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关于12宫的含义,再讲一段

关于12宫的含义,再讲一段

人是由多层程序支配的自动机器, 人与机器人的差别在于, 机器人在程序的支配下只是忙于与外部世界的刺激反应, 即便自身有学习能力也同样建立在这个刺激反应的基础上; 人是生命, 生命不仅忙于与外部世界互动, 最根本的是生命具有内在感受, 在从事任何生命活动的同时都能感受到, 这个auto-affectivity, 尤其感受到痛苦和快乐的能力, 将生命与机器人决定性地区分开来。只有以auto-affection为前提, 人才可能有反思的能力, 只有生命谈得上有一个"self", 机器人永远不会感受和思考自身的生存及其意义。这样, 人的特殊性在于, 一方面同样是由多层程序支配的自动机器, 另一方面人具有自我感受的能力, 由于这份能力人才可能自我反思, 从而具有了理解支配自己的程序的能力和有限地修正程序或运作方式的能力。于是, 人生就成了一个意识不断升起和成长的过程。意识的升起, 其可能性前提在于, 自我感受能力能让人遭受emotional shocks。意识的升起离不开emotional shocks. 这一点决定了, 人生没有吉凶, 人世的本质是意识进化的学校, 人一世又一世来到世上目的绝不是追求"幸福"和"成功", 不是所有意义上的"活得好"。于是我们就明白了世上人们的苦恼的根源, 即不明白活着为了什么, 没有别的。

我们来看, 在natal chart中, 程序是如何编写的, 人生是如何展开的, emotional shocks 是如何发生的?人出生的时刻, 太阳系这个astral realm赋予了人一组形式意义上的程序。这个形式意义的程序系统需要在后天的人生中被逐步充实和具体化, substantiate. 所以人出生后成长的过程, 既是natal chart中的程序依次落实的过程, 也是在这组先天程序的基础上通过教养和社会化编写更具体的程序的过程, 即conditioning. 12宫的顺序就是人生展开的过程, 代表出生的上升是人生的起点。从第1宫到第6宫, 地平线以下的领域, 是一个人的整体人格成长的过程, 说白了, 是一个不断在生命内部编写完善程序的过程。所以落入地平线以下的行星, 本质上是在人生早年落入了"内在的"领域, 属于发生学的范围。[后面会说明, 地平线以上的行星如何构成了来自"外部"的冲击。] 更具体精确一些, 可以说从第1到第5宫算是人格的自然成长, 第6宫的特殊性在于这里是"成人"的最后阶段、作为独立的个体进入公共社会之前的准备。所以第6宫是人反思自己、试图改善自己的领域, 通常也是心比较重的领域, 在这里人们对先前[被]编写的程序进行审查和完善。

在人群中, 哪些人的人格最稳定、最不容易变化呢?大部分行星落入地平线以下的人, 尤其群星落第4宫的人。一方面, 他们的人格重心稳, 类似"不倒翁", 另一方面地平线以上的行星少又意味着他们在成年后很少受到来自人生过程和外部世界的实质冲击。注意, 刚才我说到"发生学", 意思是, 的确, 地平线下的行星可能对应着人生早年受到的冲击。可是, 这时的冲击不同于成年后-地平线以上的冲击, 因为早年遭受的冲击仍然起到了在心灵内部编写程序的功能。当然, 心灵创伤更可能来自人生早年, 不过这种冲击最后被内部化了。

地平线以上, 从第7宫开始, 人作为"成人"开始进入社会, 参与社会的过程。理性意识开始上升。这时候, 地平线以上的行星就可能给内在程序已经编写完的内在人格带来源于外部和人生"事件"的冲击。其中总有一些具有强度的冲击构成emotional shocks, 从而促成意识的升起和成长。为什么人的被迫的、躲不开的"转化"更多发生在第8宫呢?想想有重要行星落入第8宫的人的人生感受, 联系到意识/无意识的区分和阳光强度的象征意义。

我们在去年的课上和春天对12宫含义的一次补充讲述说了很多了, 说过的就不再重复了, 有心的同学可以贯通起来理解一番。今天的说明能帮助我们理解, 人生中为什么会发生"遭遇"和"事件"?发生的可能性前提是什么?哪些人更容易发生"遭遇"?他们的高级自我为什么这么安排这一世的"遭遇"?emotional shocks如何发生?相对于在人格发展过程中已经编好的程序偏好而言, 外部冲击带来了使预期落空的不一致, 这种背离和失落实在难以消化。由于难以消化, 所以最后的出路在于自我认识, 回头审查自己的心灵中(被)编写了怎样的程序, 有没有可能修正某些程序,或至少修正某些程序的运作方式?自我认识的目的是成为一个人, 一个统一的unit. 自我认识需要勇气。多数人在一定阶段都会停下来, 打住了。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