语言, 因此"古人"的人生体验离不开阴性的感受, 因此不会出现现代社会普遍的"遗忘了灵魂的现代人"和阳性意识片面发展的neurosis.

关键是区分大脑的理智和心的智慧以及两种相应的语言。古人的话语中抽象概念很少, 象征语言却很多, 象征语言运用的多是thing-words, image-words, craft-words. 比如炼金术文本中很多术语来自冶金、洗染和酿造行业的这三类词汇。这些词汇是具象的, 可却是生动的象征, 人心很容易受到相应的震动, 感受到那些操作仿佛发生在人自己身上。我们学习古人的perennial wisdom, 开始熟悉尤其关乎对应原理的鲜活的象征系统, 人心可以感受到的那些象征和现代心理学所发明的抽象概念迥然不同。这些概念有助于我们的大脑提升意识, 可是概念本身不是实体, 对概念本身我们要还原到象征层面去印证。现代心理学最致命的危险是忽视了words和things之间的区别。

荣格心理学运用一套抽象概念来说明炼金术人在心灵层面走向individuation的心理学过程, 而古代的炼金术文本运用的是象征语言, thing-words, image-words, craft-words. 那么问题是, 荣格做这样的翻译究竟有怎样的意义呢?答案大概是: 经过了几百年大脑意识的重点发展之后, 现代人尤其受了现代教育的现代人, 不得不有意识地经历和完成古人可以在无意识中完成的炼金术。

关于意识工作的必要性和现代人的心灵处境的问题, 我还会在课上讲。这是需要去深入理解的问题。从古代的共同体生活和熟人社会发展到今天由陌生人组成的抽象社会, 这个历史社会学的巨变在社会科学中得到了极大关注, 而其对于人的心灵进化以及spiritual practices的影响还缺少足够的理解。而这份理解是非常必要的, 这里涉及现代心理分析学的意义以及现代人盲目泥古的危险。这里稍稍提起这个话题, 对这个话题的充分理解也是公允评价荣格的前提。

这里揭开了一个意义深远的问题的一角。现代人尤其大都市的人十个有八个属于neurosis, 这个心灵病症部分源于现代语言的"病"。可是大脑意识的进化是必然的, 而且运用得当的话, 是加速生命进化的助力。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