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再谈生命中的创伤和疗愈

再谈生命中的创伤和疗愈

1. 心理分析的课程让我们明白, 我们的创伤的来源和本质, 为什么我们心灵里总是藏着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和一个有待实现的成人。大多数人或多或少都还没有长大, 都有或多或少没有痊愈的创伤。关系中的问题的原因之一是, 实际上没有长大的孩子进入了关系, 结了婚。多数人心灵中的大部分的心理年龄没有超过18岁, 很多人没有超过10岁。先长大, 疗愈, 理顺关系, 与自己和世界达成和解, 才谈得上超越。人生最重要的功课就是在实际人生过程中, 而不是在人生过程之外, 不是在印度还是别的“西天”。急于超越的现象就是spiritual bypassing, 西方人尤其分析心理学讨论得太多了, 可我们这里还是少有人理会。太多还没长大的孩子, 人生和关系中一塌糊涂, 却执着于出世修行, 以为“修行”就是练功。

东方传统有太强的执念和太多的大师催着人们去印度、去西藏, 我们这里的重点一开始是反的, 把这些没长大的孩子拉回来, 回到人生中, 先完成最重要最基本的功课, 先长大。假如人来到世上最应该做的是出世修行, 那你为什么来这里呢?!所以我们的课上一再说, 我们不谈“修行”, 我们只谈成长和疗愈。

疗愈, 首先了解的是人生河流的动力学。只有了解每个人的具体的动力学, 疗愈才会有效。听过太多各色灵修人士和宗教人士自以为是地指导人们疗愈, 似乎科胡特、比昂、荣格和海灵格全是傻子一样。凡是真诚的探索都不是徒劳, 可是先去了解弗洛伊德、克莱因、科胡特、温尼科特、比昂和荣格。

诚实地生活, 随心所欲, 克劳利所说的“Do what you Wilt shall be the whole of law.” 关于何谓“随心所欲”,我在博客文章里写过了。不要模仿, 不要怕犯错误。只要忠于自己的“心”, 所有人生经历都有同等的价值。每个人在各自的位置上都是对的, 平等的尊严源于各自的同样有价值的人生体验。我平等地看待处于不同进化位置和人生处境的人们的特别人生经历, 一切都是神意的展开。不评判, 接受和理解。帮助一个人的前提是了解他/她的人生河流及其内在动力, 顺势而为。我反对去印度吗?没有。我反对什么?“只有我(们)正确”。耶稣说: Do not judge. 这话同样适用于那些认为“只有我们正确”的基督徒。

关于“疗愈”, 比如抑郁症, 我不妨这么说, 只有病人自己能疗愈自己, 只有自愈这回事。没有任何神奇的大师和灵修手段是有效的, 假如有效的话, 绝对是给这个人添乱, 因为功课是他自己的, 他人没有理由去剥夺他这个进化路上堪称最宝贵的经历。任何疗愈者假如没有放下疾病和健康的分别心, 假如认为抑郁是需要纠正、克服或战胜的, 那么这是些肤浅的骗子, 而且他们对生命的真理知之甚少, 骨子里或许仍然是唯物主义者。关于“疗愈”, 以抑郁为例, 只要一个人还保有“纠正或治疗的态度”, 只要他还认为抑郁是需要尽快克服的坏事, 他就是个无知的人, 彻底无知的人。最好的疗愈一定是一个生命过程的副产品。假如有人问我你是如何“疗愈”自己的?我的回答是, 我没有做任何疗愈, 我只是接受它, 拥抱它, 努力去理解: 何以如此?这意味着什么?

把问题想明白, 疗愈是最自然不过的事了。假如没有治愈呢?我回答: 没有分别。任何一种病, 最有利于疗愈的态度是: 即便没有疗愈, 又如何?放下恐惧和分别。你放下的越彻底, 病越容易消失。归根结底, 病症是ego需要倾听的心灵声音。凡是执着于战胜疾病的人首先是懦夫。懦夫错过了人生最重要的功课。假如有人说, 我若是传授你某种静心方法, 会让你更快恢复。我的回答是: 按通常的健康标准, 这是可能的。可是我不需要, 因为我明白我会从抑郁的经历中明白一些最宝贵的东西, 假如你帮我节约10年, 就基本把我这一世最宝贵的机会剥夺了一半。

世上有很多致力于身心灵疗愈的工作坊, 都各有其效用和价值, 可是, 最根本的途径是放下吉凶的分别心, 抽离和理解, 去解答两个最根本的问题: 何以发生?这意味着什么?在我的生命进化中有何意义?

2. W. H. Auden说: 所谓创伤经历并非意外事件, 而是'孩子'一直耐心等待的机会(假如这个经历没有发生, 它就会找到另一个), 以便为生命的存在找到必要性和方向, 以便生命成为严肃的事情。诚哉斯言!

有伙伴提问: 如果这个创伤出现了, 自己的家人的孩子的或者朋友的, 应该如何去应对?

答曰: 明白这是人生过程中的“自然现象”, 不必人为地加重心理负担。创伤的发生和疗愈都有其timing. 给孩子留出疗伤的时间和空间, 家长切勿过于主动地为孩子“疗愈”, 尤其不要填满孩子的自由时间。当孩子能感受到苦恼的时候, 给他/她做一些解释, 让他/她看到过程、方向和希望, 尤其是创伤的积极意义。家长的积极心态是重要的, 不要陷入负面情绪, 同时克制自己积极干预或帮助孩子的冲动。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 在我的受伤和疗愈的过程中, 最希望有人帮助我明白“这何以发生?在我的人生中究竟有什么意义?” 因为一开始我以为创伤及其aftermath是对我的人生意义和成长的挫败, 自我疗愈过程中才逐渐明白, 恰恰相反, 在创伤及其疗愈的过程中我才成全了自己、发现了自我。另一位大诗人说, The world is the vale of soul-making. 创伤经历的意义恰恰在于“soul-making”. 假如遇不到智者能及早告诉我以上的话, 那么回过头来我的希望就是, 在我的人生背负着创伤的重负顽强展开的过程中, 周围的家人亲友中尽量多一些真正的成年人, 不再让我承受和消化源于他们的负面情绪, 自顾不暇的时候还不得不承担和消化“巨婴们”甩给我的额外负担。至于积极的疗愈和恢复工作, 他人替我做不了任何事情。

3. 春节前后这两个月我似乎进步了很多, 通过“打开自己的心, 暴露自己的伤口, 允许自己呈现出脆弱”。Open your heart, expose your wounds, and allow yourself to be vulnerable. 这样, 就感觉自己放下了很多负担, 心里更自由更安静, 于是理智和情感进一步分离, 不仅能感受到以前感受不到的层面, 而且加深了对爱、关系和人性自身的理解。没有任何一种瑜伽或静心方法能替代这个过程。

不爱自己的人大都爱面子和体面。爱面子的人很难进入亲密关系, 连深厚友谊都困难。亲密, 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 而心是pathos的载体, 心在人生中经常感受孤独、脆弱和无助, 因此敞开自己的心就容易暴露自己的脆弱, 爱面子的人是很难的。没有彼此敞开心、暴露自己的脆弱, 就实现不了intimacy. 人生最主要的挫败是在亲密关系和友谊中实现不了intimacy. 因此The true courage is the courage to be vulnerable.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