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拉康初讲随感

拉康初讲随感

今天尝试讲拉康。一开始没有把握, 当作尝试吧。讲的过程中更清楚了其中的关键。

如何能更容易理解拉康?忘记他是一个学者。作为心理分析家, 他的目的是理解人生的各种烦恼也就是各种经典的心理病理现象的本质, 心理分析的归宿不是学术, 而是一套严谨的psychopathology, 而且要具有心理分析实践的可操作性。他的探索落在clinical层面, 因此严格说来他不是“学者”。为了这个目的, 他就必须去探究普遍的人性和human existence, 结果发现由于某些根本的structural moments, 人生注定了要come to terms with 缺憾和损失, 而且The genesis of ego必然意味着self的异化。在这个意义上我说拉康在给佛陀做注解。[一切宗教修行的目的是克服这个不可避免的异化] 心理病理现象是如何出现的, 如何把握它们?抓住拉康所识别出来的那些structural moments, 不同的精神病症患者不当地处理或干脆无视了某个structural moment, 尤其是“The name of Father”. 拉康的入门不易, 需要理解结构主义语言学, 最后的关键环节是理解“The meaning of the phallus”和“The name of Father”. 可是稍稍入门之后, 我们会逐渐发现, 收获太大了, 无论是理解普遍的人性和人类生存, 还是理解形形色色的心理病理现象。昨天的课程只是一个开始, 以后我们会逐步理解拉康以及更一般的心理分析的意义。心理分析有助于人的觉醒和意识的升起, 是20世纪人类开启的一项伟大事业。

学术界理解拉康的困难或许恰恰在于, 太把他当成学者了, 忘记了他的目的是科学地理解人生的烦恼和缺憾的必然性以及各种心理病理现象的本质, 忘记了他的思想探索的归宿在clinical level. 不从clinical角度来理解拉康, 最后只能是半途而废。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