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1月19日 09:53

“Life is difficult”

《少有人走的路》的作者开篇就说: Life is difficult. 这是每一个来到地球上的人最应该明白的事实。可是, 在“现代世界”, 几乎所有家庭、社会和教育机构都努力推迟孩子们面对和明白这个事实的年龄, 似乎尽量延长童年的时间就能避免这个事实一样。尽量长久地生活在美好的期待和想象中, 结果当真实的人生打来耳光的时候, 人们手足无措, 无论年龄多大, 反应像孩子一样幼稚。现代社会的教育最糟糕的地方是, 成长中的人们对真实的人生毫无准备, 关于生命和人生的真相的知识恰恰是现代人逃避和回避的知识, 学校和大学不是唤醒人的地方, 反而是帮助人们沉睡和做梦的地方。现代世界充斥着没有真正长大的孩子。可是,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 梦幻......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6日 16:41

说明与预告

在赫尔墨斯-卡巴拉学院这个领地上,我要开始耐心地、系统地写作了。在过去的4年多里,我经常在匆忙中写下一些笔记和感言性质的文字,先是在QQ空间里,后是在财新网的博客中,收获了一些朋友的支持。这些文字对我在探索过程中所逐渐明确起来的地图和路标大致上都做了提示性的说明,可是由于缺乏从容的时间和心态,这些文字或过于浓缩,或有些生涩,给读者的理解构成了不小的障碍。如今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开始正式投身这项事业了,在日常的咨询、疗愈和课程之外,我的主要任务就是写作,专注、系统的写作,尽可能清楚明白、深入浅出的写作。为此,我必须制定一个成熟的规划,将统一的主题进行分解,在不失系统性的同时,在不同的方向上完成多......

阅读全文>>
2017年01月05日 10:01

终于可以松口气 可以慢下来工作了

5年前, 当我开始人生的根本转向的时候, 意识到自己即将把40岁之前(1992~2012)学到的几乎所有学识全部放弃, 开始探索一个全新的大陆, 一个未知的海洋。时不我待, 为了尽快描绘出这片海洋的地图, 或在那块大路上插上关键的路标, 且不提生存和责任的压力, 我在焦虑感的压迫下, 一路狂奔。从2012年开始, 我离开了自己探索了将近20年的现代世界和现代人的mind-set, 开始谦卑地走入"古人"的世界和worldview, 取道20世纪的那批"传统主义者"、荣格和R. A. Schwaller de Lubicz, 终于明白, 如今能理解和感受到"古代世界"的现代人何其稀少!我的使命是致力于永恒智慧的现代复兴, 一如百年来西方世界在这条道路上的智者们......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2日 18:53

一段关于寓言的寓言, 或公案

有一位美国青年,在加州的某个禅宗学校学习,不经意间被一本小说迷住了。这本小说就是卡夫卡的《审判》。哦,可怜的孩子!这本“邪恶的”的书,加上他的参禅训练,让他陷入了无法逃离的困惑中。卡夫卡在小说的末尾插入的那个寓言,通常被称为“在法的门前”,尤其让他执迷不已,无论是在理智上还是在情感上。这个寓言扰乱了他的内心的平静,他的禅修也难以如往常一样进行,《碧岩录》也读不下去了。

卡夫卡的寓言大意是这样的: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2日 12:32

关于使命的陈述

这是一项事业的开端。这项事业的目标不是任何世俗意义上的成功, 而是通向大写的真理(Tuth)。Truth只有一个, 即关于人的生命的真理, 每一个人究竟是谁(who)、是什么(what)、从哪里来(whence)又要向哪里去(whither)。这里试图提供的是尽可能清晰、透彻和圆融的途径, 通向大写的真理的阶梯。而大写的真理, 有待人们通过不懈的内在探索和攀爬才能获致。

这项事业由“我”发起, 有赖诸多有心人的参与和共同努力。如临深渊, 如履薄冰, 这是我当下敲下这几行文字的感受。同时, 我的内心深......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1日 09:22

友谊和亲密情感的缘由之一

友谊和亲密情感的缘由何在?当然, 只有当我深入认识了一个人之后, 认识了一个独特而具体的人(而不是任何集体性的面具或人格的组合), 才会获得这个人的友情。当我们初次见到一个陌生人时, 认识的起点是他的社会面具, 即他在社会上的标签, 比如老板、处长、博士等等; 令人遗憾的是, 很多人在知道了他人的persona之后, 就再也没有心思进一步了解这个人自身了, 接下来不过是将自己心灵中沉淀下来的关于某一类人的形象不断投射在那个人身上。假如一个人在你的眼中始终是一个社会性的persona, 你会获得他/她的友情吗?比如说我这个人, 假如有人认识了我三年, 仍然只知道我是个"博士"或"读书人", [鉴于中国当今每年就毕业5万以上......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30日 09:06

我是谁?究竟谁在说话?

我是谁?觉醒之前的人不是一个unity, 而是从内到外多个层次的组合, 而且支离破粹。首先我是一个人们看得见的personality, 同样具有人性范围内的弱点, 有人觉得"他"很可怜, 有人觉得"他"很可敬, 也有人觉得"他"很可气。这个(整体意义上的)personality是由本命星盘(natal chart)决定的, 具体的人格, 是为了在这世上经历特定的功课, 完成特定的事情。其次, 再往里, "我"是一个mage, 至少是a mage in the making, 经历了多世的人生, 经历了累世的功课, 明白了很多, 看到了很多, 多数人还远没有明白和看到。这也很寻常, 所有人都要这样经历, 有些人已经经历了, 有些人还有待经历更多。其三, 再往里, &quo......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1日 21:05

关于“转身”与“Eros”

我多次谈到了转身之难, 在人的生命进化的最后阶段之前, 人被投入世界、与"神"分离的渴望(separating desire)主导, 作为具体的personality在世上经历具体的人生, 这时候回归神圣源头的渴望(returning desire)尽管无时不在, 却处于弱势, 在无意识中运行。在这样的阶段, 人被世上的美好事物所吸引, 反身内省是很不自然的, 只有在遭遇挫折的时候才可能短暂地转向内心, 不过, 通过内在探索来发现自己的individuality的动机通常无从升起。人们被各种各样的外在事物所诱惑, 比如财富、地位、权威、荣耀、承认等等, 在生命更高的进化阶段上, 人们在被内在渴望所驱动的纯粹兴趣引导下, 投身于哲学、科学和艺术等创造性的活动中, 不是为了能从......

阅读全文>>
2016年08月01日 18:26

说说古今形而上学

古人区分了"the world of becoming"和"the world of being", 前者是"the world of effects", 后者是"the world of causes". 这种区分只是一种方便, 绝非对应着现代人的代表康德所说的"现象界"和"本体"; "流变的世界"只是普通人借助感官所能"看到的"世界, "the world of being"并非位于"流变的世界"背后的无法成为认识对象的本体。只有唯一的实在(reality), 这个实在是多维度的, 这些维度构成实在的纵向等级(hierarchy), 这个实在的hierachy对应着人类经验的可能形式的hierarchy, 后者就是人的生命进化的阶梯。随着人在这个进化阶梯上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9日 10:51

心灵进化的阶梯

世界上大多数人的生命重心是为了从自身之外的外部世界获得某些东西(无论是有形的还是无形的, 物质利益、地位名声、友谊爱情等等), 在外在世界中忙碌, 持续关心着外部世界, "心"基本上在外部世界中飘浮, 很少能收回来。这是一种自身的生命不自足的状态, 需要得到外在的东西来补充自己的匮乏。当然, 心理学家说, 有一种名为"自我实现的人", 他们在外部世界忙碌, 不是为了得到某种东西以填补自己的匮乏, 而是为了"实现自我", 即发挥自己的才能, 实现自己的价值。对于这个心灵状态, 早年我是相信的, 如今越发怀疑起来。

纯粹的科学家和哲学家是第二类人, 他们不再试图从外部世界得到什么, 可是关心的对象仍......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7日 11:51

唤醒、现象学还原、小津与布雷松的”transcendental style”

20世纪意大利的经典作家Giorgio Bassani在其小说《The Garden of the Finzi-Continis》中这样说: 假如你真的想理解万事万物在这个世上的存在方式, 你最好要"死过"至少一次。既然这是法则, 那就最好在你还年轻的时候"死"去, 因为彼时你还有大把的时间能让自己振作起来, 从头再来。[If you want to understand, really understand the way things are in this world, you've got to die at least once. And as that's the law, it's better to die while you're young, when you've still got time to pull yourself up and start again.] 我有幸经历了这样的过程, 也算是对这段箴言的验证。我不敢确......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6日 08:17

有必要澄清“政治”的概念

早上在微信中随便评论了几句, 记录在这里吧。古典时代和共和主义者的"高贵的政治"属于社会自治的范畴, 与古典自由主义警惕的state power借助强制手段实施的政治活动基本上不是一回事儿。Aristotle 的<政治学>在现代更多属于"社会学"范畴。关键在于是否通过强制征税和强制手段。古代城邦的政治是公民以私产支撑的, 军备更是以私产自备, 中世纪的骑士亦然。政治思想中的混乱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不同阵营的人们对"政治"的界定不同。说古代的政治是"自然的政治", 现代政治是"权利的政治", 就是在说胡话!根本不可通约。假如不经过历史社会学的考察, 人类行动的政治经济学考察, 抽象的政治哲学和......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5日 14:53

三种修行途径

       修行途径的分途, 关联着看待这个有形世界的不同眼光;依据不同的眼光, 我们也尤其能更清楚地理解不同的途径。第一种眼光, 也是东方人最熟悉的一种世界观和人生观, 尤其呈现在原初佛法和后来的中观一脉中, "the world as maya", 把有形世界看作"摩耶"(幻象, illusion). 有形世界是 "the world of becoming", 无物常驻, 诸法无我, 一切事物都是缘起的产物, 所谓"缘起性空", 这个世界与metaphysical reality相对, 后者属于"the world of being", 在印度佛法的主流中甚至后者也不可轻言。这样的世界观导向的修行要旨就是detachment(抽离), 纯粹理智的......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22日 13:06

“转身”、学问和“功德”

觉悟的过程在于, 作为metaphysical reality的生命的真相最终被我们"看见", 成为lived experience, 这个实相与我们的生命自身(being)融为一体。觉醒的人不再寻找这个实相和真理, 更无须论证, 因为他自身的生命就是真理, 活在真理之中。宗教的或形而上学的学术或学问, 是对真理的表述, 无论如何只是话语, 尽管不乏向导和净化的意义。我们走向觉醒的关键在于转身, conversion, 从追逐实相的影子转向在个体心灵之中寻找实相; 转身之后, 我们才可以开始走向觉醒的工作, 即通过我们的心灵对心灵自身做工, 最终打开通向光明的"心灵之眼"。转身和内在的工作, 是一切真正的修行道路的核心; 觉醒只有通过个体的努力打开"心灵之......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15:35

日记三则

1. 在生命的进化("修行")这个主题上, 如何分别"导师"的真假?本来, 人无往不在进化之中, 哪怕是作恶, 因为人主要是通过犯错误及其后果来进步的; 这样, 生活的哲学很简单, 心灵中最渴望什么, 就去做什么, 能解渴的就是好的。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 饥渴的东西不同; 同样的饥渴, 能解一人之渴的东西未必适用于另一个人; 因此人只须忠实于自己, 无须模仿他人或过度地关注他人。老K于是说, 真理是无路可寻的国度, 没有"导师"这回事儿。可是, 当人们不清楚自己的真正饥渴的时候, 总是希望能找到指点迷津的向导, 于是总是去寻找写书、写文章的高人。问题就出现了, 因为智者大都默默无闻, 除非有特殊因缘, 否则绝不会......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7日 11:34

为真正的“奥地利学派”说几句话

关心和思考政治事务的人们, 为什么必须阅读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和罗斯巴德(Murray N. Rothbard)? [只了解哈耶克的人没有任何资格说自己了解"奥地利学派"] 请听我说。首先, 关心和思考政治事务的人, 根本上分化为两个群体, 学会、运用经济学思考方式的人 vs. 不懂经济学、从来不用经济学思考的人, 后者总是不明白, 政治事务是实践性的, 关乎具体的人类行动, 无论人们通过哲学、伦理学等论证方式描绘出了多么美好、正义而又[在他们看来]现实的政治图景, 都可能在实际落实中导致unintended consequences, 甚至完全落空。

其次, 自称"经济学家"的人简直多如恒河之沙, 可是最令人绝望的事实却是, 大多数"经济......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4日 17:06

关注Robert Lanza, Bob Berman合著的《Biocentrism》

关注 Robert Lanza, Bob Berman合著的<Biocentrism>和<Beyond Biocentrism>。Robert Lanza is one of the most respected scientists in the world, a US News & World Report cover story called him a "genius" and a "renegade thinker", even likening him to Einstein. Lanza has teamed with Bob Berman, the most widely read astronomer in the world, to produce "Biocentrism", a revolutionary new view of the universe. In this paradigm, life is not an accidental byproduct of the laws of physics. Biocentrism will shatter the reader's ideas of life--time and spa......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4日 10:32

继续“不合时宜的思考”

自从国家主权这种东西诞生以来, 普通民众从中收获的只有苦难。为了捍卫只能带来苦难的东西, 人们群情激愤, 准备为各国普通民众制造更多的苦难。一种虚构的没有生命的概念, 就可以让无数鲜活的生命为之牺牲。在国与国的战争中, 据说有“战胜国”, 有作为胜利者的百姓吗? 仇日的人们难道不知道, 普通日本民众同样是侵华战争的牺牲品?多少日本妇女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和儿子?!

唐朝的时候土蕃的国土面积很大, 包括了青海和四川的大片地区; 国际上说, 当哈布斯堡家族的马克西米利安一世在国际上尽情联姻的时候, 你问他什么是主权-领土?! 法国国王在巴黎周边的属地是私法概念, 公爵对其属地也是私法概念, 那时候人们......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3日 12:31

不合时宜的政治思考

自新教改革和民族国家兴起以来, 政治观念和实践中出现的最糟糕的东西就是:主权(Sovereignty)。这种抽象的、统一的国家主权概念, 连同路德派基督教和现代理性主义一道, 推动着整个现代世界朝着中央集权制(statism)的方向发展, 古典自由主义的软肋就是这个主权概念, 而随着美国联邦党人在美国政治方向上对于反联邦党人的胜利, 整个世界在错误的道路上还要延续几百年。主权概念是对自治原则的否定。绝大多数现代人仍然远不理解中世纪和"传统社会"(当然, 中国自秦朝以来就误入歧途了), 更不明白文明的制度基础、社会秩序的真正来源和欧洲文明崛起的原因。

在关于法国大革命的争论中以及更早的关于普通法的争论中, 柏克以及霍布......

阅读全文>>
2016年07月10日 13:31

闹钟还是催眠曲?

1. 佛陀和耶稣都不立文字, 遍布福音书的最突出的对立就是沉睡 vs. 警醒。他们当然知道, 人在觉醒之前就是一台自动机器, 相当于沉睡之中, 如何才能将人们唤醒?人们的心灵必须遭受外来的冲击, 可是人们的心灵类型和状态千差万别, 唤醒的工作没有定法, 只能因人、因时而异。一个人的闹钟就可能是另一个人的催眠曲。大脑是一个消化器官, 将异己的信息转化为自己的, 因此大脑总是能减弱外来的话语的冲击力; 人被唤醒, 乃是内在心灵受到大脑难以消化的冲击之后发生了转化, 冲击必须击中内在心灵; 而只有当冲击具有emotional power, 才会击中内在心灵,&nbsp......

阅读全文>>