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刘云鹏 > 关于使命的陈述

关于使命的陈述

这是一项事业的开端。这项事业的目标不是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而是通向大写的真理(Tuth)。Truth只有一个, 即关于人的生命的真理, 每一个人究竟是谁(who)、是什么(what)、从哪里来(whence)又要向哪里去(whither)。这里试图提供的是尽可能清晰、透彻和圆融的途径, 通向大写的真理的阶梯。而大写的真理, 有待人们通过不懈的内在探索和攀爬才能获致。

 

这项事业由“我”发起, 有赖诸多有心人的参与和共同努力。如临深渊, 如履薄冰, 这是我当下敲下这几行文字的感受。同时, 我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份确信。这份确信从哪里来?不是来自主观的热情和狂妄的自大。我知道,在卡巴拉的生命之树上, 我攀爬到了一个位置,在这里, 我聆听到了我的Holy Guardian Angel(HGA)的声音, 明确了我的“真正的意愿”(True Will)。[Holy Guardian Angel, 近似地说,就 是当代荣格派原型心理学和超个人心理学话语中的高级自我(Higher Self), 古希腊人苏格拉底的daemon, 拉丁语中的genius, 古代印度人的atman, 中国古人所谓的“元神”。]

 

这是一条理性的、实证的途径,the way of occult. 在这条途径之外, 另一条途径是“神秘者的途径”, the way of mystic. 由于每个人此生的性情、禀赋和因缘不同, 所以有道路的分歧。我们这里探索的是理性的、实证的途径。宗教的目标, 科学的方法。这里的通向觉醒的途径在于彻底的内在探索, 在于意识的扩展,根据清晰、完整的路线图(road map), 通过具体而系统的实际工作。

 

生命是什么?生命究竟是如何活起来的?耶稣所说的“得到生命”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每个人不都在“活着”吗?这是我们要解答的根本问题。而为了弄明白这个问题, 我们必然要向自己提问的是:“我”是谁(什么)?

 

假如人的全部心灵或意识是一部500页的书, 那么, 在真正的内在探索之前, 人们对于自己的了解仅仅是表层的几十页而已。可是, 生命的原动力以及人生的目的和意义隐藏在无意识的海洋中。因此声称自己拥有自由意志、自己能理性地掌控自己的人生, 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多亏弗洛伊德和荣格等现代深度心理学家的探索工作, 如今受过教育的现代人对上述说法已经不那么陌生了。

 

觉醒, the realization of Self,  or the realization of god, 始于自我认识。“认识你自己!” Know thyself! 觉醒的起点在于认识到, 在自我认识的工作之前, 每个人都是一台自动机器, 或者说一个提线木偶(法语中的marionnette), 操纵着木偶的那些线就是多层地的自动程序。人就是被这些自己很难意识到的程序控制着, 这些程序从远到近、从抽象到具体、从先天到后天分为多个层次, 具有一定的结构。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在于这些程序的具体差异。葛吉夫(G. I. Gurdjieff)一再说, 没有觉醒的人活在清醒的梦(waking dream)里, 人们的生活,情感生活、社会交往、理智创造, 包括谈恋爱、写论文、创业、忙上市等等, 都是在梦中自动进行的。

 

人生的烦恼主要源于无知, 不知道自己是谁, 此生为何而来,究竟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由于缺乏自我认识, 不晓得自己的true will, 不晓得此生的目的和意义, 于是人们就盲目地模仿他人(尤其名人和“成功人士”), 盲目地被此时此地的主流社会往心灵中灌输了诸多愚蠢的信念和自动程序, 这些信念和自动程序构造了人们的虚假人格, 后者偏离了自己此生的本质, 本真的自我收回了生命的热情和积极性, 于是人们在虚假人格的支配下被动地生活, 终生活在被动反应的自动机器状态中, 终生都在模仿, 始终找不到生命的热情、发自生命本源的快乐以及此生的目的和意义。作为自动机器的成年社会成员又盲目地将一系列自动程序灌输给孩子们, 一代又一代活在无明之中。

 

如何认识自我?既然无意识如同神秘的海洋, 如何扩展自己的意识领域?荣格等现代心理学家告诉人们, 人的无意识始终在表达自己, 只不过运用了现代人的理性意识所不熟悉甚至无视的象征语言, symbols, 由于每个人的无意识的非凡创造性, 这些symbols的类型和表达手段也极其丰富, 其中之一就是梦。现代心理学的革命就肇始于1900年弗洛伊德的《释梦》。在对心灵地图的描绘工作中, 荣格派心理学和意大利人阿萨樵利(Roberto Assagioli)的心理综合(psychosynthesis)尤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荣格和阿萨樵利的探索, 与古代世界的心理学和灵性科学(即我这里所谓的hermetic sciences)存在着很大的交集, 是现代人的心智通向古代智慧体系的桥梁, 甚至可以说,在不小的程度上实际上就是古代心理学和永恒哲学的现代表述。荣格终生都在偷偷地实践星象学(astrology), 他明确说过, 星象学和古典神话包含着古人的心理学的全部精华, 而且他将其成熟智慧的大部分都致力于炼金术(alchemy)的现代心理学阐释, 明确将他解读炼金术的巨著《Mysterium Coniunctionis》作为自己一生工作的总结性成就。

星象学(astrology)和炼金术(alchemy)究竟何为?

星象学远非(也可以是)预测吉凶的“占星术”, 更不是当今社会流行的太阳星座话语的大众娱乐。星象学是自我认识的最佳途径, 本命星盘(natal chart)是呈现每个人的类型、本质和人生路线图的唯一原型系统, 而且对每个人此生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提供了有意义的提示, 在每个人的出生时刻的天宫图中, 能看到心灵的各个组成要素和模块以及要素之间的牵连,  natal chart呈现的是亚里士多德的形式意义上的生命种子, 生命周期中的重要关节都蕴含在种子的类型中。

 

自我认识不是目的,仅 仅是走向觉醒的起点。星象学服务于炼金术。认识自我的目的是转化自我, 提升自己的生命至于完善的境地。炼金术的主旨是提升和完善人的生命, transform and transmute one’s whole life. 星象学帮助人们了解了生命的各个要素及其结构和牵连, 炼金术进一步通过分离、净化和(重新、有意识的)组合等操作步骤实现生命的整合和升华。炼金术的目的是寻找圣杯, 生成哲人石。

 

古往今来一切提升和完善生命的途径(所谓的“宗教修行”)的共同的核心工作是炼金术。因此,炼金术被称为Great Work, 或the Royal Art. 古往今来一切的Mysteries或修行团体的最终任务就是完成这项Great Work, 具体的途径或手段多种多样, 内在的共同实质就是the Royal Art. 在这项工作之前和外围, 有必要的学习和准备以及各种little work (如礼拜、圣事、诵经、持戒、布施等等), 可是无论付出怎样的努力, 若不完成炼金术的Great Work, 人们都无从达成最终的觉醒, 实现Self-realization.

 

星象学和炼金术属于hermetic sciences

何为hermetic sciences我们这里的使命为何冠以“赫尔墨斯”之名?

回到上面的问题, 如何进行内在探索?如何实现自我认识?内在生命和广阔深邃的无意识领域是不可见的, 不是外在的科学认识的对象, 因此不属于可以客观测量和描述的关于广延的知识, 而是关于生命感受和强度体验的知识。如荣格所说, 无意识表达自我的方式是通过象征, 而内在心灵就是由诸多活的原型构成的, 作为真正以人的psyche为研究对象的psyche-ology首先就是原型心理学, 星象学中的诸行星以及古埃及和希腊神话中的诸神实际上就是荣格意义上的人类心灵中的原型。人们认识自己的psyche的最佳方式就是, 通过对古人所系统刻画的象征和原型系统的理解, 在自己的人生体验和心灵感受中进行充实和验证。象征, 是人的理性意识通向未知的内在心灵的向导。

 

何为hermetic sciences

古往今来的阿凡达和达成觉醒的圣人们, 运用象征和隐喻的语言为我们解释了人的全部心灵版图中的原型象征和通往觉醒的道路上的主要路标。而且古代的圣人们发现了对应原理, 在西方传统中这项根本的cosmic principle与“三倍伟大的赫尔墨斯”的名字连在一起。对应原理, 即作为世界整体的大宇宙(macrocosm)和作为人类个体的小宇宙(microcosm)之间的平行同构关系, 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天人合一。“As above,so below.” “As within, so without.”  在大千世界和人的生命中, 运行着同样一组有层级和秩序的活生生的原型,甚 至可以说, 在包括人的生命在内的这个有形宇宙的背后, 存在着一个原型的世界, 后者是作为原因的世界, 前者是作为结果的世界。我们知道, 象征,一方面必须是有形世界中具体的事物, 另一方面又蕴含着普遍性的活生生的功能性含义。由于人的心灵内外两个世界之间的对应关系, 因此我们就能在有形宇宙中找到代表性的具有象征性的事物, 来对应、激活和唤醒内在心灵中不可见的原型。星象学中的主要象征是太阳系中包括日月在内的10个行星, 炼金术中的主要象征则是作为三要素的硫磺、水银和盐以及七种代表性的金属。

 

这里所谓的hermetic sciences就,是指那些明确以对应原理为根据、运用象征体系来揭示人的生命和心灵版图的真相或系统说明人在通往最终觉醒的道路上要先后经历的诸多过程的智慧学问。因此我们就把星象学、炼金术、magick (法术)和塔罗(Tarot)等智慧和实践系统统一归入“赫尔墨斯”的名下。传说中的三倍伟大的赫尔墨斯,同样,也是一个象征人物。

 

在通往觉醒的道路上, 修行途径可以分为“加法”和“减法”两种, 当然纯粹的减法的途径在历史上是不存在的。经典瑜伽接近减法的途径, 在赫尔墨斯名下的途径是加法的途径。减法的途径强调“空”,将有形世界看作虚幻,maya,由于缺乏以对应原理为根据的象征系统的帮助,这条途径很难具体而精准地探索人的心灵(psyche, soul),因此过于侧重灵性(spirit)的超越,而且过于贬低物质世界和世俗生活的意义,容易陷入在spirit (出世)和matter (世俗)之间的二元紧张关系,却遗忘了psyche (soul)才是前二者之间的桥梁和必要的调和者。可以说,除少数分支以外,包括印度和中国灵性传统的主流都呈现出了过于强调减法和超越的倾向,而不能赋予现实生活和人生的实际体验以积极的价值,因此,往往不能帮助大多数人找到人生的目的和意义。[中国道教属于炼金术和Magick的途径,佛教密宗的各个派别在很大程度上属于Magick,尽管是在瑜伽的基础上。]

 

那么,何为卡巴拉呢?我们的使命又为何冠以“Qabalah”之名?

原因在于, 在古往今来一切表述人的心灵的全部版图和指示通往觉醒的完整道路的象征图示系统中, 源于古代犹太人的卡巴拉体系(以生命之树为根本图示)最完整、本源、最具有包容性和普遍性。在一切关于天人合一或对应原理的象征表达中, 生命之树是最根本的、最富于启发意义的。卡巴拉和生命之树, 是古往今来各种修行途径的master plan和road map。无论是印度的瑜伽脉轮系统、中国道教的内丹人体图示, 还是源于近东和西方的星象学、炼金术、塔罗和magick, 都可以在卡巴拉的生命之树上找到各自的定位, 由此或者得到更清晰的意义表达, 或者得到更富有实践价值的启发, 而且能相互之间实现有效的沟通。比如, 塔罗的22张主牌对应着22个希伯来字母, 在生命之树上对应着22个paths, 是人走向觉醒的道路上的22项必要工作(pathworkings)。而作为西方传统的修行实践系统的higher magick, 是在赫尔墨斯传统和卡巴拉传统合流之后而发展来的, 更是以在诠释中不断注入新鲜生命的卡巴拉系统为纲目。

 

这里的途径是理性的、实证的途径。关于生命真相的大写的真理, 不可能在纯粹的理性思辨中得到, 不可能在言辞中出现, 不可能通过柏拉图的或黑格尔的辩证方法而获致。自然科学家在人为构造的实验室中验证理论假说所蕴含的事实预测, 而对于致力于生命上升和觉醒的人来说, 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就是实验室, 自己就是做实验的探索者。随着意识领域的扩展, 内在探索的深入, 人的being就在转化之中, 在雅阁的天梯上攀爬; 关于生命实相的knowledge和人的being是同一辆车子的两个轮子, 更究竟的知识取决于人能否达成更高程度的being。

 

同样,我 们不可能仅仅通过读书和思考就能达成觉醒,哪 怕我们读遍古今圣典, 包括葛吉夫和克劳利(Aleister Crowley)或者其他导师的所有著作。重要的是, 实际的训练, 坚持不懈的训练。Practise! Practise! Practise!

 

在今后的文章中, 我们会陆续推出关于这个主题的各个领域和分支的说明文章, 系统地介绍其中的要义, 尽可能清楚、明白的说话。我还会选择一批在我看来尤其有价值的经典著作, 比如Swami Vivekananda (辩喜)的《Raja Yoga》、克劳利的《瑜伽八讲》和《Book 4》、尤迦南达的《The Essence of Self-Realization》等等, 精心翻译, 陆续发布在我们的公号中。还有最重要的部分, 适合各个修行阶段的训练方法。

 

最后必须说明的是, 我们的事业不是为了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更不是什么创业。这项事业不是为了赚钱, 反而要需要另外的努力来资助这项事业。

欢迎访问和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赫尔墨斯-卡巴拉学园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