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杂谈

杂谈

1. 关于音乐的奥秘, 毕达哥拉斯和赫尔墨斯传统的揭示一直发挥着影响, 开普勒的天文学与之难解难分。由于我不通音乐, 一直没试图去理解。Joscelyn Godwin, 英语世界在这个领域贡献最突出的学者, 致力于这个传统的阐释和复兴, 她的[如下]专著和她编辑的几本文集堪称最好的向导。今天无意中阅读Rudolf Steiner的这本《Music: Mystery, Art, and the Human Being》, 终于算是开了窍。这本书是从他关于音乐这个主题的很多著述和演讲中选编集结而成, 德文版2012年, 英文译本2016年出版。"…to penetrate the mysteries of music is to prepare for initiation into those fathomless mysteries of man and cosmos."

2. 在16和17世纪欧洲出现了数量最可观的炼金术文献和版画。这周补了一下从John Dee经由玫瑰十字运动到皇家学院和牛顿的历史, 这是炼金术和现代机械论世界观交织和更替的时期。从Philip Ashley Fanning 2009年的著作《伊萨克.牛顿与炼金术的嬗变》受益最多, 这本书通俗却精准, 我觉得比较接近牛顿的本来面目, 作者对关乎牛顿和炼金术的关键问题的见解是中肯的。读得惊心动魄, 停不下来。原来我低估了牛顿, 无意中觉得他的立场或许会受到当时正在兴起的机械论世界观的影响, 没想到他秉持纯正的传统炼金术和"原初智慧"的立场。他对炼金术文献的广博精深的把握令人惊叹, 而且花了三十多年几乎不间断地从事炼金术实验。可是, 他在更大的人类历史戏剧中位于一个枢纽位置, 不得不为新兴的自然哲学开路, 结果"终结"了真正的炼金术。不过, 他不仅洞悉了历史处境, 而且看到了未来, 因此他把他的海量的炼金术著作和手稿封存在箱子里, 拒绝发表, 也不托付给任何人, 只是等待后世被人发现。假如他当时更坦率的话, 文明的历史后果会更好些吗?不知道。对我而言, 熟悉这段思想史实在太重要了。没有时间详谈, 留待将来了。Paracelsus, John Dee, Newton, 将来或许我还会处理这几个标志性的历史人物, 最难透彻理解其思想和历史处境的几个谜一般的巨人。

3. 昔年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传统社会中"神婆婆"的名声和形象总不太好, 暧昧, 普通民众的态度里总有忌讳。当然, 西方历史上基督教世界对"女巫"的敌意和迫害就极端地多了。如今想来, 原因有两方面, 其一是普通人出于对未知的神秘力量的恐惧, 除非有特别遭遇, 通常不愿意承认和面对, 他们赖以生存的安全感(命运的常规性和可控性)和最低程度的自信和安宁不愿意被打破, 因此对那些职业身份上与未知力量紧密关联的神婆婆或女巫就心生本能的忌讳和排斥, 其实跟约伯的安慰者们不愿意相信无辜受难的可能性的心态非常类似; 其二关乎信仰和认同的心理学, 尽管从原理和操作的实质看同属于广义的Magic, witchcraft本质上更偏向阴性, 与月亮、女性、夜晚等被动的象征联系在一起, 而由道士或僧侣为代表的magicians [法术师]更具有阳性色彩, 而本身属于阳性性质的ego-consciousness更容易认同阳性身份, 借助信仰与其划上等号, 于是对普通民众[无论男女]而言, 更具有阴性倾向的witchcraft就必然更具有"异类"的色彩。可以说根源在于性别偏见, 可是性别偏见的根源又在于人的意识结构, ego-consciousness 属于阳性, 无意识属于阴性, 在这个意义上女人对于"阴性"意识的偏见丝毫不比男人轻。在现今时代看不懂《道德经》、在生活中丝毫活不出"水的智慧"的女人甚至比男人更多。甚至可以说, 真正的女性主义者认同witchcraft, 而不是各个宗教传统中的师傅、古鲁和上师。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