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生命的真理与寻求知识的三类兴趣

生命的真理与寻求知识的三类兴趣

人们寻求知识的兴趣有三类, 一是历史考察的兴趣, 二是客观学术的兴趣, 三是生命实践的兴趣, 三者之间互有交叠, 前两者之间的交集是思想史(包括科学史), 而后两者之间必然存在不小的交集。就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现代哲学来说,客观学术知识是独立自足的, 实践兴趣必须服从客观知识的权威, 否则在实践中就难有实效。可是, 在宗教和生命真理领域情况就不同了, 因为这个领域的知识是initiatic knowledge, 不是关于extension的客观知识, 而是通过在生命的实修才能获得的、只能基于内在感受的、关于内容和强度的gnosis. 因此在这个知识领域, 历史的兴趣只是关注外在的人物和事件, 而生命真理自身以及生命自身的实践是不可见的, 历史考证对于我们对生命真理的理解没有直接的帮助。其次, 在这个以内在感受为基底的知识领域, 现代学术的客观性标准难以适用, 因此仅仅靠头脑理智的学术训练无法确立判断真伪优劣的标准, 学术知识的可靠性必须以生命实践来裁决。尤其是像炼金术这个领域, 经典文献几乎都是用象征和隐喻的手法写出来的, 假如没有真正的实证, 根本就不可能读懂其中究竟在说什么, 客观学术的道路基本上不可能。不过, 我们必须承认, 这个领域的严谨学术著作也特别值得了解, 因为它们能帮助人们去除很多很多由于缺乏批判性的独立思考、盲目遵循传统而导致的包围和覆盖着核心真理的虚妄; 而且历史的和思想史的脉络也的确有助于我们理解生命真理的本来面貌。假如我们忠实于生命的目的, 希望更有效率地利用自己的心智能力, 更和谐地致力于生命的转化, 那么我们就要在这三种兴趣以及相应的阅读思考和实践方面合理分配精力。当然个体的生命究竟被哪种兴趣所主导, 很大程度上是天生的, 有些人是天生的历史学家, 有些天生是学术理论家, 有些人天生是initiate或woud-be sage. 道法自然, 随心所欲。

区分这三种兴趣、识别这三种兴趣的呈现方式, 对于致力于生命进化的人们来说极其重要。不加分辨的话, 我们就容易被标签和名声以及错误的思想观念所误导。比如, 民国时期的许多宗教学术著作, 比如汤用彤和周一良的佛教研究基本上属于历史学性质, 他们对initiates在门里边究竟做什么几乎一窍不通, 还有些学者如梁启超和季羡林甚至某些佛门高僧的著作基本上是理智层面的学术著作, 大多没有经历内在感受和生命实证的检验。从国际上看, 在esotericism、yoga和magic领域, 近半个世纪以来学者们贡献了很多非常有价值的历史、思想史和学术著作, 比如Frances Yate对文艺复兴时期esotericism的开创性研究、Brian P. Copenhaver对西方传统的magic的研究以及Georg Feuerstein对瑜伽和Tantra的学术性研究, 他们尤其后两者摈弃了以往唯物主义、实证主义和庸俗进化论历史观的偏见, 对于我们了解生命真理的实相贡献极大。可是, 理智层面的"客观"学术著作终究很难摆脱客观的假象所导致的陷阱。即便Georg Feuerstein这样具有国际声誉的瑜伽权威, 他的客观学术兴趣仍然压倒了生命实践的兴趣, 鲜明地表现在他对克劳利过于轻浮的贬斥中。Aleister Crowley, 一个具有罕见学术天赋、极具批判性独立创造性思考能力的人, 天生的initiate, 在诸种修行途径上下了艰苦卓绝到极致的功夫, 他会轻易错吗?我不敢相信。在Brian P. Copenhaver的学术力著《Magic in Western Culture》中, 出于客观学术的严谨中正的标准而做出的貌似聪明、实则缺乏实证根据的评判很多, 他却真的没有意识到, 缺乏哲学方法论层面的清醒反思。一本貌似武断、来源多元、甚至有拼凑痕迹的书, 完全可能是相当可靠的, 只要作者进行了深入生命核心的实证和实践层面的检验。

再引用我几年前写的一段笔记。[说说人们对"主观的"-"客观的"常见的误解。现代人由于深陷在大脑意识和主客两分的思维习惯中, 总是颠倒了什么是"主观的"和"客观的"。拿关于'神'的信仰和认识来说, 宗教信徒经常以为自己所believe的神是'客观的', 而mysitics所体验(live)到的神是'主观的', 因此像艾克哈特大师一样容易误入异端, 而自己的信仰是关于'客观的神'的'客观的信条和教义'。这是彻底的颠倒。信徒们没有认识到, 大脑永远不可能直接认识神, 脑子里所信的'神'只是'idea of God', 只是'关于神的各种理念', 是彻底主观的; 以教义和信条为基础的宗教的'神学史'只是'关于神的理念的历史', 一切理性的论证都不能论证出'神存在', 至多证明的是'神的理念'。神是生命的源头和根基, 不死的生命本身, 因此只有借着生命的真实转化才能真正know真正的神, 假如在自己的内心深处找不到神和神国, 那么在任何别处都找不到。因此, 假如'神'只是大脑中的belief的对象, 人就永远去不了'神国', 只有借着内在生命中'基督-意识'的复活, 人才能真正认识自己生命的根基, 即那个恒在的纯粹的'I AM'. 每个人的True Self都是神自身的一个火花, 这个神圣的火花就在自己的身上(causal body), 根本就不是信仰的外在对象。万物都源于神, 都借着源于神的'神圣火花'才有了生命, 才活了起来, 因此认识神的途径只有一种, 就是通过不懈的探索弄明白自己究竟是如何活起来的。一切所谓'客观的教义和信条'都是'主观的理念', 只有在自己的生命中体证到, 神才从理念成为了实在, '神'这个词的引号才最终被去掉。所有修行的努力都朝向一个目的, 去掉'神'的引号, 即最终将'belief'转化为'gnosis'。耶稣说: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如何能做到?只有你认识到, 自己的True Self就是神的一部分, 甚至就是神, 邻人的True Self同样是神, 我们的True Self在神中是一, 在一中是神, 这样当看到自己的True Self同样活在邻人的生命中, 你才能 love your neighbor as yourself!因为, you have seen your True Self in your neighbor. ]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