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谈话记录

谈话记录

1. 想起与师妹冉博士的一次谈话, 其中有一段值得记下来。说到古与今的分别, 尤其脑的智力和心的智慧之间的分别, 我说, "思想史"甚至"哲学史"这种东西是现代人的发明, 当现代人研究"古代人"的思想的时候, 这种术语具有很要命的误导。现代学人不假思索地认为, 但凡文章著作中表达的思想都是脑子里想出来的, 就是"思想"或"哲学", 那么我们就可以仅仅依靠大脑智力进行梳理和评判。对于现代学术, 这种思路大致成立, 尽管深究起来也大成问题。可是, 对老子、孔子、王阳明这样的"古人"来说, "思想"或"哲学"这样的思路就大错了。假如这些古人在著述或语录中表达了比较系统的思想, 这些思想绝不是像现代学人一般是在书斋里纯粹脑子想出来的, 他们的"思想"或"哲学"是心的智慧的凝结。古人的智慧是生命的智慧, 是修行的产物, spiritual practices, 而这种身心和精神的修行是在自身生命上反复实验而逐步得到的体证, 而不是现代社会作为一种专业分工的脑力工匠在学院里瞎琢磨出来的。绝大多数现代学者对这里的古今之别根本没有意识, 就前赴后继地研究"古代思想史"、"古代哲学史"、"XX的哲学" 或 "YY的思想"。在很大程度上, 这类研究学科实属误入歧途。因为"思想", 对古人而言, 在来源和性质上在不小的程度上根本不是现代人所谓的"思想"。[我历来对"古"和"今"的界定, 这里就不重复了, 在历史上的古代当然不乏现代哲学家。]

一个人心的智慧越丰富, 对一种思想表述究竟更多出于大脑还是心的实证就会越敏感, 很快就会发现, 很多学者看似讨论关乎生命的究竟问题, 知识和逻辑都不错, 可是却缺乏真正的冲击力, 原因无他, 那是大脑整理出来的, 缺乏生命的体证。举个例子, 你读葛吉夫的话语,感受那种击中内心的冲击力, 马上就明白他的权威究竟从哪里来; 你再读肯· 威尔伯的看似体大思精的著作, 等而次之宗教哲学家的书, 马上就会感受到, 那仅仅是知识, 脑子里的思想而已,.或许稍有启发, 可是根本不值得消耗时间。

2. 希望伙伴们明白, 这里的课程是一条道路, 一系列严肃的工作, 一个人生过程, 要求我们不断增强勇气和信念。我写了几年博客, 那是一个孤独的人呼唤同路人的哀鸣。孔子说: 古之学者为己, 今之学者为人。我们坚持彻底的为己之学。所谓“修行”, 就是以自己的生命和身体作为实验室和工作对象, 在尽可能圆融完备的路线图的指引下, 结合我们每个人具体的人生轨迹, 从事的一系列的探索和实验工作。

3. 在我们的人生进化道路上, 每当实现了不小的进步后, 再看先前的自己, 马上发现原来自己是多么地自以为是!“自以为是”, 不仅提现在见识方面, 也提现在道德优越感上。这个事情是普遍的, 所有人都是如此。人们都是高估自己的见识, 高估自己道德上的“好”。有谁不认为自己特别好、特别善良呢?可是, 假如缺乏对人性的客观了解, 这种“自以为是”就没有意义, 而且往往是误人的。The proper study of man is man himself. 世界上可有任何领域比人和人性自身更值得研究?没有。一生中最不会后悔的努力就是去了解人, 理解人。

4. 不要过多纠结自己的外在人格。人生是戏剧, 剧本早已经写好, 人们总是纠结自己在戏剧中的角色。扮演什么角色不那么重要, 重要的是做一个清醒的演员。什么是“好演员”?如何做一个清醒的演员?首先去了解自己此生的角色, 熟悉理解整个人生剧本,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 哪些人会参与进来, 交集在哪里, 多长时间, 是感情戏还是其他文戏, 什么时候退出, 哪些人与自己有对手戏, ………。这样, 在每一场戏的每一个当下, 你的“表演”都忠实于自己的角色, 所作所为由衷而发。好演员的反应不是仅仅对当下互动的本能反应, 而是研究了剧本之后的真实回应。好演员并不“表演”, 所以他/她的表演没有痕迹, 浑然天成。好演员与其他演员演对手戏的时候, 发现对方往往没有认真研究过剧本, 根本不知道先前发生了什么、以后会发生什么, 仅仅依据自己当下的反应来表演, 并且容易自以为是。每一个能帮助人们觉醒的“老师”都是一个清醒的演员; 只有当一个“学生”有了这种“好演员”的意识, 他/她才看见了“老师”, 而在看见之前, 很多人由于愤怒, 过早的离开了。

5. 关于世上的制度化宗教, 再说几句。生命进化的路上没有任何有意义的证书, 任何地上的组织都没有资格给信徒颁发证书。假如信徒以为自己获得了某个组织的成员资格, 就多了一份保证, 那他就在欺骗自己。神不会看地上任何组织颁发的证书或会员证。任何因着某种会员资格而心怀优越感的人都不是我们的同伴。博尔赫斯有篇小说“神学家”,说两个神学家A和B为了神学教义争斗了一辈子, 死后见到神, 结果神把A误认成了B, 结果他们愤愤然, 问全知全能的神为什么。神说, 你们是一类人, 彼此没有区别。世上不同宗教的信徒们彼此争议, 在神的眼里, 是一类人, 没有谁比谁更正确。

6. 宗教导师也是, 他来到世上, 首先明白“无人可渡”, 他传教与否没有差别, 他做的是彻底出于自由的事业, 自由意味着他完全可以不做, 地球照样运转, 不会有差别,因为一切源出于神。明白了“无人可渡”, 王重阳就躲进了终南山, 后来他又进一步明白, 世上有少数到达了那个门槛的人, 经历了所有的炼金术操作, 最后只欠一个意识上的提醒, 而这个提醒就是initiation, 这个事情导师倒是可以做。initiation, 可以通过意识的途径, 可以通过能量的途径, 而能量和意识是同一玫硬币的两面,而意识比能量更为根本。意识引导能量, 而不是相反。一切善出于自由, 自由的事业意味着这个主人完全可以不做, 他/她没有非做不可的执着和强迫。假如不是彻底自由的, 导师就不是合格的导师, 他在唤醒别人的时候就会为自由的缺乏付出代价。各位细思之。一切都是神意的展开, 所以无人可渡, 无人需要他人来渡。假如一个人无论出于任何良好的动机, 试图在意识进化的道路上帮助别人, 而这个动机有强迫性, 那么他自己才是首先需要自救的人。只有出于自由的行动才真正具有力量, 心灵疗愈如此, 更高层面的唤醒更是如此。

7. 再说“Magical Name”. 一个人有多个名字, 不同场合中的称谓。比如面对父母的时候我们有一个乳名。假如划分层次的话, 有三个名字最突出, 其一是社会空间中公共性的名字, 身份证上的名字; 其二是你在某个目的在于内在生命之成长的组织(order)中的名号, 只有内部人知道, 比如“法号”, 其三是一个人这一世唯一属于你的名字, 西方传统中称为“magical name”. 注意, “法号”不可以在自己所隶属的order之外使用, 最好保密, 否则就失效了大半。magical name, 一生中只有一个, 需要一个人深刻经历人生、认识自我和了解自己的人生剧本之后才能发现和确认, 进化道路上最重要而且具有统领价值的事情就是发现自己的magical name, 从此自己的作为和思想忠实于它, 对它负责(answer to). 这个唯一的magical name是内在生命连绵不断、一以贯之的关键, 相当于中心主题和目的。这个magical name, 一旦发现和确认了, 就严格保密, 不要透露给世上第二个人, 否则效果就打折扣了。只有一种常见的例外, 很多人还没有能力发现自己的magical name, 又遇到了真正的“导师”, 导师能“看穿”这个人, 给他/她取一个唯一恰当的名字。这段话中的道理, 是最基本的magic原理, 具有心理洞察力的人很容易明白。没有明白的人们迟早要明白。在自己所隶属的order之外的社会公共空间里使用“法号”, 是愚蠢的, 除非他/她另有“法号”。magical name, 远远比“法号”重要。

8. 再谈"不要混淆过程和目的"。佛陀生前最不喜欢跟弟子们讨论理论问题、形而上学和终极问题, 也就是世尊本人很少讨论“佛学”, 更不鼓励弟子研究“佛学”。"有人身中毒箭"。究竟何谓“觉悟”、“河对岸究竟如何”, 对于路上的人、渡河的人来说, 在体验的界限之外, 不必深究, 尤其不必过多用大脑的理智思考, 坐而论道更是无聊的事情, 重要的是过程, 每一个当下的觉察和体验, 以及对人生过程的体验。进化的过程, [我尽量不用“修行”和“能量”这样的被过度滥用的术语], 是一系列的炼金术操作, 是方向明确的一系列深刻体验, 往往是充满挑战的痛苦体验。假如人们过多关注各家各派对“觉悟”和“终极目的地”的表述, 就容易陷入理论上的争执, 夸大不同道路的差异。假如人们专注于过程, 过程中的体验, 这个过程的实质而不是标签, 就会发现实践智慧层面的一致性比通常认为的高得多。炼金术就是关于这个进化过程的一般原理和“普通话”。在这个过程中, 人们注定了要经历calcification, separation, fermentation 等步骤或阶段。比如“分离”和“净化”, 想想人们的情绪和头脑以及欲望如何相互纠缠、相互污染的!如何分离?什么样的人生遭遇和挑战迫使我们进行分离操作?电影“教父”中老教父对儿子最后的教导是: 不要恨你的仇敌, 那会损害你的判断力。我们这个群里, 不鼓励脑子里出来的理论、形而上学问题, 而是表达真实、痛彻的人生体验, 尤其是emotional shocks, 因为进化的主要推动力是emotional shocks, 我们所有的思想兴趣只是为了深入理解真实的体验, 理解这些体验何以发生、意味着什么。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